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构为什么不能给岳飞罢官,而是一定要杀了他

杀岳飞虽然民间是将罪名算在秦桧头上,其实明眼人都知道,真正的凶手是赵构,这点是无须讨论的。
但,赵构为何要杀忠心耿耿,精忠报国的岳王爷呢?
真如后世说的那样,是为了讨好金人,或听了秦桧的奸计吗?
究其理由,大致有
一是岳飞以收复失地,迎回“二圣”为已任,这让赵构很不爽,至少是同“议和”之基本国策相悖,天无二日,你再给弄两个“太阳”回来,让赵构如何处置?
尽管后来岳飞改口说迎“天眷”,但怎么说他想做的,是赵构所不愿意做的事。
二是岳飞的性格有很大的缺陷,耿直无二心虽没人怀疑,但很是倔强,甚至动不动给皇帝脸色看,经常撂挑子,甩手不干了;
弄得赵构经常给他下话,求他回来,最后甚至发出了“犯吾法者,唯有剑耳”的警告,对这样不听话的臣子,让皇帝情何以堪。
三是岳飞对赵构因“隐疾”而无后之事操了他不该操的“闲心”,请奏早立赵构收养的儿子为太子,这实在是犯了皇室之大忌,有“逼宫”之嫌,他的立储建议严重触犯了武将不得干预朝政的“祖宗家法”,一句“卿言虽忠,然握重兵于外,此事非卿所当预也。
”尽显赵构之不满。
最重要的是,尾大不掉为历代皇帝最为担心之事,岳飞手握宋七分之五的兵力,还一再要求扩编,宋高宗答以“宁与减地分,不可添兵”,并再次直言告诫他“末大必折,尾大不掉,古人所戒”。
岳飞是忠臣无疑,那背上“精忠报国”四字引发了后世几多的感慨,但想当年宋太祖赵匡胤也是大忠臣,陈桥的黄袍在赵构的眼前可以说一直是晃啊晃的,让他每每想起,就会如芒刺在背,试想,即使岳飞不反,他手的那些“骄兵悍将”何曾不想也拥立老大披黄袍,自己也能混个封疆裂土的开国元勋当当,一旦真发生这样的事,那赵构是一点办法也没有的。
所以,从赵构的角度来考虑,他的顾忌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说到杀岳飞,我认为并不是什么要讨好金人以签订《绍兴和议》,是要震慑主战派,还是因“猜忌”二字。
对此,《说郛》一书中的几句话道出了真谛:“主疑臣则诛,臣疑主则反,主疑臣而不诛则臣疑而反;
臣疑主而不反则主必诛之。

参考:
当时朝堂一片迎回徽钦二帝的呼声,作为赵构,肯定不能公开表示反对,可是徽钦二帝真的回来了,他自己的宝座就不稳了。
,绝对不能放任这种思潮泛滥,必须杀一儆百!我要是赵构,也会这么干。

参考:
功高震主,
皇帝的

参考:
威胁到了他的统治地位
参考:
谁叫他要换老板的。
老板不杀他傻啊?

参考:
北伐暴露了半军阀们尾大不掉的问题,所以随即南宋就开始了军改。
为了防止生变,包括岳飞在内的各大将,升调京城任职,站班上朝,放在眼皮底下。
军改前的各大将势力非常大,在驻地上马管军,下马管民,军政一把抓,是真的土皇帝。
岳飞对此安排非常不满,多次在公开场合口出怨言。
被一众言官多次举报,朝廷下旨批评。
这种情况下岳飞突然离京……然后就是谋反案发。
从这个历史基本脉络来看,事情非常明白,这就是个权力游戏……
参考:
赵构自毁长城,二帝自然就回不了。

参考:
岳家军啊!孙子带兵不敢称孙家军,白起带兵不敢称白家军,韩信带兵也不敢称韩家军,大宋的江山姓赵还是姓岳?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