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身边有没有一辈子都没干过活的人

在那个艰难岁月里,李阿婆却是从小到大都没干过活,人称“贵千金”李阿婆是我娘家的邻居,86岁了,每天就躺在椅子上晒晒太阳,没人和她唠嗑了,她就会喊她那60岁的儿媳妇李婶,给她拿零食吃,她很喜欢吃辣条。
李阿婆,还有个外号叫“贵千金”,村人们称自己家女儿有没有本事都会说有没有阿婆命?
会不会是“贵千金”?
李阿婆有五个哥哥,因为是家里的独生女,所以从小是非常受宠爱的,哪怕那时候家里比较贫穷,大家都是下地干活的,但是李阿婆就是没有干过活,因为能分担到李阿婆的活,五个哥哥全部把它干了。
李阿婆是农村里的人,可是李阿婆的大哥请了一个私塾让李阿婆读书识字,学琴棋书画,并且让李阿婆缠了小脚,说李阿婆以后都不需要去伺候别人,也不需要干活,只要别人去伺候她就可以。
李阿婆千娇百宠地长大,在娘家从来没有干过家务活,十指伸出来,白白净净,根本不像一个农村人的手,就像一个千金的手。
李阿公娶李阿婆的时候,对五个大舅子说:放心,我决不会让李阿婆沾一滴冷水。
李阿公是一名教师,是有文化的人,在那困难的年代里,都没叫李阿婆干过活,让她委屈过一会儿。
跟李阿婆一样年龄的女人都是下地种田,还要砍猪草,还要喂猪,弄家务,带小孩子,忙得团团转。
李阿婆生两个孩子都不用自己带,生女儿是婆婆帮她带,生儿子的时候,是李阿婆的娘家嫂子过来帮她带孩子。
李阿婆只需天天像看珍宝一样,看着两个孩子,不用自己动手做吃喝。
李阿公还种了十来亩的地,但是他都没叫李阿婆干过活,因为一到收庄稼的时候,李阿婆的五个哥哥都会跑过来帮忙,根本没叫李阿婆下地干任何一点活,哪怕晒个稻子也不让,阿婆在家学会的只有一件事:烧开水。
村里曾经有一段时间传着这么一段话:看你懒,懒成李阿婆那样子只会烧开水,啥事也不会做。
两个孩子十来岁的时候,就会做家务,接过阿公的厨艺棒子给李阿婆做吃的做喝的,李阿婆的日子只需要每天拿本书看看,对着风花雪月,吟诗作对就可以了,然后教孩子画画。
李阿婆会画一手好画,平时给别人画花样子那时候有些人绣花,都求李阿婆给他们画个花样,李阿婆会画牡丹,喜鹊登枝,很漂亮的花样给他们。
李阿婆会做的事情,就是画画很厉害,她每天都会去村外,看池塘,看鸭子,看桃花,看四季风景,这些都会成为她画画的素材。
那时候的人温饱都不容易了,哪有谁去买这些颜料,画纸啊。
但是教书的阿公,他就会给阿婆买颜料,买画纸,买毛笔。
阿婆画好后,阿公都会用木条钉起来,框起来,挂在墙上,蓬荜生辉。
大家去阿公家玩的时候都会很自觉地放低声音,调皮的孩子也会安静下来,大家觉得阿婆很厉害,很崇拜她。
李阿婆的两个子女文化很高,都上城工作,而儿子娶了一个低眉顺眼善良的农村女人,在家照顾阿婆李阿婆的女儿高中文化,李阿婆的儿子大学文化,在那个时代,有文化的人就是代表走在时代前沿,女儿嫁了城里当官的,同样当官了的儿子却是娶了一个农村女人,李阿婶没有文化,但是很孝顺,说话都是细声细气,低眉顺眼的样子,夫唱妇随,大学文化的阿叔与没文化的阿婶的婚姻却是异常的和谐,阿叔还教会阿婶写字画画。
李阿婶进门的时候,李阿婆的婆婆年纪已经很大了,于是太婆退出来,由李阿婶给阿婆做吃做喝,阿婶忙得团团转的时候,阿婆还是拿着毛笔在那里画画,因为阿婆根本不会做家务,尤其阿婆还是小脚,所以更是走不开路,做什么都不行。
阿叔没教好阿婶的画,李阿婆却是倾囊相授,教会了阿婶画画。
李阿婆是全福之人,村里有人结婚,常常会请她去铺床。
村里人认为李阿婆是个全福之人,丈夫疼爱她,公婆疼爱她,父母疼爱她,儿女双全,子女孝顺,兄友弟恭,还有身体健康,是所有女人的梦想。
于是村里有人娶媳妇铺婚床,都请了李阿婆去铺,或者嫁女儿的时候,都请李阿婆去送嫁妆里的被子,就是由李阿婆先拿一床被子放在嫁妆车上。
李阿婆很喜欢去做这个事情,她还会剪很多囍字,红红的,喜气洋洋的,送给结婚的人家,甚至有时候会写副对联给他们,大家都喜欢她。
三个瓯柑提问:你的身边有没有一辈子没干过活的人?
