《雍正剑侠图》里面书胆童林最好的朋友是谁

当然是“一轮明月照九州”侯杰侯敬山了。
在《雍正剑侠
童林这
这个时候就得看侯杰的了,只要侯二侠把眼一瞪:“海川,莫非连老哥哥我的话也不听了吗?
”还别说,只要侯杰一开口,童林还真不敢驳面子。
可能有朋友要问了,童林为什么这么听侯杰的话,是侯二侠地位尊崇、武艺超群吗?
还真不是,在童林所结交的剑侠里面,论地位,比侯杰身份高得多的是,论武功,侯杰更是属于末了水平。
那童林为什么对侯杰如此尊重呢?
无他,主要是侯二侠这
侯杰是童林自出世以来结交的第一位高人,这老头儿为人忠厚,交朋友恨不得把自己的心掏出来,拿童林真当亲兄弟一般。
童林可不傻,他知道谁真心对自己好,因此他也拿侯杰当成亲哥哥一样对待。
侯杰真要急了眼,别说训斥童林几句,就是打他几巴掌,童林也得受着。
因为哥俩儿的交情在那儿呢。
那童林是怎么结交的侯杰的呢?
在下不才,今天借着这个话题,就和大家说说这个经过。
童林自艺成下山之后,误走双雄镇,掌打了铁背龟雷春,与八卦山结下了一掌之仇。
回到霸县童家村,他由于囊中羞涩,无颜见父母双亲,便于深夜之中风雪入京师,来到了北京城。
也是机缘巧合,到了北京以后,童林被四皇子爱新觉罗.胤禛看中,于是便在贝勒府做了一名更夫。
此时胤禛还不知道童林身怀绝技,只是见他可怜,才收留了他。
按下童林在贝勒府打更不提,单说在山东东昌府境内,有一座巢父林,林中有一个村庄,叫做侯家庄。
在这侯家庄里住着两位了不起的侠客,是一对亲兄弟,江湖人称“侯氏双侠。
老大姓侯名廷字振远,不仅精通二十四路螳螂手,掌中一口龙渊宝剑更是威震天下,人送绰号“圣手昆仑镇东侠”。
老二姓侯名杰字敬山,掌中一对镔铁点穴镢独步武林,由于是个秃子,又善使二十四路白猿拳,故此人送绰号“一轮明月照九州,苍首白猿”。
这兄弟二人侠肝义胆,经常扶危济困,除暴安良,在山东地界只要一提起“侯氏双侠”来,无不挑大拇指称赞。
侯氏双侠每人收了四个徒弟,一共是八人,江湖人称“侯门八义”,又叫“侯门八杰”。
大侠侯廷的四个徒弟分别是:大弟子,灯前无影阮和;
二弟子,月下无踪阮壁;
三弟子,浪里云烟一阵风徐源徐子特;
四弟子,过渡流星赛电光邵甫邵春然。
以此往下排,二侠侯杰的四个徒弟分别是:五弟子,斜睛太岁阎宝;
六弟子,呲毛吼鲍信;
七弟子,谈笑鸿儒侯俊;
八弟子,穿水白猿侯玉。
除了这“侯门八义”之外,侯氏双侠每人还收了一个记名徒弟。
侯大侠的记名徒弟就是杭州城金龙镖局的总镖头,“小孟尝”黄灿黄金铎。
侯二侠的记名徒弟是个头陀和尚,姓张名旺,人送绰号“泥腿僧”。
由于此人鬼点子多,一肚子坏水儿,故此还有一个外号叫“坏事包”。
故事就是从这坏事包张旺身上引起的。
这一天,张旺探听到了一个消息:山东兖州府的知府大人要离开山东,到北京上任去,据说此人身边带着大批的金银珠宝,都是搜刮山东百姓的血汗钱。
张旺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就想把这笔不义之财劫下来。
但他知道事关重大,不敢私自做主,就把这消息告诉了师父侯杰。
侯二侠一琢磨:“这些金银珠宝都是我山东百姓的民脂民膏啊,应该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啊,我能眼睁睁的看着这笔钱财被贪官带走吗?
不行,我得想办法劫下来,好救济山东百姓。
”正巧此时大侠侯廷外出访友未归,家中不能无人,于是侯杰便留下大哥的徒弟们看家,他带着自己的五个徒弟做买卖去了。
侠客们做买卖都有原则,不能在自己的地界上动手。
侯氏弟兄既然是坐镇山东的侠客,就得保这一方的平安,要是山东省地面上发生了抢劫之事,那不是给自己弟兄的脸上抹黑吗?
