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惠

武松出家六合寺被赐十万贯这十万贯值多少人民币

宋徽宗封赏了武松十万贯,这笔钱武松并没放在心上,而是直接捐给了他栖身的六合寺。 而 要想知道准确答案很难,因为隔了900年了,当时的消费、物价都和现在不一样。 所以,也只能大致估摸下。 先说明一下,通常的一贯钱是指一千个铜钱,但在宋朝并不是这样。

宋徽宗封赏了武松十万贯,这笔钱武松并没放在心上,而是直接捐给了他栖身的六合寺。

要想知道准确答案很难,因为隔了900年了,当时的消费、物价都和现在不一样。
所以,也只能大致估摸下。
先说明一下,通常的一贯钱是指一千个铜钱,但在宋朝并不是这样。
当时是流行省陌,“以七十七钱为百”,(《宋史》 卷180食货志),即一贯钱为七百七十钱。
我们可以先确定这10万贯拿到现在来最少值多少钱,这可以有一个比较准确的数字,这就是现在的铜价。
根据记载,按一贯770个铜钱来算,宋代铜钱的标准重量是每贯5宋斤,依一宋斤约为600克计,约折合3000克。
也就是说,宋朝的一贯钱按现在的重量差不多6斤铜,10万贯就是60万斤,300吨铜。
现在的铜价是每吨5万多点,我们按5万算,这10万贯拿到现在来,光卖铜就是1500万人民币。
可以说,这个1500万就是正常10万贯的保底价。
这个1500万只是铜的本身价值,而做为货币来说,这个价值肯定是不够的,它应该还有溢价,到底溢价多少,只能估算了。
在《水浒传》中有一处最直接的描写,就是第15回阮家兄弟用一两银子买了20斤生熟牛肉,一对烧鸡,一坛酒。
这三样东西我们可以直接套用现在的物价,来估算书中的一两银子放到现在的购买力。
现在的牛肉我们按50元一斤算,这个价不高不低,应该比较公正,这就是1000元。
一对烧鸡100元,应该是正常价格。
书中的这一坛酒我们按现在普通的散装高粱酒来算,宋朝的一坛酒,小坛的大概2斤左右,大坛的10斤左右。
我们折中算这坛酒5斤,现在的普通散装高粱酒一般20元一斤,这坛酒算100应该是正常的。
汇总起来这一两银子放在现在也就是买了差不多1200元钱的东西,这应该是比较靠谱的。
一两银子是1200元人民币,那10万贯是多少银子呢?
很多人认为一贯钱就是一两银子,这在宋朝肯定是不对的。
因为在宋朝金、银是不能做为流通货币使用的,除非出现大宗的货物交易。
而且,银子和铜钱的兑换也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随行就市。
在《岳飞新传》中有这样的记载,曾经提到朝廷在给岳飞的省札中有:“支付*万石米,四十万贯钱,以做军需,四十万贯钱以十万两银和五千两金折支。
”当时金银尚为做为独立的货币使用,从而可见南宋40万贯铜钱,相当与10万两银子和5000两金子。
我们知道,岳飞是1103年至1142年之间的人,《水浒传》写的是北宋宣和年间1119至1121前后的事,岳飞和武松就是同一个时代的人。
当然,宋江起义是在公元1119年,当时岳飞还没从军,岳飞是在24岁,靖康元年从的军。
所以,《岳飞新传》里的记载放在武松的这10万贯上是可行的。
按40万贯折10万两银子算,武松的10万贯在当时值25000两银子。
前面已经算过,1两银子值现在的1200元,因此,武松的这10万贯钱就值现在的3000万人民币了。
铜的本身价值前面说过了是1500万,而以书中做为货币来算是3000万,也就是溢价一倍了,放在古代应该也是正常的。
3000万是不是就是准确的数字呢?
这个真的就不一定了,因为前面的算法是按正常的一贯钱770钱,6斤铜来算。
这是正常情况下的,也就是在平和年代是这样,水浒传的年代显然不是平和时期,宋江也好,方腊也好,还有田虎,还有金兵。
特别是1127年的靖康之耻,都是这个时期的事,可以说战乱频繁,是多灾之年。
就书中所写的时期,市面上已经出现了折二钱,当三钱,当五钱,当十钱。
出现了大钱,无疑就是通货膨胀了。
比方说杨志杀牛二那一节,牛二就曾用当三钱来让杨志试刀,当三钱顾名思义就是一钱当作三钱,而蔡京当宰相的时候甚至出过当十钱。
而在水浒中诸多的描写中,也反映出这一贯钱没有770个铜钱这么多。
比如,李逵给李鬼老婆一贯足钱让她做饭时,这一贯钱是放在手心里的,如果一贯钱是770钱,6斤重,手心是不好拿的。
李逵回家接老娘,从济宁走到临沂,上百里路,带上十贯钱就是60斤,这个路就赶的太辛苦了。
所以,书中的这一贯钱肯定是大钱,到底是当几的就不知道了。
那么皇帝赏赐给武松的10万贯会是什么钱呢?
可以肯定,绝对不是足秤的770钱。
当然,皇帝应该还不至于给武松当十的,因为武松毕竟掉了一只胳膊。
我想,在当时已经出了当十的前提下,皇帝给武松当五的钱应该是对得起人了。
按当5的算,一贯钱就是154个钱,大钱肯定要比小钱要重一点,我们按一个钱5克算,一贯154个钱就是1.54斤。
10万贯铜钱,换算过来就是77吨铜,按前面的铜价5万算就是385万。
385万是铜的本身价值,我们继续按前面的一倍溢价进行估算,就是770万人民币。
但是这个溢价在这里是不是很准确呢?
因为前面说过,书中直接用银子买东西在宋朝是不可能的。
因为,宋朝的银子是不能做流通货币使用的。
书中动不动就拿银子买这买那的,这也就只能这么一说,而且施耐庵是明朝初期人,书中阮家兄弟用一两银子买了三样东西,这个物价弄不好就不是宋朝的物价。
所以,为了更为准确,为了避开通货膨胀这个坑,我们可以直接套用现在的银价。
虽然银价在各个时期也不一样,但是以现在的银价来估算武松的10万贯在现今的购买力也是可以的。
现在的银价是每克5元左右,一两也就是250元。
前面说过,10万贯相当于25000两银子,但是这个重量是宋朝的重量标准,也就是1斤有600克,换算成今天的重量应该是30000两银子。
一两250元,这就是750万人民币了。
银子本身价值750万,和上面铜的一倍溢价770万竟然相差无几,这可真是太巧了。
综上所述,武松的这10万贯,如果是在平和时期,它的购买力放到今天来说就是3000万左右的人民币。
如果以书中所反映的情况来看,处在战乱时期,这10万贯放到今天来说,其购买力也就750万~770万之间。
当然,这笔钱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都算是巨款了。
最后,我们以宋徽宗时期的米价,进行侧面验证。
宋朝一市斤是600克,宋代一石合92.5宋斤。
因此一石大米有55500克,即55.5公斤。
北宋末年宋徽宗初期大约每石米两贯左右,如果按目前大米价格每公斤3.5元来计算,宋代一石大米55.5公斤合194.3元,一石米2贯钱,也就是一贯铜钱合97.15元人民币,10万贯就是971.5万。
但是,一石米2贯只是宋徽宗初期的价,后面卖到一石米3贯、4贯的都有。
所以,750万~770万这个价值区间是可以接受的。
当然,在现实情况下,皇帝赏赐给武松的这10万贯就不会真正的给他铜钱,这个也没法弄,不管是300吨铜还是70多吨铜赏也没法赏,领起来也没法领,就算是折成金、银的可能性都是微乎其微。
通常情况下都是将这10万贯折成珠宝、绸缎或者田地等物品,武松喜欢喝酒,说不定连御酒都有可能。
而武松拿到这些对帝王来说价值10万贯的物品后,到底能折现多少钱,那就是武松操心的事情了。

