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人是怎样看待江苏人的

我无锡人。
从2000年到2005年公司派驻上海负责本公司家电售后,接触到千家万户的上海客户,听说

参考:
笔者很有资格谈这个市井题目,因为缘分。
所谓缘分说白了就是关系。
现代科学正在探讨宇宙是一个超级无际的网络这一课题,将宇宙联在一起的是量子。
量子在微观态的特性可以用来解释东西方传统文化与现代科学文明的困惑。
有道是“亲不亲血缘分”,“一方山水养一方人”。
从遗传看,笔者家属的祖先在江苏吴县(苏州),父母出身在富庶的江南,是他们的福报(要知道人的出身地不是你决定的,这就引申出人有“命”的事实),有一定的神秘性。
笔者出身在上海。
上海解放前属江苏,从1843年上海开埠起,上海在地理和行政管辖上都与江苏绑在一起;
同为江南兄弟,不分彼此,互相成就。
台面上似乎没有听说过江苏人拆上海台脚的事,本是同根生么。
笔者潜意识里认为自己的家属之根在苏州,江苏是家属血脉所系,因此视江苏人为近亲,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感。
笔者在部队服役时,第一任指导员是山东人,笔者敬若神明;
第二任指导员和副指导员都是江苏人。
不知什么原因他们对我这个上海兵有兴趣結交,于是对政治敬而远之的我成为他们的战友。
终生难忘。
笔者去新疆工作,遇到一位泰兴藉的江苏人,他助我一臂之力,使我很快安顿下来,进入角色。
他后因官场不顺调回老家。
依此人能力,放弃官梦做工程早就大发了。
还有一位南通藉的新疆文化人,将我这个上海退伍兵推荐到体制工作……为什么?
有一句名言:“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
”上海人和江苏人在历史和地域本是一根滕上的瓜,手足情深。
再说一方山水养一方人,性相近,习也相近。

参考:
我出在江苏如皋,但我父亲是苏洲张家港(原沙洲县)人。
父亲告诉我,他年轻时在上海呆了三年,差一点就成上海人,要不是爷爷一个劲写信催父亲回张家港,父亲就不回江苏了。
要问上海人如何看待江苏人,父亲最有发言权了。
我的祖籍是江苏省沙洲县南丰镇人,爷爷一共生了八个孩子,四男四女,我爸上面有三个哥哥,一个姐姐三个妹妹,只是最小的活到十二岁那年得急病死了,最后是七个兄妹。
一九四七年,那年父亲才八岁,爷爷从张家港乘船来苏北如皋县长江镇(那时叫二案镇),花了四十块大洋买了紧靠长江边的新涨起的地(长江潮水不断冲击形成),说起来这里面还有段故事,那一年秋天,爷爷听人说江北有地卖,便带着洋钱来到江北,没想到身上的洋钱让海盗知道了,于是爷爷赶紧沿着江边跑,一边跑一边把洋钱往江边扔,再踩进水下,海盗追上后,爷爷身上就剩一块大洋了,这一块大洋也是爷爷有意留的,他怕海盗把他害了。
等海盗走后,他再顺着江边的脚印把洋钱掏出来。
爷爷在江北时间不长,便买了三十亩地,然后把在张家港的奶奶和三伯及大姑,二姑,三姑还有我父亲带到江北——如皋县二案镇,从此,只在江南留下大伯和二伯,从此我父亲就成了如皋人了。
父亲长到十七岁,又从江北去了上海学裁缝手艺,跟一个上海老裁缝学的,老裁缝手艺高,可对学徒的非常严,只要哪个徒弟不认真学,他便用尺子打手,这一尺子下去,便是一道印,他骂我父亲特狠:″侬个小岗北佬,不好好做,将来在上海哪吃得开,还得回岗(江)北去!″后来父亲手艺学成了,老裁缝又啥不得放我父亲走了,父亲临走时,他师博给了一把好剪子,并一再说,以后常来上海看看他。
父亲后来在如皋开了裁缝店,他告诉我,其实上海人挺好处的,你刚跟他们打交道时,他们是有些看不起,总是说你们是乡下人,时间长了,只要你做出成绩了,他们就佩服了,很好处。
其实百分之八十的上海人祖上就是江苏人,上海就在江苏地界内。