因此这笔买卖得等出了山东地界以后才能动手。
就这样,师徒六人一直尾随着贪官一行人出了山东,到了直隶地界。
哪知到了直隶也不好下手。
原来这贪官可能意识到有人欲对自己不利,因此不仅带着上百名的保镖,还花大价钱雇佣了几十名火枪手,一路上戒备森严。
就这样一直到了北京城,侯杰这师徒六人也没找到合适的下手机会。
到了北京就更不好下手了,为了安全起见,这笔买卖只得罢手不做了。
要是按照侯二侠的意思,既然买卖没做成,那就回家去吧。
可几位徒弟不乐意,好不容易来北京一趟,都想多玩几天再走。
二侠侯杰那是有了名的护犊子,对徒弟们最疼爱不过。
他一看既然徒弟们想玩几天,那就玩几天再走吧,反正回家也没什么事。
侯杰来过北京不少次,但他每次来都不住客店,而是经常去地坛落脚。
这次也是一样,他带着五个徒弟依然去了地坛。
安顿好了以后,侯杰不想跟着徒弟们出去瞎乱,于是就给了徒弟们一些银子,也就不管他们了。
你们爱怎么玩儿怎么玩儿,爱怎么耍怎么耍,爱吃啥吃啥,爱买啥买啥,只要不胡来就行。
这下哥儿五个可高兴了,没有了师父的约束,那真跟小鸟出笼一般。
北京那是什么地方?
天子脚下,帝王之都,好玩儿的地方太多了。
好玩儿的地方多,花钱的地方自然也就多。
没过两天,师父给的银子就花完了。
哥儿五个一想,不能再找师父要了,师父身上的钱也不多了,本来这次出门是挣钱来了,不曾想钱没挣着,还花了不少。
可就此回山东去,又有点儿不甘心,这么大的北京城还没玩够呢。
坏事包张旺眼珠子一转,笑着对四位师兄说道:“我说四位师兄,凭咱们弟兄的能耐,在这北京城还用为钱的事发愁吗?
北京城里有钱人多的是,到了晚上咱们弟兄不论谁溜达一趟,千儿八百两的银子还不是手到擒来吗?
”张旺这话刚一说完,斜睛太岁闫保把眼一瞪,喝道:“张旺,你胡说八道什么,偷盗窃取那是我们侠客门徒做的事吗?
让师父他老人家知道,你还要命不要?
”张旺笑道:“五师兄,你先别着急,咱们能偷普通的老百姓吗,吓死小弟我也不敢。
我的意思是说,咱们要偷就偷那些王公贵族,贪官污吏,反正他们的银子来的容易,也不是从正道上来的。
偷了他们的咱们留下一部分自己花,剩下的救济给穷苦百姓,就是师父知道了也不能怪罪我们。
”不等闫宝反驳,穿水小白猿侯玉也说道:“五师兄,张旺说得也对,我们这次出来不就是为了要抢那个贪官吗?
既然那个贪官没抢成,在北京城找别的贪官借点儿也是一样。
不如今晚我和张旺就走一趟,弄几百两银子也救救咱们弟兄的急。
”谈笑鸿儒侯俊接着道:“是啊五师兄,北京城里为富不仁的人想必有的是,他们的不义之财咱们不用白不用,用了也省的他们拿着钱财祸害人。
”闫宝沉思了一会儿,说道:“那好吧,既然你们大家都有此意,师兄我也不好拦着。
不过今晚我和侯玉去,张旺就别去了,手太狠,万一闹出人命就不好了。
”当晚,斜睛太岁闫宝和穿水小白猿侯玉收拾了一番,瞒着师父侯杰不知道,提着兵刃就偷偷进入了一座大宅门。
这座大宅门非是别处,正是童林打更的四皇子胤禛的府邸。
童林跟随两位老师学艺十五年,白天练拳脚,夜晚修内功,十五年的苦功等于别人练三十年,一身本领早已练得出神入化。
阎宝和侯玉可不知道这府里有这么一位身怀绝技的高手,两人刚一跳上贝勒府的屋顶,正好被打更在此路过的童林觉察到了。
童林一看,呦呵,贝勒府今晚上进贼了,贝勒爷对我可不错,这事我可不能不管。
于是他冲着闫宝、侯玉两人挥了挥手,意思是说你们已经被我发现了,今晚甭想在此作案,赶紧走吧。
闫宝和侯玉一看被人发现了,先是一惊,接着一看童林的样子又放心了。
二人心说:“你一个更夫多管什么闲事,被你发现了又能如何?