宋江剿灭方腊之后,带着残兵剩勇班师回朝,临行之前,宋江前往六合寺探视武松,想把武松一起带回京城,听候“封赏”。
但武松婉拒了,说道:“小弟已是废人一个了,不想再去做什么官了,只求做个闲散道人便已知足了!”宋江听罢,说了句:“任从你心!”,说罢,便带着剩余的兄弟们回到了京城。
皇帝详读了宋江的上表,见一百零八好汉死的死,走的走,只剩下二十七人,嗟叹不已,心中不安,于是便加倍封赏,其中赏赐最大的要属武松了,皇上不仅封他个清忠祖师,还赏了十万贯钱。
那么,十万贯钱有多少呢?
如果折合成人民币,武松会不会成为千万富翁呢?
《水浒传》里,杨志削铁如泥的祖传宝刀,售价三千贯,当然了,杨志当时穷困潦倒,吃饭都成问题了,卖刀实属逼不得已之举,要在平时,纵然给他一万贯也不卖。
除了杨志的宝刀,那时一个丫鬟的典身价差不多也三千贯,还有一个更贴近的比较,晁盖一伙抢的生辰纲,也是十万贯。
所以,武松等于得了一个生辰纲,不少了吧?
古代腰缠万贯就算富人了,武松腰缠十万贯,更是顶级大富翁了。
现在咱们来解释一贯是多少:把一千个钱串成一串就叫一贯,一两银子大约相当于两贯或者两贯,十万贯大体相当于五万两银子。
五万两银子是什么概念呢?《水浒传》第26回,武松给了郓哥五两银子,郓哥乐开了花,心想够他爹用五个月的了,看来普通百姓一个月有一两银子就够吃穿用的了。
《水浒传》第3回,鲁智深要接济翠莲父子,从身上掏出五两银子,又向史进借了十两,凑了十五两银子给金老头,金老头千恩万谢,这下子路费有了,日子也有了着落了。
《水浒传》第15回,吴用忽悠阮氏三雄入伙,掏出了一两银子买了一坛酒,二十斤生熟牛肉,一对大鸡。
一两银子等于一坛酒、二十斤牛肉加两只鸡,如果换算成现在,一坛酒就算不值钱也得四百元,二十斤牛肉大约一千元,两只鸡大约两百元,如此,一两银子折合成人民币大约一千六百元。
武松的五万两银子,相当于八千万人民币,差点就踏入亿万富翁俱乐部了。
武松有了八千万,可以考虑在北京买套房,买四合院,估计不够,将就着买个小别墅吧,大约花费五千万,再买辆豪车,大约六百万,剩余的钱,娶个白富美,再留点钱给孩子上学,也就差不多了!而在《水浒传》里,武松一分钱都没要,十万贯全都捐给六合寺了,武松太视金钱如粪土了,估计到了最后,十万贯到了和尚的腰包里了。

参考:
感谢
“武松是一个恩怨分明的人。
他武艺高强。
不仅能一人打虎,而且在梁山上也是名列前茅。
他为人正直,刚正不阿。
他对腐败政权、贪官污吏认识深刻,不抱幻想。
”都知道武松在征讨方腊之后被封为清忠祖师,被皇帝赐钱十万贯,我们就有个想法了,这十万贯到底是值多少钱,古时世俗调笑,以为人生最大憧憬莫过于“腰缠十万贯。
”可见十万贯并不是一个小数目。
首先我们解释一贯:把一千个制钱用麻绳穿起来就是一贯,也叫一吊,十万贯差不多是十万两银子,古人 常常以 “万贯家财”、“腰缠万贯”表示极其富有,武松腰缠十万贯,你说说有多么富有。
在《水浒传》里,第26回武松给郓哥五两银子,郓哥心想足够他父亲用三五个月了 ,可见一二两银子钱就够平民生活个把月的。
第15回吴用去动员阮氏三兄 弟入伙时,在酒店掏出一两银子买了一瓮(坛)酒,二十斤生熟牛肉,一对大鸡 ,也能帮助我们了解一两银子的价值。
北宋末年,铸钱达到高峰,每年铸铜钱600 余万贯,可见十万贯是个惊人 的数字,一笔巨大的财富。
托塔天王晁盖他们搞了一个生辰纲才不过十万贯,这说明宋仁宗还是对武松这样的战神比较看重,要知道宋江的也不过是千两黄金,价值和武松的差不多,足以见得武松的战力。
一贯约等于1两白银,最少约等于人民币600元,十万贯约等于人民币6千万。
我们以粮食的购买力为准:元佑元年(1086年),知枢密院章敦言:“凡内地,中年百石斛斗,粗细两色相兼,共不直二十千钱,若是不通水路州、军,不过直十四五千而已。
”,也就是说:内地广大地区正常年景的粮价是每石200文,偏僻的地方更便宜,每石仅140至150文。
宋1石约等于118斤,也就是说一贯能买590斤粮食。
十万贯能买——3万吨粮食。
武松得了赏赐用在何处,武松已经出家,本身武松是视金钱如粪土的豪侠人物,既已决定出家,肯定不会再改变主意,他得到钱财一个是捐给寺院,再就是捐给需要的穷人。
也许自己留一小部分用来买酒,仅此而已。