有,就是李阿婆,顺风顺水的一生,没有干过活。
李阿婆除了娘家兄弟对她很好外,阿婆的脾气非常温和,她从来没和阿公吵过架,做事情都是慢悠悠的,有商有量。
对于两个子女也从来没有打过骂过,都是很和蔼地和他们说话。
很多女人都去学李阿婆的礼仪,她们觉得阿婆的礼仪非常好:尊敬,干净,安静,文雅。
尊敬:李阿婆对每
干净:李阿婆是非常干净,她不仅仅自己打理得非常干净,而是她与人交往是很干净,她的画从不卖一分钱,对孩子教育一
安静:李阿婆从来不八卦,从来不传别人的话,她总是坐在人堆里面,静静地听别人讲话,含笑倾听,回去从来不说三道四。
文雅:李阿婆从来是坐有坐相,站有站相,她喜欢梳一个脑后勺圆圆发髻,像缓缓而来的画上仕女,很是令人赏心悦目。
有福之人不要忙,无福之人跑断肠。
这是村人常说李阿婆,说她一辈子什么事情都不用做,都是在享福。

参考:
有啊!我妈就是这样的人。
我岀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
我上面还有一个大我十一岁的哥哥,一个大我八岁的姐姐。
从我记事起,我妈就没有在生产队里干过一天活儿,没有挣过一个劳动日工分。
她的主要任务,就是生病、吃药。
以及天天念叨一些不能让人歇心的话:不是左邻右舍欺负咱们哩,就是那个亲戚朋友小看咱们哩。
要不然就是自己病的不行了,就要死了。
死了以后不用棺材,嫌钉在里面憋得慌。
用木头钉上个架子,四周用绿绸子像窗帘一样拉住就行了……总之,都是一些不切合实际的胡思乱想。
就这么胡思乱想,倒也罢了。
后来,我妈的病,在市二院做了手术以后,得到了彻底的根治——肚子里那个三十九斤半重的囊肿瘤,被彻底切除了。
按理说,解除了这么一个负担,又经过医院的全面检查。
没有什么身体上的问题了。
该好好地闹自家的世务了。
没想到的是,生病这个东西,已经在我妈身上扎下根了:我们三个儿女,谁要是不顺她的意,不符合她“梦见的东西”。
谁就该倒霉了:让她哭着,咒骂上一天、两天,算是轻的;要是第一招无效,你没有服软,顺着她来。
那么第二招就来了:等我父亲从地里劳动回来,我妈也不做饭了。
就躺在炕上哭:某某不孝道,气得我犯病了……这个某某,通常是我哥哥。
我父亲听了我妈的哭诉,也不问个青红皂白。
不管手边有什么家伙,顺手抓起来就打。
我记得有一次是个冬天,我父亲从井边捞水桶回来。
手里挽着一捆井绳。
他力气很大,一井绳就把哥哥抽得就地飞了起来,撞到了炕沿上。
又反弹到地下。
踢得满地乱滚,一副往死里打的架势。
我妈一看要岀人命,病也没有了,也不哭了。
中午也能做饭了——因为我姐姐在劝阻时,被我父亲一脚踹到了门道里。
摔的昏过去了。
醒来后一直头晕、恶心。
哥哥被人们救走后,逃到了山里。
几天后,才被拾柴的一个本家发现。
把冻得半死的哥哥救醒后,送了回来。
后来哥哥成家后,对父母一直不闻不问。
可能是那会儿就恨之入骨了:他常常说我妈是“不劳动,不开会。
钻到家里谋开开(土话想法、办法的意思)”。
人要是吃饱喝足了没事干,最大的问题就是胡思乱想。
并且不往好处想,净想些不好的东西。
这是我从我妈这儿总结出来的。
自从我1998年年底,把父母接到城里养老之后,住上了有暖气、自来水、卫生间的房子。
解决了取暖、挑水、以及上个厕所还得到院子外面等一系列的麻烦事之后,确实高兴了一阵子。
