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惠

福王朱常洵到底是怎么死的

明末崇祯十四年(1641年)正月,李自成攻克洛阳,明神宗朱翊钧第三子福王朱常洵被起义军杀死(没有煮食),享年五十六岁。 传说福王是被李自成煮食而死的,并且野史中把这一过程描述的绘声绘色:福王被起义军生擒活捉后,因贪生怕死不断求饶。 李自成坐于大殿

明末崇祯十四年(1641年)正月,李自成攻克洛阳,明神宗朱翊钧第三子福王朱常洵被起义军杀死(没有煮食),享年五十六岁。
传说福王是被李自成煮食而死的,并且野史中把这一过程描述的绘声绘色:福王被起义军生擒活捉后,因贪生怕死不断求饶。
李自成坐于大殿之上,亲自审问朱常洵,斥责他“汝为亲王,富甲天下。
当如此饥荒,不肯发分毫帑藏赈济百姓,汝奴才也!”然后砍下福王的头颅,剩下的尸体也充分利用,“自成兵灼王血,杂鹿醢尝之,名曰福禄酒”。
1986年,孟津县文管会征集到了明福王朱常洵圹志,此志系1924年于该县被盗出土。
其中对福王朱常洵的死有这样的记载:“崇祯十四年正月二十日,突有流贼数万攻陷府城,民军逃窜,王独挺身抗节,指贼大骂。
二十一日遂死难焉。
一时宫眷内官相率赴义,冒刃投缳者百余人。
王享年五十六岁,妃邹氏子一人讣。
……予祭葬从优,一切丧礼视诸蕃倍,厚赐,谥曰“忠”,更为之立庙、建坊、赐额,以表其烈,树碑以纪其事”。
打破了“福禄酒”的传统说法。
《明史》中的《福王常洵列传》中也有相关记载:“十三年冬,李自成连陷永宁、宜阳。
明年正月,参政王胤昌帅众警备,总兵官王绍禹,副将刘见义、罗泰各引兵至。
常洵召三将入,赐宴加礼。
越数日,贼大至,攻城。
常洵出千金募勇士,缒而出,用矛入贼营,贼稍却。
夜半,绍禹亲军从城上呼贼相笑语,挥刀杀守堞者,烧城楼,开北门纳贼。
常洵缒城出,匿迎恩寺。
翌日,贼迹而执之,遂遇害。
两承奉伏尸哭,贼捽之去。
承奉呼曰:“王死某不愿生,乞一棺收王骨,棆粉无所恨。
”能够看到,在《明史》和《圹志》之中,福王的确是被起义军杀死的,但是尸体仍然存在。
之所以有被煮成汤的传言,李献奇、张钦波在《明福王朱常洵圹志》中指出是因为“几百年来,站在维护封建统治阶级立场上的文人,在福王尸体的去向上大做文章,大肆污蔑攻击起义军”的缘故。
参考资料:李献奇、张钦波:《明福王朱常洵圹志》,《中原文物》1987年03期
参考:
有民间传说这福王朱常洵被李自成义军捉住后,熟食了,那么这个故事到底是真是假呢?
下面我给大家仔细讲一讲。
福王朱常洵,乃是明神宗第三子,是宠妃郑贵妃所生,明神宗对其青睐有加,差点夺了明光宗的太子之位。
万历二十九年,明神宗封爱子为福王,一次就赐田四万余顷,并在洛阳修建王府,此王府规格十分高达上,花费竟超出一般王府十倍之多。
可以说,明神宗执政期间,亿万钱财皆入福王藩邸。
福王朱常洵终日花天酒地,遍淫女娼。
河南连年遭受旱蝗大灾,到了饥民相食的地步。
有人劝朱常洵开府库赈济饥民,建立功德。
可是,福王嗜财如命,不但不闻不问,而且加重收敛赋税。
洛阳军民无不愤恨。
崇祯十四年(1641年)春正月十九日,李自成亲率农民军攻破了洛阳。
福王朱常洵得知后,纷纷与女眷们一起躲入郊外僻静的迎恩寺。
其世子朱由崧弃城逃走,而福王很快就被农民军寻迹捕获,押回城内。
说那福王见了李自成,立刻趴在地上,大呼饶命。
李自成看着堂下泪流满面,跪地求饶的三百斤肥王爷,灵机一动,便有了一个主意。
他让手下人把他绑起来,去掉毛发,剥去指甲,全部剥光洗净。
然后又斩杀了几头鹿,放在一个巨锅中同煮,取名为“福禄宴”,与手下将士们同享。
待众人吃完“福禄宴”,李自成命手下搬出福王府中财宝及钱粮。
数千士兵人拉车载,数日不绝。
李自成命人打开粮仓,赈济当地饥民。
饥民无不感激,纷纷加入农民军,李自成声势日盛。