参考:
武松是梁山好汉中的佼佼者,他侠肝义胆、路见不平、个性鲜明、敢作敢当;
无论颜值、人品还是武艺都是一流的。
他不像卢俊义、关胜和徐宁等人,对朝廷始终抱有幻想,宋江为了让上梁山大费周折;
他立场坚定,从来就没有打算跟宋朝皇帝合作。
正因为如此,在宋江主导的梁山好汉排名中,他被排在了第14位;
排名如此靠后,不是武松业务不行,而是出身不行。
因为宋江的既定方针是接受诏安、替天行道、封妻荫子;
而卢俊义、花荣、关胜、呼延灼之流原来是体制内的人,坚决拥护宋江的主张,在跟朝廷打交道中可以发挥正面作用。
李逵、鲁智深这样的人,对大宋皇帝不感冒,甚至有刻骨仇恨,反而是诏安的障碍,只能被边缘化,排名靠后了。
(李逵排名22位)尽管如此,李逵和武松还是做了宋江诏安政策的牺牲品。
李逵在最后被宋江用毒酒害死,武松在宋江接受诏安后,在征讨方腊的战斗中,遭方腊手下包道乙暗算,被砍掉一条胳膊,成了废人一个。
武松跟方腊都是苦出身,算是阶级弟兄,本应该并肩作战,却倒戈相向,让宋朝皇帝坐收渔利,确实叫人痛心。
武松旗帜鲜明反对诏安,却被江湖义气捆住手脚,还是做了朝廷的鹰犬,可悲可叹。
且说宋江如愿以偿剿灭方腊之后,带着残兵凯旋而归,马上就要实现封妻荫子的梦想了。
这时候武松却在六合寺独自垂泪,为自己的遭遇也是为那些战死的弟兄。
当宋江
皇帝读了宋江的战报,见梁山一百零百位好汉非死即伤,所剩无几,无限感慨。
于是便加倍封赏幸存的将士,武松被封为清忠祖师,还被赏赐十万贯钱。
那么,十万贯钱有多少呢?
如果折合成人民币,武松会不会成为土豪?
《错斩崔宁》,是宋代话本小说,里面讲了一个刑事案例。
刘贵游手好闲,岳父想让他干一番事业,就资助他一笔钱当本钱去做生意。
回家之后老婆问他哪来这么多钱,他开玩笑说我把你卖了得的钱。
老婆听了信以为真,半夜逃跑,路遇书生崔宁,恰好也带了一笔钱,这笔钱数额跟刘贵带回家里的数额刚好相等。
当夜刘贵被害,那笔钱不知去向。
书生崔宁跟刘贵媳妇同行,路上被人撞见,当成嫌犯被送到县衙,被县太爷被错当成凶手,含冤而死。
后来案子真相大白,原来作案的另有其人,真凶当然难逃法网。
那笔能够做生意投资,能买到一个少妇的钱具体数额是多少呢?
十五贯。
一贯钱是多少呢,一千文,这么多钱为了携带方便,把他们串在一起,每一千文为一串,也就是一贯。
水浒里的青面兽杨志,在穷困潦倒的时候,曾经当街卖自己的祖传宝刀,要价三千贯,但是宝刀属于文物,难以估价不能作为参考。
但是上面的故事告诉我们,一个少妇价值才十五贯,一个再婚媳妇的彩礼至少是十五万到二十万。
相同数额的钱还能作为生意的启动资金,数额不会少了。
一文钱放到现在,能买多少东西呢?
鲁迅笔下的孔乙己在成亨酒店去消费,每次掏出九文钱,能买到一碟茴香豆和两碗温酒。
一碟茴香豆的价值就是一盘凉菜。
现在一个小县城,一盘花生米,或者一盘凉拌黄瓜售价十元人民币。
两碗酒容量大概相当于我们现在的两瓶酒,目前最便宜的酒“老村长”,售价十元一瓶。
也就是说,一文钱价值相当于人民币三十元左右,一贯钱是一千文,相当于人民币三万元。
我们还可以从《中国近代手工业史资料》一书中,参考清朝康熙年间物价,看看一文钱价值。
根据该书搜集的史料,一文钱在当时可以买到
一碗的容量大概是500毫升,根据现在的物价,一瓶海天酱油和一瓶陈醋售价十五元左右,一瓶低端酒售价十元,一文钱价值二十五元,跟民国时期的物价差别不大。
这样算下来,10万贯的价值3.9亿。
因为方腊起义声势浩大,政府军多次围剿都铩羽而归;
如果不是宋江的部队,大宋江山都岌岌可危。
这就是说,梁山好汉平定方腊起义功劳太大,皇帝老儿也非常慷慨。
再说,当时宋朝经济繁荣,是发达国家,GDP在世界上名列前茅,这点钱对宋徽宗来说是九牛一毛、不在话下。
但是武松没有花这笔巨款,全都捐给了寺庙。