参考:
江苏是上海的故乡,尽管上海现在比较发达,但是仍然忘不了家乡的味道。

参考:
不好意思,最近刚刚落户上海,但在上海生活的这些年当中不管是在上海本地还是去江浙沪一带游玩,都接触了不少江苏人,整体感觉江苏人还是很不错的,大学的时候有一同学是江苏南通人,虽然是女孩子但为人非常的豪爽,精灵古怪之人,非常讨人喜欢。
最早在上海本地听说的是苏北人不好的说法,自己亲身经历了之后发现这都是一个概率问题,不能说一个地方的人整体好还是整体坏,只能说再好的团体也有个别不好的人。
首先来讲江苏自古经济繁荣,教育发达,文化昌盛, 共拥有13座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有这种文化底蕴的地方人的整体素质不会差。

参考:
七八年前,儿子在上海买了套二手房,因北阳台有点慢漏水,叫物业断断续续修了很多次,一直未能完工。
那年有段时间我正好在上海,家里一直有人,便叫儿子请物业上门争取彻底修好。
物业的水暖师傅已经50多岁了,在休息和他抽烟时,师傅听我们说话与儿子不同(儿子总是说普通话),便问我们是哪里人,我说是江苏什么地方,他说,哦,那还是自家人啊!
参考:
用实例说话,上海人是怎样看待江苏人的。
首先上海土著只接受地域划分过,不太会接受人是江苏人。
因为当地人有自己的生活习惯,与独特语言表达方式,语音上与苏北有云泥之别,在此不过多表述,以勉引起不适。
因长期生活在上海的土著,或称本地人。
亦工亦农,或有一亩三分田,生活已处于相对稳定阶段,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六十年代初,约在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就有大批江苏人来到浦东本地及市区。
那么上海浦东本地是怎样看待江苏人的呢?
答案是非常友好。
具体表现在,上级有关部门称这些江苏人为“船民”,而非民间俗称的江北人,因这带有歧视性质。
小时候住在离川沙镇不远的地方,路上出现一队队上学的学生,他们的口音一律全是苏北话,原来镇领导在“十一墩”东侧,现在的江镇“大洪”办了一所“船民子弟学校”。
可见确实江苏来了一批人,而且又得到当地领导部门的批准,在今川沙镇南门大桥南岸西侧,建造了“船民新村”,让一批江苏人在此安营扎寨,安居乐业。
足见上海的海纳百川, 有容乃大。
那时没有大批公房,把江苏船民聚在一起,盖公房实属开了先河。
工作大多分配在本地船厂,浴室等、服务行业。
在“手拿铁搭抦,眼望高烟囱”的时代,农村户口很难转为城镇户口,而江苏人是直接城镇户口,可见上海对江苏来沪者,非常友好。
现在早已与当地人融为一体,难分伯仲,也不分彼此。
融合都是上海一家人。
而不是因58年,而纠缠不清,现在还有实际意义吗?
本地人就是本地人,移民来的也可称为本地人。
而不要让人感觉“烧香赶出和尚来”。
小结:如上综述,上海人是积极看待江苏人的,那些说上海是江苏的,大都数是江苏人。
当初为了管理,划分地域,这很正常。
上海人,本地土著,移民都是大家庭,和谐共处,为国家争光贡献力量吧。
你有话要说吗?

历史上上海人和江苏人的确难以区分,不过上海人历来看不起苏北人,但是这种看不起更多有戏谑的成分,没有什么恶意。
很多时候,上海人也喜欢苏北人的古道热肠,吃苦耐劳,单纯直爽。

参考:
上海是一个移民城市,其人口构成大致可分为五部份,即土著、苏南(主体苏锡常)、苏北、浙江、其它省份。
为何江苏还要分两部分?
因为这涉及上海人对苏南苏北有不同看法,亲近感差别较大。
话说当年上海开埠,很多无锡苏州的人跑去开厂、开店,而苏北涌去大批苦力,像扬州的“三把刀\"、南通的泥水匠、盐城的“包身工\"等等。
几代人延续下来,职业也有了变化,但都毫无例外地变成了“阿拉上海人″。
是人总都有点势利,上海人更不例外。
上世纪九十年代前,上海一家独大,目空一切,除上海以处,全是“乡下″。
但九十年代后,苏锡常经济腾飞,上海人不再小看苏南人,更是对远超上海人的住房和生活质量羡慕不已。
但对苏北这个“穷亲戚\"的成见依然未变,尽管许多上海人的祖辈就是苏北人。
苏锡与上海已几近同城化,上海人把苏州无锡当着周末度假的“后花园″。
而上海与苏北的联系相对弱一点。
上述即上海人对江苏人的看法。
希望上海人不要“势利”,对“富亲戚\"“穷亲戚”一视同仁,都多走动。