” (《明季北略》)意思是说福王身体肥大,重三百多斤,李自成等反贼摆设酒宴大会,用福王和鹿肉一起煮食,号称“福禄酒”。
可是,《明史》中的记载,却不相同。
“两承奉伏尸哭,贼摔之去。
承奉呼曰:‘王死某不愿生,乞一棺收王骨,粉无所恨’。
贼义而许之。
桐棺一寸,载以断车,……”意思是说福王朱常洵时候,两名承奉(福王身边的侍从)趴在尸体上哭,李自成的义军揪住他们,让他们离开。
承奉挣扎着喊道:“福王已死,我们也不愿再活,只求一付棺木收容福王尸骨,我们就是粉身碎骨也无怨言。
”李自成义军见他们如此,便答应了他们的请求。
用一副桐棺装殓之后,放在一个破烂的架子车上……。
很显然,《明史》上虽然说福王死于李自成之手,但是并没有被煮食。

因为我认为,倘若李自成真的把福王和鹿一起煮食了,满清政府可以以此来丑化李自成的义军,从而彰显自己的正统,试问又怎么可能不记载呢?

参考:
关于这个事情可以多方面史料对比一下,不少人说《明史》没有这个记载,其实这个真有,《明史》在流贼传李自成中有记载,其文曰:“自成兵汋王血,杂鹿醢尝之,名“福禄酒””。

根据谈迁的《国榷》中的史料,貌似没有被煮着吃,上面写着“自成数责其失,遂弑之”,看来谈孺木的史笔是相当的谨慎的。
当时承奉崔升“守尸恸哭,乞賊一棺瘗之”,如果当场就被剁碎了,也就不用守什么尸了,不过不排除事后做福禄酒的可能。

关于福王被做成“福禄酒”的事《明季北略》和《明史纪事本末》也有记载,谈迁的《国榷》没记载,但也不排除有这种可能。
我更倾向的观点是福王确实被做成“福禄酒”了。

参考:
明神宗三子朱常洵,被封为福王。
其实明朝后期的藩王根本没有任何权利,朝廷给钱给地,让他们在封地自生自灭,如此偏安一隅,倒也落得个清闲自在,但是偏偏有一些人,贪婪无度,与民为敌。
朱常洵就是这样的人,在洛阳附近,朱常洵大肆搜刮民脂民膏,奸淫掳掠,样样精通,总之,地痞流氓会的他都会,地痞流氓没有的后台他也有。
在位期间,民怨沸腾,都说他来了,天高了三尺。
1641年,李自成打到这里,福王带领女眷逃跑,只留下世子守城,世子也不傻,一看都跑了他也弃城而逃。
不久,福王府便被攻破,李自成大军很快就找到了吓得瑟瑟发抖的福王朱常洵。
此时的福王大约二百来斤,吓得磕头如捣蒜。
看到这个平时无恶不作的福王,众人怒火中烧,提议把他剥光了煮了吃。
于是,架起一口大锅,把里面放上各种香料和鹿肉,把福王放进去煮了吃了,名曰“福禄宴”。

参考:
关于福王,朱长询的死史书中没有详细点的记载。
只是知道他是死在了,李自成之手。
野史和民间传说,都说他是被李自成煮着吃了?

本身就有不少的漏洞,毕竟是吃人肉,(当然了在万般无奈时也有过)但是,打开了洛阳城物资,至少是不是特别的匮乏了,怎么还会吃人肉?
毕竟是人!吃人肉的都是被逼无奈才会作出来的!这样的描写除了加深李自成的残暴以外?
还能够有什么?