参考:
众所周知,武松征方腊之后,折了左臂。
为什么会断左臂?
央水浒和新水浒都做了改动,改成武松在单挑方腊时,左臂被砍断。
实际上,在原著中武松是被法师包道乙偷袭,而且胳膊没直接断掉,武松得鲁智深所救,醒来后看到左臂就一点连着,自己用戒刀砍断。
剿灭方腊后,宋江班师回朝。
武松认为自己左臂已断,成了废人,不愿回去受封,遂在六和寺出家,顺便照料中风的林冲,这里也是鲁智深坐化的地方。
这一点,其实也可以反应林、鲁、武三人关系不错。
后来皇帝封赏梁山好汉,因武松不愿为官,所以封武松为“清忠祖师”,并赐钱十万贯。
前面晁盖等人智取生辰纲,也提到了十万贯。
那么,十万贯钱到底值多少钱呢?
为了好理解,我们不妨折合物价,换算成今天的人民币来看。
一个前提:由于水浒各部分成书时间不同,货币体系也很混乱,有珠宝、金子、银子、贯、钱甚至还有钞,所以不考虑历史,只在水浒的世界中折价、换算。
先看水浒中的银子水浒中,一两银子值多少钱呢?
书中没有直接说,但通过几个例子可以看出来。
即阮小二买菜、郓哥养家几处。
智取生辰纲之前,吴用到石碣村拉三阮入伙。
因为梁山垄断了渔业,阮氏三兄弟无法打鱼养家,所以是吴用出钱买菜。
当时,吴用给了阮小七一两银子,阮小二买了很多菜。
吴用取出一两银子,付与阮小七,就问主人家沽了一瓮酒,借个大瓮盛了,买了二十斤生熟牛肉,一对大鸡。
阮小二道:“我的酒钱一发还你。
”二十斤生熟牛肉,放在今天至少值七八百块。
再加上一瓮酒,两只大鸡以及阮小二欠的钱,保守估计,一两银子至少折合今天1000块钱。
多一些估算,可能有1500块钱,因为不知道阮小二欠多少钱。
武大郎死后,武松找郓哥问情况。
当时,武松给了郓哥五两银子,郓哥自认为,应该够自己和老爹三五个月的生活费。
郓哥自心里想道:“这五两银子,如何不盘缠得三五个月?
便陪侍他吃官司也不妨。
”为了方便计算,就当五两银子五个月生活费。
郓哥和父亲只是县城普通人,每餐伙食费不会太多。
在今天的小县城,正常的饮食,两个每天三五十块钱应该足够,一个月也就是1000左右,多一些也不过1500。
类似的算法,还有许多例子可以证明。
西门庆到王婆店里喝了几次茶之后,给了一两银子,王婆说不需要这么多。
按今天来看,县城的人,在茶店里喝几次茶,直接给了一千多块钱,的确很多。
阎婆惜父亲安葬,宋江给了十两银子,一万多块钱,阎婆买了棺材,安葬之后,还剩五六两,说明一具棺材差不多三千块钱。
而武松被陷害,施恩给康节级和叶孔目送礼,花了二百两银子,二十多万,也能说得过去。
陆谦等三人到沧州害林冲,给李小二一两银子,让他只顾上酒菜,不必多问;
戴宗、杨林遇到石秀后,也是给小二一两银子,只顾上好酒好菜。
这也能说明,一两银子足够三四
(今日县城饭店有好酒,但当时小店不太可能有好酒)吴用被大名府赚卢俊义,卦金一两,高的离谱,也能说明一两银子很值钱。
诸如此类,书中还有很多。
这些都能说明,水浒里一两银子,折合今天1000-1500块钱。
一两银子等于一贯钱吗?
算出了一两银子多少钱,还得看银子和贯之间的关系。
很多人想当然地认为,一贯钱等于一两银子。

何涛奉命破生辰纲大案时,多亏了弟弟何清的帮忙。
当时他有求于弟弟,不得不花钱买弟弟的信息。
何涛见他话眼有些来历,慌忙取一个十两银子放在桌上……何涛道:“银两都是官司信赏出的,如何没三五百贯钱。
兄弟,你休推却。
我且问你:这伙贼却在那里有些来历?
”水浒中,鲁达、林冲、宋江等人都被朝廷通缉过,赏金最低也是一千贯。
晁盖等人劫取当朝太师的生辰纲,且价值不菲,赏金会是三五百贯钱吗?
不可能的事。
所以,何涛所谓的“银两……如何没三五百贯”,指的是桌子上的十两银子。
在何涛眼中,十两银子大概等于三五百贯钱。
为了方便,取五百贯来计算。
那么一两银子就等于五十贯,一贯也就是今天的20-30块钱。
这样计算的话,书中很多地方还是能解释的通。
比如白胜在黄泥冈卖酒,一桶酒要五贯钱,也就是100-150左右。
这个价格很合理,因为当时的白酒度数低,可看成于今天的啤酒,否则不能解渴。
一桶酒二三十斤,一百多块钱,完全合理。
因为那桶酒被喝过两瓢,白胜还饶了杨志等人半贯钱,也就是十来块。
一两百块钱的东西,免了十块钱,也很正常。
林冲买刀,一千贯,也就两三万块钱,两三个月的工资而已;
杨志卖刀,三千贯,六万多块钱。
这没问题,不算离谱。
还有何清说过,可以帮哥哥,赚几贯钱使;
唐牛儿帮宋江,也是为了赚几贯钱使。
武大郎给郓哥钱时,也是几贯钱。
几贯钱也就是几十块钱,顶多百八十。
李逵打伤小二,吴用赔人家十几贯,也就是二三百。
张横摆渡,平时五百文,也就半贯,10块钱左右,即便敲诈,也只有三贯,六七十块钱。
放在今天,也是合情合理的事。
而至于鲁智深等人的赏钱,一千贯也就是两三万;
、宋江的赏钱一万贯,也就是二十多万,这也很正常。
毕竟,鲁达只打死一人,而宋江则大闹江州,属于要犯了。
徐宁宝甲,王太尉花三万贯钱,也就是六十多万,徐宁没舍得。
另外,如果一贯钱等于一两银子,一千多块钱,很多都没法解释了。
例如,白胜一桶酒卖五六千,喝了两瓢酒就饶了五六百块钱;
唐牛儿帮宋江,每次都能落几千块钱使;
王太尉买徐宁的宝甲,用三千万块钱等。
林冲买宝刀,直接花费一千贯,一百多万,十年的储蓄,谁也不能这么贸然;
杨志卖刀,要价三千贯,三四百万,估计东京城也没几
综上可知,在水浒的世界中,一两银子等于五十贯钱,折合今天1000-1500块钱;
而一贯钱则折合今天20-30块钱。
所以,皇帝赏赐武松的十万贯钱,大约为200万-300万元,这对大功臣武松来说,其实不多。
至于这些钱用在何处,既然是出家人,想来无非是买香料布料、吃喝用度等,也足够武松使用,毕竟出家所需不多。
相较于钱而言,“清忠祖师”的名号才最重要。