没有听到我妈的抱怨。
但是,随着我女儿在城里上学,住到一起之后。
我妈总要找个敌人的做法,就又开始露头了:先是嫌我不到十岁的女儿“不尊重她”,胆敢在她睡觉时,打开电视机看电视。
让我父亲先是掰断天线。
发现我女儿用胶布粘住后,关了音量,趴在屏幕上看字幕。
又唆使我父亲“人家就不尿你么”,再次岀来,把电视机踹倒。
把天线踩了个稀巴烂……后来,又嫌我老婆每天上班回来后,只管做家务。
不和她聊天。
就对邻居们说我老婆“看不起她”:人家不待见咱们,咱们老两口赶紧回哇!天天在家里作妖,惹事生非……到了2018年,我妈以86岁的年龄辞世。
人们都说她吃了一辈子的药,也病了一辈子。
没有正儿八经地劳动过一天。
也算是享受了。

参考:
我有一个邻居,今年五十多岁了,17岁那年被骗子从四川在上学的路上背着书包骗来的,到这里嫁给一个又丑又老的老头,她死活都不肯,被打的遍体鳞伤。
男方家看这样也不是办法,就商议如果有人愿意把骗子骗的钱给了,他们就把他给卖了,刚好邻村有个小伙,家里弟兄姐妹多,家庭又不富裕,怕以后讨不到老婆,愿意出钱把她娶回家,双方见面,都愿意,于是选了个日子结婚了。
小伙子吃苦耐劳,娶到家当成手心里的宝,什么都不让她干,怕她在家无聊,就让她跟同村的妯娌们打麻将。
有一年深秋我到他家玩,她门口的棉花开的一片白,她在家里睡觉呢,我说,你家这棉花开这么多怎么不把它拾掉啊,她说,老公这几天天有事没在家,没人拾。
我听到感觉好幸福的女人啊,这些年来,她除了生了三个孩子,专业打麻将外,其余的用油瓶倒了都不扶一点都不过分,老公把她宠上天。
整天梳洗打扮五十多岁,看上去要小十岁年纪,可以说到现在一点活都没干过。
最后预祝她和她家人幸福快乐!,永远年青!
参考:
有,我的远房亲戚就有个这样的人,他是我舅爷的儿子,论辈份我叫他表叔,有一句话形容他再贴切 不过了,就是俗话说的“横草不拿,竖草不粘”。
虽说他什么活都不干,可他的人生却顺风顺水,不仅吃喝不愁,儿女还非常孝顺。
我表叔出生在1949年的乡下,他上有5个姐姐下有2个妹妹,是家中唯一的儿子,在那个重男轻女的年代,他自然成了家里的宝贝。
在他幼年少年时期,虽然经常闹饥荒,可从来也没缺过他吃的。
听老人们讲,1963年海河流域发大水,土地都被淹了,人们只有靠吃救济过日子,那个时候的人们多以吃红薯干、高梁面和杂面,孩子多的家庭救济粮不够吃,还要吃野莱和榆树皮。
玉米面和白面只有逢年过节才能吃上一顿。
我表叔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的,1969年,表叔20岁时,他除了上学1天活也没干过,他就是靠父母养着,5个姐姐也对他照顾有加。
随着父母越来越老,姐姐们也相继嫁人,两个妹妹表还在上学,表叔的日子出现了危机,他没有办法只好找队长给安排个事做,只要轻闲的,少挣工分也行。
这一年正好村里搞副业,就让他出去搞销售,没想到的是,他不仅没有一份定单,还在外面学会了赌钱,把路费都输了。
我舅爷见他不务正业,就给他结了婚,为的是让媳妇管着他。
但他从小懒惰惯了,干什么都怵头,我表婶也懒得理他,他没事就出去打牌,一直到1982年包地到户,他没在生产队干过一天活。
表叔今年虚岁74了,身体非常好,他没有儿子,但两个姑娘也都是当奶奶的人了,而且生活富足。