参考:
都说上海很排外,但是我觉得上海人对苏南特别是苏州人还是很友好的。
苏州是上海的后花园,每到节假日喜欢来苏州游山玩水、品尝苏式美味。
他们对苏州美食情有独钟,特别夸张的是有位上海朋友高速开车一个多小时,就为吃一碗苏州糖粥。
上海人一般不赞成子女嫁娶外地人,但我身边的苏州女孩有好几个都嫁了上海男孩甚至苏州男孩娶了上海女孩。
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我有个表哥下乡返苏,属于“老大难”,七拐八拐,居然相亲到了一个上海姑娘,最后不可思议娶了上海姑娘,婚后还想尽办法把工作调到了苏州。
我有亲友在上海,每次去玩时,左邻右舍通常都会很羡慕,说苏州好呀,好山好水,房价、物价低,节奏相对慢,但生活也很精致。
不知道是不是真意,我都当是真的吧,因为相比上海也确实如此。
所以小苏州在大上海面前不用卑微。

参考:
前两天,刚刚被派出所和国安局约谈,起因就是在
因此,我看到这个题目,有点发怵,但又憋不住,因为
1,上海人精。
用一个字概括一个地方,难免偏颇,但比较凝炼,一目了然。
我就是这个风格,没有恶意。
上海人精于算计。
比如以前票证时代,恐怕全国各地,只有上海有半两的上海粮票。
上海人说宁要浦西一张床,不要浦东一间房,因此上海是寸土寸金。
以前外滩通宵达旦都是人山人海,为什么呢?
有一个原因是许多家庭因为住不开,就分为上半夜一拨人睡觉,下半夜一拨人睡觉。
2,上海人算。
上海人有个词,叫做拎得清。
比如我到上海亲戚家,进门拿100元的礼品,出门时,肯定让我带走200元的回礼。
不过时间长了,我很怕串门,因为感觉自己拎不清。
二姑妈是我们家的观音菩萨,一年之中,都要来乡下一次两次,大包小包,手提肩扛,一
其他东西不稀奇,有一个东西不得了,那就是阳春面。
那时候总是吃不饱,黑乎乎的麦子面、黄澄澄的玉米面难
这个时候有阳春面吃,那是神仙。
加酱油、葱花、荷包蛋,那就是大名鼎鼎的葱油面,只有生病和期末考试才能吃到。
我现在都很奇怪,家里什么东西都能偷到,唯独阳春面,不知道爸爸妈妈藏在什么地方。
其他伯伯叔叔姑姑来玩就少多了。
为什么呢?
因为二姑妈和爸爸年龄相差一岁。
而且二姑妈家条件好。
可惜雍容华贵、强悍有力、宽厚仁慈的二姑妈不到70就去世了。
我不知道爸爸有没有伤心,说起姑妈,她就几个字,人,假透了。
我不知道这个假的意思,几十年如一日,姑妈真金白银、真情实意,没有一点点的假。
其他姑妈呢?
爸爸不吭气。
我说,你也用不着这样,每家每户情况不同,小姑妈三个儿子,生活压力大,不像二姑妈,就一个儿子,姑父又是高干!自然,现在姑妈家的门很难进去了。
可能在表哥眼里,姑妈就是伏地魔,舅舅就是吸血鬼,而在我们侄子侄女眼里,姑妈就是观音菩萨。
3,江北人。
在上海人的语境里,江北人是一个很难听的贬义词。
没有办法,上海是大城市,苏北大多是农村人。
穷,是唯一的原因。
上海人,大多是江苏浙江人移民。
苏南,可能会好得多,光一个无锡杭州钱氏,就是高山仰止。
没有统计,上海的高楼大夏,大多是江北人建的。
南通一建、二建、三建,应该是基建狂魔的主力军。
但是,人家楼上楼,他们是楼下搬砖头。
4,纵然根深蒂固,上海人一般不会溢于言表。
碰到外地人,他们可能会问,你是新上海人吗?
于是,你心底,感受到自卑。
天津街头,可能有大小混混会说,老坦,我打你。
其实,天津是最不排外的城市。
大家也谈谈吧,但愿不会约谈。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