参考:

其实吴用、晁盖他们一伙抢劫的生辰纲,也是十万贯。
而这可是大名府知府梁中书,送给他丈人蔡京的。
大名府是全国著名的大城市,知府梁中书富得流油,而蔡京家里也有的是钱。
梁中书送给蔡京庆贺大寿,当然不可能少给钱了。
那么十万贯是多少?
北宋末年,一两黄金约为15贯铜钱,一两白银2贯铜钱,同时,一两白银和一匹绢基本等值。
那么一两白银的消费能力是多少?
吴用请阮氏三雄吃饭。
书中写:吴用取出一两银子付与阮小七,就问主人家沽了一瓮酒,借个大瓮盛了;
买了二十斤生熟牛肉,一对大鸡。
这还不算,阮小二道:“我的酒钱一发还你。
”店主人道:“最好,最好。
”也就是说,这1两白银不但买了这么多东西,还换了阮小二欠下的酒钱。
武松发现大哥被害,去找郓哥作证,给了他5两银子安家费。
郓哥心里想道:“这五两银子如何不盘缠得三五个月?
便陪待他吃官司也不妨!”也就说,这5两银子可以维持郓哥和他老爹两人三五个月的生活费。
他们可是要租房、吃饭的。
也就是说,普通老百姓,差不多1个月的生活费是1两白银。
按照今天标准,这1两银子恐怕最少也值一千元人民币。
后来陆虞侯带着富安去暗算武松,请差拨、营管吃饭,也是在李小二店里丢下1两银子,然后让随便上菜。
因为是招待贵宾,显然档次不能低,一桌近千元算还可以了。
而鲁智深花费定制了1柄62斤禅杖和1把上好的戒刀,一共也就花费了5两银子。
要知道,这两样武器都是用的好铁,还是工匠花费多日打造的,至少5000元的价格并不算高。
那么,我们以此类推,10万贯就相当于5万两白银,大概相当于今天5000万元人民币。
就是为了这5000万,晁盖一伙人才不惜犯下大罪,去抢劫生辰纲。
晁盖为了感谢宋江通风报信,给了100两黄金。
这100两黄金相当于750两白银,相当于75万元人民币,相当不少了。
所以宋江虽有钱,但阎婆惜敲诈的时候,宋江也一下子拿不出这么多钱,只能要变卖家产。
而武松得到的封赏5000万元,也是非常多了。
但武松也不得已为之,必须这样了。
他当时已经残疾,不可能再去做武将。
做文官的话,说不定哪天就被朝廷暗算杀掉。
这种时候,武松只有出家一条路,这样就等于从人间消失了,朝廷不会对付他。
而作为僧人,其实也不需要什么财富,武松肯定留下一笔私房钱,其余都捐给寺内。
最终,武松到了80岁无疾而终,也算很好了。

参考:
这个问题相当好,是一个易错题,很多人把千钱一贯理解成了一千个铜钱为一贯。
1、金银铜作为货币由来已久,但都是以重量为单位。
金银以两为单位,铜钱则以斤、两、钱为单位。
在中国古代,一斤是十六两,一两是十钱。
在制式铜钱中,一个铜钱重量为一钱,十个铜钱为一两,那一斤就是160个铜钱(劣币驱逐良币,往往达不到一斤)。
2、还有一个知识点。
钱,既是一个重量单位(一钱等于3.125克),又是一个十进制的度量单位。
160个铜钱为1000钱,那么16个铜钱为100钱。
为了方便携带和计数,一般都把铜钱穿起来。
每一百六十枚用麻绳穿成一串(穿时每边放八十枚,底盖各加一枚,实际上是一百六十二枚)因此,一吊、一串、一贯、一千铜钱都是一百六十二枚,而不是一千个。
3、白银在明朝中期之前都不属于主流货币,明张居正颁布一条鞭法后才确立了银本位制。
历史上银铜的汇率随着社会经济的不同而变化,一般都是一两银子=1000个铜钱=6贯铜钱。
水浒传成书于明初,结束了元末动乱,社会逐渐稳定,银铜比例应该1:5比较合适,也就是说五贯铜钱可以兑换一两银子。
武松的十万贯应该可以换两万两银子。
目前白银价格在3.0元/克,一两(31.25克)白银的价格在人民币100元左右。
所以两万两白银,目前市场价应该在人民币200万左右。
4、按照征方腊以后形势来看,在武松决定出家之时,便和宋江的关系彻底走向了决裂,若武松并未收下御赐的钱财,宋江也会处处为难武松,不会放过这位昔日的结拜兄弟收下这钱财就是为了自身以后能够安详的发展,能够让自己留有一丝余地而做出的选择。
更何况梁山兄弟战死受伤甚众,妻儿家人都需要照料。