参考:
朱常洵是明神宗朱翊钧的第三个儿子,15岁被封为福王,封地在河南。
1641年3月,李自成率农民军攻破河南洛阳,朱常洵被活捉,随后被处死。
关于朱常洵是怎样被杀的,民间一直有多种说法。
甚至有传言说,朱常洵是被李自成的军队煮熟,制成“福禄汤”,让众人分食的。
那么,朱常洵究竟是怎么死的呢?
(朱常洵剧照)要探究其死因,我们有必要先来了解一下朱常洵其人。
一、朱常洵差点成为太子。
朱翊钧的皇后王氏,是他的原配,但膝下无子。
朱翊钧在一次情不自禁的情况下,宠幸了一个宫女,结果这个宫女就怀上了孩子,也就是后来的长子朱常洛。
按照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 “有嫡立嫡,无嫡立长” 的祖训,朱常洛理所应当成为太子。
由于朱常洛出身卑微,虽身为长子,朱翊钧根本就不打算立他。
而朱常洵的生母郑贵妃极得朱翊钧的宠爱,朱常洵在朱翊钧的眼里,也比朱常洛贤能(实际上远不如)。
因此朱翊钧迟迟不立太子,暗自打算立朱常洵。
为此,还和内阁大臣较劲,导致自己30年不上朝。
后来在祖训和大臣的双重压力下,朱翊钧迫不得已,才把朱常洛立为太子。
封朱常洵为福王。
(朱常洛画像)二、朱常洵隆恩优渥,骄奢淫逸。
按照规矩,朱常洵成年后就应该前往封地任职,但朱翊钧仍然把朱常洵留在身边多年,直到大臣们反复上奏,朱翊钧才恋恋不舍地让朱常洵到了河南。
为了补偿福王,朱翊钧几乎倾其所有。
不但在其大婚时,耗费银两30多万,还花费数十万两为其广建府邸。
朱常洵仍不满足,向朱翊钧索要张居正的府宅,朱翊钧也满口答应。
30岁的朱常洵出京就藩时,朱翊钧大方地一次性拨给良田2万顷。
由于河南土地不够,朱翊钧还下令从临近的两省增补。
甚至不惜动用朝廷的军饷,将河东一代的官盐,都悉数交给朱常洵私自销售。
朱常洵倚仗父皇的宠爱,在封地上为所欲为,终日声色犬马,纵情歌舞。
唯一能激发他兴趣的只有两件事:一是女人,二是吃喝。
“常洵日闭阁饮醇酒,所好惟妇女倡乐”。
此时,恰逢农民叛乱如火如荼,百姓饱受战乱之苦,民不聊生。
人祸未平,天灾又至,“河南大旱蝗,人相食,民间藉藉”。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朱常洵居然把自己养成了300斤的大胖子。
百姓怨声载道,“谓先帝耗天下以肥(福)王,洛阳富于大内”。
兵部大臣吕维祺建议朱常洵出资助明军平叛。
但朱常洵一毛不拔,充耳不闻,照旧整日莺歌燕舞,吃喝玩乐。
(朱翊钧画像)三、朱常洵后来是怎么死的?
1641年,闯王李自成的大顺军势如破竹,兵临洛阳城下。
朱常洵才迫不得已拿出钱财招募兵士抵抗。
这样的一群乌合之众,如何能挡住李自成的虎狼之师,洛阳城被迅速攻破。
朱常洵在两个随从的掩护下,逃到郊外,藏匿于迎恩寺中,后被大顺军活捉。
关于朱常洵怎么死的?