纵观我表叔的这74年,20岁以前由爹妈养着,结了婚让媳妇养着,这老了让两个姑娘养着。
因为我表叔的懒惰,让媳妇、姑娘受尽了艰辛,他虽然不干活,却吃好的喝好的,两个姑娘为了他象男孩子一样什么累活都干过。
村里有人说他,肩不挑担,手不提篮,一辈子不干活,却活的比谁都滋润。
我认为,我表叔这

参考:
我大伯吧,我心目中的神仙之一。
农村人,一辈子没过班,没做过生意,坐过牢,天天打牌钓鱼到处玩。
现在上海三套房,开的X6,存款千万。
我说说他大概经历的,年少的时候,90年代初,跟两个姐姐去上海,他脾气暴躁,刚过去没几天有天晚上坐公交车,跟公交车司机吵起来了,一拳打在太阳穴,司机没了。
坐了几年牢。
出来的时候,他两个姐姐怕他自暴自弃,用赚了几年的钱在上海给他买了套房。
那时候上海房子还不贵。
后来,房子拆迁,分了三套加几百万。
然后他租出去两天,拿租金吃喝玩乐,爱好也就钓鱼,打牌。
打小牌,不玩大的。
前年,他一个牌友,玩了好多年的那种,生意周转出问题了。
我大伯,三套房子抵押了两套,加上所有存款帮他度过了难关。
那个牌友为了感谢他,给他200万加一辆X6。
今年60了,没结婚,用他的话说,结婚有啥意思,女人麻烦,一
爱好,还是万年不变,钓鱼打牌
参考:
有啊,我们村的老张一辈子没干过农活。
老张大名叫张文进,在我们渤海湾的老家农村生活了一辈子,前几年刚刚去世。
张文进家在村里比较富裕。
在张文进小时候,他父母农忙时务农,农闲时做些小买卖,收购晒干的朝天椒、花椒、白芷、香叶等调味品,往东北贩运,小日子过得有声有色。
张文进父亲立子晚,接连着生了好几个女孩,才生了张文进,欢喜的父亲给张文进起了个小名叫小宝。
真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天天“小宝小宝”喊个不停。
小宝长到五六岁,老父亲送他读私塾,让先生给他取了个大名叫文进,希望他好好读书,肚子里有墨水,以文进取,博个一官半职。
父亲是全心全意培养,宁可自己苦着累着,也不让小宝下地干活。
因此,张文进从小就没下过地,根本不知道家里的地在哪儿。
小宝长到13岁,父亲给小宝说了个媳妇结婚了。
媳妇比他大三岁,当时农村愿意找大媳妇。
一是都说“女大三,抱金砖”。
二是大媳妇干啥啥行,伺候婆婆、丈夫,做饭做衣服,在家里还能干剥玉米棒子等农活,吃苦耐劳。
一年后,也就是张文进14岁时,媳妇给他生了个大儿子,过了几年,又一连生了三个儿子两个闺女。
张文进是年少得子啊,老父亲更是高兴得没边了。
更令人高兴的是,张文进读书没白读,识文断字后,村里让他当会计。
自此,从20来岁开始,张文进就细皮白肉的,两手不沾阳春水,一心当会计,家里的农活都是老父亲和媳妇干。
等到30多岁时,张文进的儿子们就长大了,儿子们开始下地干活,就更用不着张文进下地了。
所以‬呀‬,张文进‬是‬小时候‬有父母‬伺候着‬,娶媳妇‬时‬是‬媳妇‬伺候着‬,儿子长大后‬是‬儿子‬伺候着‬,真是‬幸福得‬没边儿‬‬了‬。
当时村里男人都挺羡慕张文进,都说他有福。
稍嫌不足的是他媳妇不到六十就去世了,可能还是太过操劳的缘故吧。
媳妇去世后,张文进就在儿子家上轮,天天去儿子家吃饭,清闲自在,颐养天年,前几年去世,享年76岁。
亲爱的朋友们,您说这个张文进这一辈子命好不?