参考:
《水浒传》后期武松力擒方腊的功劳太大了(影视版),让方腊逃出去用不了多久在富庶的南方又会拉起一支队伍来,武松的功劳不言而喻。
因此在接受宋徽宗封赏时宋江替武松拿下了这十万贯的巨额财富,直接让武松跻身于宋朝大富豪行列,不过武松并没有独吞这笔钱,宋江把这钱给武松的时候,武松随即就交给他栖身的六合寺了。
都说众多梁山好汉上梁山泊都是为了财富,毕竟一开始大家所说的“大称分金银、大口吃酒肉”可不是开玩笑的,真的没有利益谁跟你在梁山泊浪费时间?
要知道当时类似于这种团体的“好汉”可不止梁山泊一家。
不过凡事也有例外,要说对钱财如粪土的人,武松与鲁智深可以算得上其中两个,要真的论得上好汉这两个字的人,武松与鲁智深也是为数不多的几人之二。
宋江其实一开始就打算“忽悠”武松的,在武松擒下方腊之后宋江对武松更加看中了。
这个平时不怎么合群的武松居然有如此实力?
要知道之前为了攻破方腊的城池可不知道用了多少人力物力,什么方法都用尽了,甚至一百单八将就牺牲了数十人,这些可都是宋江的班底啊!说不心疼那是假的,这可是以为为自己加官进爵、谋求更进一步的保障。
征讨方腊结束之后,一些兄弟看开了也走了一部分,这些人去意已定,宋江真的自己在挽留也没什么意思了,还不如好聚好散,反正现在大事已成,其他人宋江看不上,可但武松不同。
要知道方腊可是被武松擒拿下的(影视版),如果带着武松去封赏,肯定会得到更多的东西,加上武松这个大将可比其他人好用很多,战力很强,梁山泊别看一百单八将,其实真正用得上的大将真的不多,很多人都是水货,这一点宋江会不清楚?
如果梁山泊真的有如此多厉害的大将,别说是方腊,就是宋徽宗的边军也得退让三分,可是在宋江面对方腊的时候,方腊手下大将并没有梁山泊这么多,可是为何损伤如此严重呢?
这很直接的证明了一个问题,方腊手下的大将不在多而在精,宋江后期就预料到这个问题,因此对武松也是多加挽留。
可惜武松去意已决,只想出家做一个修行之人,宋江拉拢不成之后,自己带着剩下的二十几人去听赏,一百多人只剩下二十几人,这招安之路充满了荆棘,此时的宋徽宗心中暗喜呢!自己不费一兵一卒就解决了南方的心腹大患方腊,这个梁山泊更是元气大伤,简直就是一石二鸟之计啊!当然了,表面上的封赏还是要有的,做戏要做足嘛!别落下了口实。
于是宋徽宗对宋江等人都进行了封赏,这也是宋江梦寐以求的事情,自从上梁山泊之后,这件事估计已经积压心头许久。
武松作为擒拿方腊之人,又残废了,没能够来封赏,宋徽宗也直接封赏了武松十万贯,这也不是小钱了,宋江原本以为武松会为了钱重新回到他身边,哪里知道武松直接捐给六合寺了,估计宋江也是很无奈,只能默认如此。
既然这钱给了六合寺,那又用到了哪里呢?
要知道这笔钱可不是小数目。
这笔钱用到了何处?
其实这个很简单,简单来说主要有两个方面。
1:既然给了六合寺,那就是香火钱,这些香火钱可以用来最为六合寺的日常开销,也可以用来扩建六合寺,给佛像塑金身、或者维修六合寺都是可以的。
2:寺庙一般都会有富豪之类的人来捐款,也就是香火钱,平时周边百姓遇到难处之后也会来到寺庙,也可以用来支持这些以前的善男信女,比如施粥之类的。
这笔钱大概就这两个用处,武松是《水浒传》里面结局比较好的角色之一,在六合寺出家一直待到他老去,这笔钱当然也有他的生活费啦!有这么多钱的捐款,武松想必也不会去化缘了,在六合寺苦修参悟渡过他最后的岁月。
情况大概就是这样。
这笔钱能够换现在多少钱?
具体金额很难说清楚,宋朝时的生产力与我们现在不一样,所有的物资也有差别,只能说一个大概方向。
一贯钱等于一千文钱,武松的十万贯就等于一个亿(文),换算成为铜钱的武松已然跻身于亿万富豪之列,这是宋朝的情况。
我们对比购买物:武松的哥哥武大郎在街上挑着担子卖炊饼,价格我记得是三文钱一个,武大郎一天卖一百个炊饼应该可以,一天赚三百文,一个月九千文,也就是九贯钱,以武大郎的购买力来说,差不多是这样,可以在县城里置办一套房子,武松的十万贯如果拿来买炊饼,这辈子估计是吃不完了。
我们现在的烧饼大概也在三块钱一个(不带肉只有糖),如此一来我估算武松的身价就是一个亿,但仅仅只依靠一样是很难判断的,又比如《水浒传》里面的好汉经常去买牛肉,林冲一两银子买了几斤牛肉与一葫芦酒,后来又出现一两银子购买了二十斤熟牛肉,这个又该怎么计算?
武松消灭景阳冈拦路虎之后得到了三千贯的奖励,这个地方已经阻碍了正常通行,这三千贯也是一大笔钱了,结果武松都送人了,换算成为银子,一贯的价值大概在一两到二两之间,具体能换多少,这个有些估摸不准,但似乎武松得到的钱也就这样。
后来武松给了郓哥几两银子,按照里面的说法是郓哥暂时生活不愁,还能去置办点东西,够郓哥一家两人几个月生活费了。
以武大郎一个月九贯钱来计算,我们以最大值来计算,一贯钱约等于一两银子,也就是说武大郎一个月能够赚九两银子,武松给郓哥几两银子都够他与父亲几个月的生活费,武大郎一个月的收入怎么也够维持家用了,甚至还有结余。
一般来说这种食物价格是最能够体现其价值表现的,如果以武大郎的炊饼来反应武松的身价,应该在一个亿左右,我们就算减半计算,武松也有千万,宋朝的民间生产力不错,以炊饼来衡量也差不多。
结语:武松的这些钱都捐给了六合寺,有了这些钱六合寺短时间不会缺香火钱了,怎么用武松就管不着了,只有有吃有喝武松对钱财并不是很看重,要不然最初打虎得到的赏钱也不会不要了,但武松在六合寺的吃住应该不用在另行担忧了。
这里说的是影视版《水浒传》,武松力擒方腊的情节与原著稍微有点不同,以此为参考推断,参考作者施耐庵的年代,在结合宋徽宗的宋朝,这个十万贯的说法与购买力我们参考一下就行了,当不得真。