”正史中只看到了这些只言片语,没有更为详尽的记述,但也没有明确提到他是被大顺军烹煮了。
明末清初学者彭孙贻在其著作《流寇志》中提到了朱常洵的死:“闯贼迹福王所在,执之。
王见自成,色怖乞生。
贼置酒大会,脔王为俎,杂鹿肉食之,号福禄酒。
”意思是说,朱常洵被李自成抓获后,跪在地上苦苦求生,希望饶他一命。
于是,李自成命人割下了朱常洵的一块肉,和着鹿肉一起下酒。
由此可见,就算是煮食,也并非将他整个儿煮。
最血腥的说法来自野史。
说李自成痛恨朱常洵骄奢淫逸,不恤民情。
于是,先将朱常洵痛打40大板,仍不解气,遂命人支起大锅,杀掉几头鹿,将朱常洵300斤的肥硕身躯和着鹿肉,炖煮成“福禄汤”,犒劳士卒。
(李自成像)那么,三种说法,哪一种是真实的呢?
第二种说法应该更接近事实。
为什么呢?
一是李自成的部队虽然是农民起义军,但在攻破洛阳城后,福王府中的巨额财富,足够犒劳士卒,煮食活人,那是要受人唾弃的。
二是朱常洵和李自成并无深仇大恨,而且农民军在攻克洛阳时,几乎没有多少损失,李自成犯不着这样做。
三是野史里的说法,大都来自清朝,不排除清人为抹黑前朝而采取了艺术加工的手法。
最有利的证据,出现在1924年,朱常洵的圹志(也就是“墓志铭”)在孟津县现身,上面不但记载了朱常洵在李自成兵临城下时,重金募兵的抵抗行为,还介绍了朱常洵的墓地所在。
既然有墓地,自然不可能被煮吃了。
(参考资料:《明史》)
参考:
遗憾的是,朱常洵确实被煮食惨死。
史料来源毕竟广泛,无论正史还是野史,差别只在于细节丰富度不同。
↑福王朱常洵可比这画像胖多了先说正史:《明史·卷三百九·列传第一百九十七》:十四年正月攻河南,有营卒勾贼,城遂陷,福王常洵遇害。
自成兵汋王血,杂鹿醢尝之,名“福禄酒”。
也就是说,在崇祯十四年(公元1641年)正月二十一日,李自成攻陷了河南洛阳,杀掉了朱常洵和前南京兵部尚书吕维祺,福王朱常洵宫邸内的一百余人妃嫔及仆人要么自杀,要么被处死。
这就是乱世,跟着福王未必享福,但却一起奔赴了黄泉。
当然,最惨的是朱常洵,李自成把他杀死后,命人割其肉,与皇家园林里的梅花鹿一同烹食,并和下属将官一起分食,美其名曰“福禄宴”,又称“福禄酒饭”。
再看一些杂史记载,《明季北略·卷十七》详细描写了朱常洵守城及城破后的情况,当时李自成大军进围洛阳,福王朱常洵富有天下,耗巨资招募死士力战死守,杀伤闯军众多。
然而总兵王绍禹麾下有几百兵士当了内应,杀死守城门的兵将后大开城门,结果闯军涌入,城破。
朱常洵挺着300多斤的体重,和自己的儿子从城墙另一侧爬下逃走。
李自成屠城并焚烧福王府,福王府积攒的巨大财富成为李自成以后几年军费的主要来源。
李自成派兵找到了朱常洵和吕维祺藏身之处,吕维祺告诉朱常洵:“请你自重身份,不要受辱”,暗示朱常洵自杀殉国,然而朱常洵怕死,卑躬屈膝向李自成投降,李自成大骂朱常洵犯下的各种罪过,命手下人处死朱常洵,刽子手拍了拍朱常洵的一身肥肉,笑着说:“真是一块好肉啊!”死后闯军给朱常洵称了体重——重达360斤,然后把朱常洵肢解切割成块,和皇家园林里的梅花鹿一起,炖了一大锅“福禄宴”。
其他史料记载相差不大。
↑ 万历皇帝宠坏了他最爱的儿子,慈父多败儿的典型代表值得一说的是朱常洵这
朱常洵是明神宗万历皇帝的三儿子,其母是万历皇帝宠爱的郑贵妃,万历皇帝本打算立福王朱常洵为太子,但遭到大臣们的强烈反对,最终不得不立皇长子朱常洛(即后来的明光宗)为太子,但作为怨念和报复,万历皇帝几十年时间里拒绝上朝,哎,就为了这个360斤的胖儿子,闹的这么惊天动地。
朱常洵的儿子朱由崧在崇祯皇帝自杀之后,在南京即位,改元弘光,建立了南明政权,然而在位仅仅一年,就被清军俘获,送往北京处死。
万历皇帝宠朱常洵,常常大手笔赏赐,再加上朱常洵自己横征暴敛,搜刮民膏,几十年来积攒财富无数,民间对此非常有怨言,称是先帝(万历)耗天下以肥(福)王,洛阳富比皇城。
到最后,一切化做一顿福禄宴,算是咎由自取,报应不爽吧。

参考:
明朝末年的福王被李自成煮了,这个事只是传说,没有记载。
怎么看这事呢?
其实,明末不只是福王,朱元璋的后代都被屠杀的差不多了,那时的农民起义军,所到之处,先屠杀当地的朱元璋后代,然后屠杀官府。
所以,朱元璋后代数以万计或者更多的大小王爷,有的不是王爷,都被屠杀了。
所以,福王这样名气很大的王爷,被杀是很正常的。
至于福王是不是煮了,或者是其他什么死法,在那个乱世末世,什么都有可能。
至于福王是不是被吃了,要知道,李自成的起义军大多是饥民,饥民即使不参加农民起义军,也是什么都可以吃的,因为饥民没有吃的,都是随时饿死的人,所以,这些饥民组成的队伍,吃人吃福王也是正常的。