但他生活的并不太差,衣食无忧吧!小时候有父母,成家了有老婆,老了有子女照顾。

参考:
我嫂子的母亲就是这样的人。
这个大娘一共生了六个孩子,在生孩子这一方面,大娘就是一个机器。
也就是说她只负责生孩子,和给孩子喂奶。
洗换尿布和其他琐事全由我嫂子的父亲负责。
那时候不像现在什么衣服都可以买到,一切都是自己一针一线的缝制,但是大娘从来没有拿过针线。
大娘本是农村人,农村人免不了要干农活,可是大娘从来不下地,她根本不知道她家的地在哪里。
嫂子的父亲去地里干活回到家,还要忙着为一家老小做饭。
不要说农活,家务活,甚至晾晒被褥这样的事情都要由嫂子的父亲去做。
大娘年轻时爱时尚,那时候虽然不像现在一样可以买买买,但是,大娘也是整天穿得整整齐齐,带着墨镜,到处闲逛。
大娘这样的性格致使她一向大大咧咧,自己的孙子去她家,也想不起来把家里亲戚拿的好吃的东西给孙子吃,甚至不愿意让孙子吃个馒头,所以儿媳妇都不愿理她。
更有甚者,大娘的一个儿子在一次事故中去世。
儿媳妇领着孙子离家了几年,大娘不像一般的老人想念儿子,想念孙子,三四年后儿媳妇领着孙子回家时,大娘竟然已经不认识自己的孙子,问儿媳妇带的孩子是谁,自那以后,这个儿媳妇和孙子再不回去看她。
大娘一直过着寄生虫般的生活,直到七八十岁,都没有做过饭,有一次,嫂子的父亲出门办事,中间不能回家给大娘做饭,儿媳妇又不待见大娘,大娘只好去邻居家,告诉他们,没有人给她做饭了,看能不能让自己在他们家吃一顿饭,邻居自然不好拒绝一个将近八十岁的老太太。
大娘的懒惰,使几个孩子都不待见她,他死前卧床好久,都是嫂子的父亲一人照顾,嫂子在周末或节假日也会过去帮一帮父亲,其他的根本不上跟前去看看。

参考:
你的身边有没有一辈子都没干过活的人㇏这种人很多`城里这种人最多`农村这种人都有`就说农村吧、我亲自见过这些人、他从小一直到六十多岁都没有干过活路、有他父母亲养着\这都是自己的命运现在儿女们大了`又是儿女们在养他、见他算玩了一辈子了\农村有句古话说丶赖人有赖人福、土地公公坐亙屋、
参考:
隔壁邻居老吴,早年插队务农,但从来没干过农活,因离家近,晚上回家睡觉,白天在村子里偷鸡摸狗,几年过来没有被人抓到过。
他和知青的关系处的都很好,他告诉我他是用鸡肉和狗肉砸的关系。
回城后他被分到煤矿下井,可是他从来没下过一次井,整天在工人宿舍穷溜达,没钱花就偷一辆自行车卖了,钱花完了,再偷一辆,逐渐胃口大了,就偷摩托车,有一次还偷过一辆汽车。
老吴很坦率,总是向我炫耀,他有很多朋友,经常一块喝酒。
别看他穷的日不屌撑的,竟然也有老婆孩子。
他老婆早年是轧钢厂食堂的工人,白白胖胖的。
儿子学习不好,很早就工作了,现在还是邮电局一个部门的经理。
我们两家是一楼的邻居,都不走楼梯的门,晒台封了留个门,如同平房一样,所以我们来往比较多。
我经常去他家串门,他们家的东西实在是多,柜子里满满的,床底下满满的,门后边满满的,板子钳子螺丝刀,锅碗瓢盆痰盂子,春夏秋冬的衣服,琳琅满目,简直没有下脚空。
邻居们无论关系好的,还是没来往的,只要张嘴问他找东西,他都是很慷慨,要一个恨不得给你两个。
不过你要小心,大院里的电动车,他不管是谁的,得手就给你推走了。
如今老吴70多了,偷了一辈子,从来没有被抓到过。
常言说: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人家还就是没有湿了鞋。
活到73,正在坎上了,他好像洗手不干了,因为我最近没看见他出来晒太阳。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