”这师兄弟二人交换了一个眼色,猛然间双双跃下屋顶,直扑童林。
他俩可不是想要童林的命,只是怕童林大喊大叫,打算先将他制服再说。
哪知一交上手,阎宝和侯玉顿时就傻眼了,这个更夫好厉害的身手,看他的武功竟似还在师父之上。
当下两人不敢大意,阎宝挥舞着厚背尖翅雁翎刀,侯玉抡动着镔铁双拐,使出全身能耐开始大战童林。
但他二人的本领毕竟和童林差得太多,童林都不必使用子午鸡爪鸳鸯钺,只用打更的那根竹竿就把两人打得手忙脚乱。
不到二十个回合,童林一竹竿正好打在阎宝的右手腕上,阎宝手腕子一松,单刀落地。
紧接着竹竿一挥,又打在侯玉的左手背上,侯玉左手一松,一根铁拐也落了地。
阎宝和侯玉自知今天讨不了便宜,也顾不得捡单刀铁拐了,飞身逃走。
习武之人对自己的兵器看得极重,二人遗落了单刀和铁拐,童林知道此事绝不会就此善罢甘休,二人肯定还会再来。
果不其然,第二天夜晚不仅阎宝和侯玉来了,呲毛吼鲍信、谈笑鸿儒侯俊、坏事包张旺这哥儿仨也跟着来了。
童林一看就明白了,二人昨晚在自己手里吃了亏丢了兵器,这回是带着人找场子来了。
闲言少叙。
这师兄弟五人也不是童林的对手,一番恶战之后,这五人不仅没有要回单刀和铁拐,还差点被童林生擒。
五人无奈,只好逃出贝勒府。
这下儿闫宝等人不敢再隐瞒了,回到地坛之后,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师父侯杰。
侯二侠听完以后,狠狠地把徒弟们训斥了一顿。
训完了徒弟,侯杰细一琢磨:“怎么一个贝勒府的更夫如此了得,我这五个徒弟联手都打不过他,这要传到江湖上去,我侯老二的脸面往哪儿搁?
不行,我非会会他不可。
”几天后,侯杰把童林约到了地坛。
两人见面一互通名姓,当童林得知眼前这位秃脑袋的小老头儿居然就是侯氏双侠之一的二侠侯杰侯敬山时,不由得大吃了一惊。
因为他在江西龙虎山学艺的时候,就听两位师父提起过,知道当今武林界有个侯氏双侠,大侠侯廷侯振远,二侠侯杰侯敬山,哥俩儿成名江湖数十年,威震山东半边天。
在当今这大清国,有三十三路名侠,这侯氏弟兄都在其列。
尤其是大侠侯廷,那是东西南北四大昆仑侠中的东昆仑,天下群侠之中的佼佼者。
侯二侠虽然比起他哥哥来还有一定的差距,但那也是三十三路名侠之一啊。
今天自己能有幸和侯二侠切磋切磋,胜了固然可喜,败了也不丢人。
当下两人一动手,彼此之间都钦佩不已。
打到后来,本来是童林略胜了侯杰一筹,但童林忠厚,故意输给侯杰一招,两人打成个平手。
侯杰知道这个年轻人有意让了自己一招,心中对童林颇有几分好感。
但侯杰这
童林一看这老头儿好风度啊,不愧是成名多年的侠客,拿的起放的下,是
两人越聊越投机,大有相见恨晚之意。
后来侯杰提议,要和童林结为异姓兄弟。
童林自然是求之不得。
当下两人堆土为炉,插草为香,就在地坛之内冲北磕头,结为了兄弟。
童林这个哥哥可真没白认,日后小粉蝶韩宝和闹海金鳌吴志广为了陷害童林,盗走了国宝翡翠鸳鸯镯。
童林为了捉拿盗宝贼,万般无奈之下,只好下山东求助于侯氏双侠。
侯氏双侠真不含糊,当场就答应了。
二侠侯杰把胸脯子一拍:“兄弟,咱们弟兄既然一个头磕在地上,你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刀山哥哥陪着你爬,火海哥哥陪着你跳,要是皱一皱眉头,侯老二就不配给你童海川当兄长。
”这番话把童林感动的眼泪哗哗的。
侯杰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二侠能力的大小先不说,对童林那份心真是没得说。
总之一句话,童林为什么对侯杰的感情那么深,那是有原因的。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