参考:
据史书中记载,福王死法分有福禄宴和无福禄宴两种,不管有福无福,但可以肯定福王朱常洵不正常死掉,而有福禄宴这种吃人的方法却实让人倒胃口,但也说明了百姓有多恨朱常洵。
《绥寇纪略》记载:福王朱常洵在各处抢夺土地,仅数年间在河南就圈地一万两千多顷,而在湖广、山东也有两万顷。
《汜志》记载:汜水两河岸被朱常洵霸占三百顷土地作为赡养田,并要求农民的收成要分三成给他。
后来黄河改道,田地被毁,但朱常洵却依然收租,农民被逼的只能卖妻卖子,纷纷逃散。
《邓州志》记载:崇祯七年后土地连年干旱,无法耕种,但朱常洵还是逼租,没有钱上交的农民被朱常洵手下殴打,佃户们有的出外乞讨还债、有的被逼走投无路只能自杀。
明朝的诸王中并不是只有朱常洵这样,因此李自成攻克禹州后,徽王在城中十七家血脉,被全部斩杀;
山西大同宗室四千多人,也被李自成破城后杀绝。
所以,农民们出于对福王朱常洵的恨,把他煮了吃,也不是没道理的。
明史和清史的记载不一样,清修的明史说只是杀死,明史却记载他被煮食清修《明史.列传第八》记载:李自成起义逢河南闹蝗灾,百姓无粮,导致人吃人,军队经过洛阳时,百姓们纷纷举报说福王的家里金银堆积如山,粮食满仓。
南京兵部尚书吕维祺听到后很害怕,便告知福王,福王却满不在乎。
后来洛阳的守军跟义军合作打开城门,朱常洵跑到寺庙躲避,结果第二天被义军找到,杀死在寺庙,有两人埋了他的尸体,后来崇祯又命当地的官府厚葬。
而《明史.列传第一九七》记载:义军攻入城后,福王逃跑,后被活捉,兵部尚书吕维祺劝他投降,福王不听,义军要杀他,但福王有三百多斤重,于是义军们置办酒席,用他的肉和鹿肉一起做成菜,号称福禄酒宴。
吕维祺在见到义军煮食了福王后,吓的精神失常满嘴乱骂,最后也被义军杀死。
对于两本史书的记载,这里就产生了两个结果:福王被吃了,百姓说福王的墓葬只是衣冠冢或吃剩下的尸骨,然后被士子们记录了下来,而清修明史为了保住皇家脸面,便没有记载福禄宴之事。
福王没被吃,福王下葬的时候那些负责记录的士子们大多在南方没有北返,他们更相信这是传言,处于对农民军的厌恶,他们更相信这只是谣言,所以也没有记载福禄宴之事。
但据史书《鹿樵纪闻》、《绥寇纪略》、《花村谈往》、《斌退随笔》、《寄园寄所寄》、《明儒学案》、《明史纪事本末》、《明史.卷三百九.列传第一九十七》中全都有记载福王尸体被吃、或割下肉和血被李自成和百姓、义军和着鹿肉分吃。
再加上当时自然灾害,百姓无粮,以及对福王朱常洵的仇恨,李自成军队的政治宣传,我有理由相信,福王朱常洵是被众人做成福禄宴吃掉了。

参考:
长期以来人们一直认为福王朱常洵被李自成做成了“福禄酒”,直到1986年明朝福王朱常洵的圹志(墓志)被发现,这个谜团才最终得到解决。
圹志大概如下
当时,李自成的农民军攻克了所在的府城,军民逃亡,福王挺身而出,指贼大骂,慷慨就义,府中还有百余人一同赴死。
不过考虑到碑文是福王儿子南明皇帝弘光帝朱由菘所撰写的,很多内容肯定是美化他爹福王朱常洵的。
朱常洵平时依仗是皇帝的至亲,到处作威作福,兼并土地,危害地方。
不过碑文的记述其实解决了福王最后是如何死亡的,以及是尸首的去向。
再看看正史中是如何记载的,《明史》中记载朱常洵藏到迎恩寺,最后被发现而被杀。
他手底下的两个仆人愿意以自身的性命来换取收葬福王,农民军觉得他讲义气,所以就答应他了。
明史虽然被篡改了很多,但是大部分的东西还是翔实可信的。