换算方式故事①杨志京城卖刀。
牛二喝道“甚么鸟刀,要卖许多钱!我三百文买一把,也切得肉,切得豆腐…讨了二十文当三钱…”故事②郓哥给西门庆卖梨。
郓哥道:“要寻大官人赚三五十钱养活老爹…”从牛二的言语可知,三百文钱买一把刀,而且是用“当三钱”(时代特色,一文钱价值三钱),也就是说,水浒中一把优质的菜刀价值为九百钱。
按照一千钱为一贯换算,就是0.9贯。
一把优质的菜刀放在眼下,售价100元左右。
从而计算得出水浒中一贯钱等于差不多等于人民币100元,一文当三钱等于现在三毛钱。
从郓哥的言语可知,倒卖十几个雪梨,能够赚三五十钱,差不多也就是十几枚当三钱。
不过此处的三五十钱是为虚数,郓哥要赚的多是西门庆这种有钱人的赏赐,因而不好计量。
赏赐开支朝廷赏赐梁山集团的圣旨中,提及武松“对敌有功,伤残折臂,见于六合寺出家,封赠清忠祖师,赐钱十万贯,以终天年”。
此处所谓的“赐钱十万贯”,实为虚数,也就是意思意思一下而已。
因为征伐方腊的大功臣宋江,也只是被赏赐了“金银五百两”,其实最多也就是白银五百两,价值抵不过杨志宝刀的六分之一、武松打虎赏钱的二分之一。
这些看似价值不菲实则虚头巴脑的赏赐钱,对于武松而言可有可无,重要的反而是他得到了朝廷封赠的“清忠祖师”。
有了这个名头,武松在出家人中就是辈分尊贵的大德,足以“以终天年”。

参考:
施耐庵的《水浒传》是一部悲剧,梁山108条英雄好汉的结局大都不太好。
在被朝廷招安之后,有的人战死,有的人病亡,还有人隐居山林,不问世事。
截至征讨方腊班师回朝,只剩下二十七人。
而这些人也都难得善终,宋江、卢俊义饮毒酒身亡,吴用、花荣为宋江殉情。
值得一提的是,一生嫉恶如仇,刚直不阿的行者武松,却是梁山好汉中少有的善终之人。
虽然在征讨方腊中,武松痛失左臂,但他也因此而看破红尘,最终没有和宋江他们一起回汴京,而是选择在杭州六和寺出家,活到了八十才去世。
而且武松还得到了朝廷的封赏,宋徽宗封其为清忠祖师,还特赐钱十万贯,作为武松的退休金,帮助其安养天年。
武松对敌有功,伤残折臂,现于六和寺出家,封清忠祖师,赐钱十万贯,以终天年。
不得不说,这皇帝出手就是阔绰,要知道这十万贯钱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一般来讲,一贯钱,就是一千枚铜钱。
十万贯钱,那就是一亿枚铜钱,这得要装多少车?
当然,在《水浒传》的历史背景下,应该没那没多。
因为《水浒传》的故事发生在北宋后期,而在北宋时期,一贯钱应该是七百七十枚铜钱。
对此,我们可以在《宋史.食货志》 里面找到依据:“以七十七钱为百”那么十万贯钱就是七千七百万枚铜钱,那也不少了。
怪不得当初晁盖他们劫取十万生辰纲后,被四处通缉,最后不得不上山落草。
如果按照北宋后期的银钱兑换比例,十万贯钱可是相当于五万两白银啊。
这里需要给大家科普一下,宋朝实行的是“铜本位”制度,即铜钱才是市面同行的货币,而像黄金白银这些我们所常说的古代货币,严格意义上讲,在当时是不能算货币的,顶多是一种硬通货。
既然是货物商品,那么都是存在价格波动的。
所以宋朝不同时期的银钱兑换比例是不一样的。
在北宋鼎盛时期,一两银子只需要一贯钱便能换到,而到了走向衰落的北宋后期,需要两贯钱才能换到一两银子了。
所以,武松的十万贯钱,可以换到五万两白银。
对于黄金的兑换,其实也是类似的流程。
北宋前期可以换到一万两黄金,而到了北宋后期,大概就只能折半了,也就是五千两黄金。
但是这依然不是什么小数目,如果放到今天,那就是上亿人民币的巨款了。
我们不妨简单来换算一下,即抛开所谓的成分质量因素,单纯的用咱们当下的黄金价格去计算。
前面我们知道了,武松的十万贯钱相当于五千两黄金。
而这里的五千两,是用的宋朝的质量标准,与咱们现代的五千两质量是不一样的,所以这里需要进行一个质量换算。
1975年,湖南湘潭出土了一个北宋时期的一个标准铜砝码,名为嘉祐铜则,其记重一百斤,但实际重量却是6.4万克。
所以据此我们可以得出,北宋时期的一斤,大概有640克。
然后我们按照古代十六两为一斤的进制换算,得出北宋时期的一两相当于咱们现代的40克。
所以武松的五千两黄金就相当于现代的二十万克黄金。
我查了一下这几天的金价,大概是五百块一克。
二十万克黄金的总价算下来刚好是人民币一个亿。
当然了,像这种单纯的金价换算,其实是不能客观反映当时的货币价值的。
因为北宋与咱们现代社会相隔近千年,黄金的价值是完全不可同日而语的。
这就好比二十年前十万块能在上海买一套上百平的三居室。
现在的十万块钱,也就能买个一平米的落脚地吧。
黄金还是价值变化相对较小的,像白银这种其实变化更为夸张。
在北宋时期,十两白银还能换地一两黄金,价值相差不过十倍左右。
而你看咱们现在的白银价格?
一克也就五块左右,与金价相差百倍。
没办法,物以稀为贵,白银储量的暴涨,引发了白银的贬值。
所以,对于古今货币的价值换算,除了用黄金价格换算以外,大家还会用购买了作为参照物。
即用同样的商品,在不同时期的价格去进行对比。
比如说米价。
北宋时期的米价其实大部分时候不算贵,一石大米往往不到一贯钱。
“熙、丰以前,米石不过六七百”(《宋史 食货志》)但是随着北宋的衰落,像大米这样的生活物资逐渐紧缺,价格也就上来了。
杭州地处江南,社会稳定,咱们姑且不将价格估算太高,石米一贯左右是比较合理的,当然也是为了方便换算,毕竟我数学有点差,理解一下。
当然,这里首先也要进行一个质量换算,因为这里的“石”,是个古代的质量单位。
北宋的一石大概有120市斤。
咱们市场上普通的大米也就三块钱一斤,算下来一石米能卖360块。
所以,一贯钱相当于360块,十万贯钱就是3600万,这与咱们前面金价换算得出的一个亿,差距还是不小的。
不过呢,我觉得米价其实也不太靠谱,毕竟生产力的差距摆在那里。
古代亩产三百斤就不错了,咱们现在随便都能有一千多斤。
而且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大米在日常生活中的支出比例也很低。
可能古代买米的支出相当于家庭支出的一半,而咱们可能就是百分之一。
所以,这种购买力的对比,其实也无法客观反映货币的价值。
对于这种古今货币的价值换算,我其实比较倾向于收入水平的一个对比。
根据《宋代物价研究》的考证,北宋时期汴京的饭馆杂役,或者街头的普通商贩,一天的收入也就在两百文左右。
一个月下来也就是六千文。
而咱们当下一二线城市的普通工薪阶层,实际收入其实也就五六千块。
所以一文钱换算一元钱是在一个比较合理的范围中。
按照前面十万贯钱等于七千七百万枚铜钱的结果,那么武松的十万贯赏赐,就应该是七千七百万,那也不少了。