参考:
福王没有300斤,只有280斤,但是对于中等身材的他来说,已经是胖中之王了。
在古代,体重可以定阶级,凡是肥胖的,不是财主就是皇子。
不管怎么说,福王朱常洵有福是名副其实的。
福王的封地在河南洛阳,洛阳是九朝古都,经济繁荣,能把洛阳当封地的王爷,绝对是王爷群体中的佼佼者。
朱常洵如此得宠,并非是自己多么优秀,而是他母亲太给力了。
俗话说母因子贵,用到这里应该是子以母贵。
朱常洵(1586)出生的时候,上面已经有了一个哥哥朱常洛,比他大了6岁。
按照封建社会嫡长子接班的祖制,皇长子朱常洛当太子是板上钉钉的事 。
但是神宗朱翊钧(万历皇帝)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是要打破祖制,非要立次子朱常洵为太子。
不是因为朱常洵多么有才,而是因为其母亲不是一般人。
朱常洵的母亲郑贵妃仪态万方,举止端庄,文静优雅,让万历皇帝爱不释手。
芥末拌凉菜,万历皇帝就喜欢这种类型的女人。
所以他爱屋及乌,对郑贵妃生下的儿子也奉若至宝,非要立其朱常洵太子。
按说皇帝权力无边,想立谁为太子轻而易举,可是万历皇帝不但没有如愿,还惹了一身骚。
究其原因是因为除了朱元璋和朱棣,明朝皇帝都非常窝囊,什么事都要被大臣摆布。
比较典型一个例子是,明世宗朱厚熜(嘉靖皇帝)上台后,为了安排自己已故的老爹牌位供进太庙,遭到了群臣的轮番进攻。
更有甚者,100多个官员组团在宫门外向皇帝发难,非要嘉靖皇帝收回成命。
直到皇帝背水一战,打死了十几个官员,才取得惨胜。
但是他的孙子万历皇帝是黄鼠狼下老鼠一窝不如一窝,他没爷爷辈那么霸气。
当他把立次子朱常洵为太子的想法透露出去后,大臣们立刻全力以赴,开始对万历皇帝大打车轮战,进行不懈斗争。
他们轮番给万历做思想政治工作,而且一哭二闹,用尽各种下三烂的手段,逼迫万历就范。
为了达到目的,万历皇帝也豁出去了,他撤掉了四个首辅,拿掉了十几个中央部级官员、撤职。
但是大臣们一个个像中了邪一样,前仆后继。
经过十多年的长期斗争,万历皇帝支撑不住败下阵来,向大臣妥协,立朱常洛为太子。
万历皇帝因此伤了自尊,赌气二十多年没有上朝。
在此期间,他自暴自弃,吸毒泡妞,不再批阅中央文件,也不再过问国家大事,甚至也不管官员任命。
如此一来,正中官员下怀,大家巴不得万历靠边站,当个名誉皇帝。
好在官员们没有二心,明朝国家机器得以正常运转。
万历没有立次子常洵为福王,觉得亏对不起他。
就告诉次子说:除了太子不能当,其它的,你要什么,父皇都可以给。
万历皇帝说到做到,福王大婚时,为给儿子建造婚房,耗资30万;
举行婚礼的时候,又拨出专款数十万,金银珠宝十几车。
刚封王的时候,他大笔一挥给了儿子四万顷土地,超出常规地亩的数倍,连福王本人也看不下去,辞掉了一半。
但是万历害怕儿子受穷,偷偷派人将湖广、山东的土地也划拨给了次子。
——下诏赐庄田四万顷。
所司力争,常洵亦奏辞,得减半。
中州腴土不足,取山东、湖广田益之。
不仅如此,淮河的盐政收入,四川的盐政和茶叶收入,福王也曾染指。
福王还在自己的辖区开店,向老百姓兜售专卖物资以牟取暴利,百姓敢怒不敢言。
万历执政时期,发生了首辅张居正贪污案,张被抄家后,非法所得本该收缴国库的,但被直接运到了福王那里。
万历在任期间,大肆派遣税吏、矿使,从下面小金库收缴了很多资金,总额上亿。
这些资金本来也该放到国库,但是万历大笔一挥,这些钱大多被福王笑纳了。


上一篇:为什么鬼谷子的两个高徒下山后都首先选择在魏国就业呢 下一篇:没有了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