参考:
武松作为梁山赫赫有名的打虎英雄,随宋江南征北战立功不少。
可惜人有旦夕祸福,在征战方腊时,武松由于作战过于激烈,被包道乙用飞剑砍断了一臂,成了残疾。
虽然最终宋江等人抓住了方腊,功成名就。
但武松此时已经心灰意冷,不想随大军回京,情愿在六合寺出家。
原著中写道:武松对宋江说道:“小弟今已残疾,不愿赴京朝觐。
尽将身边金银赏赐,都纳此六和寺中,陪堂公用,已作清闲道人,十分好了。
哥哥造册,休写小弟进京。
”宋江见说:“任从你心!”此时武松已经成了废人,可见狠心的宋江对自己这位兄弟根本就没有挽留之心。
武松最后就在六和寺出家为僧,直到寿终。
虽然武松的结局有的凄凉,但与宋江、卢俊义等人不得善终相比,武松的结局蛮不错的。
宋徽宗虽然常被奸臣蒙蔽,处事昏庸,但看到梁山好汉十损八九,也动了恻隐之心,尤其对武松格外大方,圣旨中写道:武松对敌有功,伤残折臂,现于六和寺出家,封清忠祖师,赐钱十万贯,以终天年。
那问题来了:武松出家六和寺被赐十万贯,这十万贯值如果放到现在,相当于多少人民币?
中国有句成语叫“腰缠万贯”,说的是十分富有,钱财无数的意思。
而武松被赐“十万贯”,岂不成了一夜暴富的财主。
十万贯这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下面好好分析下“十万贯”到底值多少钱?
为什么说“十万贯”不是个小数目,因为此前梁山就是因为晁盖七星智取生辰纲之事而起,当时梁中书送给蔡京的礼物就是十万贯的珠宝,如果不是价值连城的宝物,梁中书如何拿得出手。
当然也可以从侧面看出,武松的战绩有多厉害,被宋徽宗如此恩赐。
首先普及一下古代钱币常识,把一千个制钱用麻绳穿起来就是一贯,也叫一吊。
一贯约等于1两白银,而10两白银又约等于1两黄金。
古时候的一斤与现代的度量不同,据吴慧《中国度量衡史的几个问题》推算,宋代的一斤约等于640克至625克。
一斤等于16两。
如果按一斤等于625来算,一两等于625除以16等于39.06克。
10万贯=1万两黄金=390600克。
当今的黄金一般在450元左右。
所以10万贯=390600×450=175770000元,也就是将近2亿元人民币。
别说在古代,就是放在物价飞涨的现代社会,武松也摇身一变成了过亿的富翁。
如果按照当时宋朝的物价,这十万贯能买到多少东西呢?
房子:宋代东京豪宅比较贵。
宋太宗赏给陈洪进白银1万两,让他买一套住宅。
按照这个价格,武松的赏钱可以买10套豪宅。
中档住宅的价格在1300贯左右,武松可以买70多套。
如果换做外地普通住宅就便宜得多,如苏辙在龙川花了50贯买了一套10间房的民居,武松如果买这样的房子,可以买到2000套。
米:元祐元年(1086年),知枢密院章敦言:“凡内地,中年百石斛斗,粗细两色相兼,共不直二十千钱,若是不通水路州、军,不过直十四五千而已。
”也就是说:内地广大地区正常年景的粮价是每石200文,偏僻的地方更便宜,每石仅140至150文。
宋1石约等于118斤,也就是说一贯能买590斤粮食。
十万贯能买将近3万吨粮食。
如此巨额的钱财,如果换为一般的老百姓,得到这十万贯钱,肯定会买房子置地,增加产业,娶妻生子。
但武松作为梁山顶天立地的好汉,自然视金钱如粪土,已经声明不想随大军回京请赏,只愿留在六和寺出家为僧。
原著中写道:“尽将身边金银赏赐,都纳此六和寺中,陪堂公用。
”作为出家的僧人,武松哪里还想着娶妻生子,光耀门楣,所以必定会把钱捐给六和寺中作为公共财产,或者捐助穷人,以及修建庙宇,甚至留下一点作为生活之处。
综上,武松是水浒中少有的活得比较明白的人,自从武松大闹飞云浦、血溅鸳鸯楼后,就知道这个世道已经没有公道可言,只有自己的拳头最实在。
所以在击败方腊成就大功后,武松毅然选择出家,远离朝廷这个是非之地。
而武松随宋江南征北战,攻打方腊时不惜性命,断了一臂,也算是对得起梁山的“义”字了。
而武松最后得到了十万贯(大约相当于现在2亿元人民币)的赏赐,并且“至八十善终”也算是上天对自己的回报吧!(本文参考自水浒传)

上一篇:“本是青灯不归客却因浊酒留风尘星光不问赶路人岁月不负有心人” 下一篇:没有了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