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惠

《红楼梦》中北静王是一个怎样的人

红楼梦中有一人物,身份尊贵,但性格极为谦逊,虽是男子,曹公却没有像对待普通男子那样贬低痛斥,而是塑造了这样如清风朗月般的人物,就连宝玉都自叹弗如。 他,就是北静王,名水溶。 这一人物,在红楼梦第十四回秦可卿隆重风光的丧礼上出场,为秦可卿特设路

红楼梦中有一人物,身份尊贵,但性格极为谦逊,虽是男子,曹公却没有像对待普通男子那样贬低痛斥,而是塑造了这样如清风朗月般的人物,就连宝玉都自叹弗如。
他,就是北静王,名水溶。
这一人物,在红楼梦第十四回秦可卿隆重风光的丧礼上出场,为秦可卿特设路祭,在路旁高搭彩棚,设席张筵,和音奏乐,哀悼吊唁。
原来这四王,当日惟北静王功高,及今子孙尤袭王爵。
现今北静王水溶年未弱冠,生得形容秀美,情性谦和。
近闻宁国公冢孙媳告殂,因想当日彼此祖父相与之情,同难同荣,未以异姓相视,因此不以王位自居,上日也曾探丧上祭,如今又设路祭,命麾下的各官在此伺候。
自己五更入朝,公事一毕,便换了素服,坐大轿鸣锣张伞而来,至棚前落轿。
路祭,小编专门查了一下:传统习俗,出殡时,亲友在灵柩或丧车经过的路旁设香烛纸钱以及供品祭奠、祭拜,如果举行路祭者是在出殡队伍中随行的人员之外,那此人此举是表达对亡者的非常崇高之敬意。
水溶祖上与贾府世交,在与贾家往来间,并未以王位自居,未及弱冠,那就是还未满二十岁,为人谦逊有礼,真的是谦谦君子呀!北静王水溶头上戴着洁白簪缨银翅王帽,穿着江牙海水五爪坐龙白蟒袍,系着碧玉红鞓带,面如美玉,目似明星,真好秀丽人物。
(红楼梦原文)帽子上是二龙戏珠,果真是面如美玉,目似明星曹雪芹,在书中交代贾宝玉对于水溶的态度:贾宝玉素厌官僚权贵,但平日闻得北静王风流潇洒,不为官俗国体所缚,每思相会,所以相见之下,彼此都有惺惺相惜之意。
可以这么说,如斯之人,必是曹雪芹敬仰信服之人。
作为北静王这样尊贵的身份,当贾府众人拜见之时,亲自扶起,毫无倨傲之意;
身处官场,不为官场污秽所束缚,不显官威,不流于世俗,乃风流潇洒之人!北静王特意召见宝玉,对通灵宝玉\"称奇道异\"了一番,夸奖宝玉果然如\"宝\"似\"玉\",\"真乃龙驹凤雏\",并把皇上亲赐之鹡鸰念珠一串赠与宝玉。
从此处可见,水溶交友依自己的喜好,乃真性情也!很多红学家认为,水溶的原型,是雍正之弟、怡亲王允祥。
怡亲王历史上,很受雍正的信任,雍正亲书“忠敬诚直勤慎廉明”八字匾额赐予他,死后,雍正亲临,并且赞他是“自古以来,无此公忠体国之贤王”,可见其人物性格。
一个“贤”字,与曹雪芹文本中的北静王的白璧无瑕,格外相称。
再加上《红楼梦》第十四回也写了北静王之“贤”:那宝玉素日就曾听得父兄亲友人等说闲话时,赞水溶是个贤王,且生得才貌双全,风流潇洒,每不以官俗国体所缚。
也有的红学家认为,北静王原型是乾隆第六个儿子永瑢,名字上面挺像的,去掉一些笔画,就成了“水溶”,但是在历史上,永瑢的年纪有些不符合。
其实不管,北静王原型是谁,都不能否定他君子如玉、光风霁月的形象,不似其他男子的“浊臭逼人”,从曹公字里行间,无论是容貌,还是性格,我们都可以发现他对北静王水溶极为称颂。
而且,现今有些红学读者,希望北静王和林黛玉在一起,还喊出了“溶黛”的口号,不过这些都是人们心中的美好向往罢了。

参考:
如果对87版红楼梦稍有注意,应该会发现北静王和柳湘莲是由同一个人饰演的,他就是现在依然还活跃在大荧屏的侯长荣。
北静王在原文中出场的时间并不多,但是他却让人印象深刻,不是因为他相貌堂堂,而是在于他就是高配版的宝玉。
宝玉已是天下第一富贵闲人,他的生活已经让许多人羡慕不已,可北静王的生活是宝玉都遥不可及的,他也是红楼梦里唯一正面出场的王爷,且与宝玉关系不一般。
第一、良好的教养和优渥的家世,让贾政都对他刮目相看北静王是红楼梦里王爷群中最为年轻的王爷,都还没有到二十岁,但是他优渥的家世和良好的教养却让一贯挑剔的贾政都是他刮目相看。
北静王来参加秦可卿的葬礼,贾珍急命前面驻扎,同贾赦贾政三人连忙迎来,以国礼相见.水溶在轿内欠身含笑答礼,仍以世交称呼接待,并不妄自尊大.贾珍道:“犬妇之丧,累蒙郡驾下临,荫生辈何以克当。
”水溶笑道:“世交之谊,何出此言。
”遂回头命长府官主祭代奠.贾珍、贾政和贾赦等贾府族长和长辈因为知道北静王前来为秦可卿路祭,都赶快来见礼,可是北静王却很低调也不尊大,反倒表现得十分谦和。
贾政几次上前谢恩,不仅仅因为理当入此,更因为他觉得北静王人品贵重。
贾政对北静王的看重还在于另一个方面,北静王见到了宝玉,知道他和自己是同道之人,于是当着贾政的面说了一通赞美的话,其实只是想要宝玉常常到他的府邸玩耍。
贾政如何不知道北静王的小孩子心性,可他欣赏北静王的为人和做派,于是便欣然应允。
后来宝玉出门有事就拿北静王做借口,可见贾政是常常让宝玉去北静王府走动的。
北静王来参加宁府葬礼已尽本份,本可以不必如此多礼,而且贾府请他回轿时他也可以趁势答应,可是北静王没有,他没有借着身份摆谱,而是把每件事的礼数都做周全。
于是贾赦,贾珍等一齐上来请回舆,水溶道:“逝者已登仙界,非碌碌你我尘寰中之人也.小王虽上叨天恩,虚邀郡袭,岂可越仙而进也?
\"贾赦等见执意不从,只得告辞谢恩回来,命手下掩乐停音,滔滔然将殡过完,方让水溶回舆去了。
由此可知,北静王为人做事不仅礼节周全,且言语恭谨,他能够得到贾政的青睐也不是空穴来风的。
第二、他是宝玉的好友和人生导师,一样的不合时宜,一样的玩世不恭书中对北静王的正面描述没有很多,但是我们可以通过他和宝玉的交往从中知道,北静王就是高配版的宝玉,他其实骨子里就和宝玉是一样的人。
一样的不合时宜,一样的玩世不恭,一样叛逆,一样的在这个复杂的世界里简单的活着。
宝玉不喜欢出仕为官,北静王也从来不被前途世俗纷扰,他们不是不喜欢读书和认真生活,他们只是不想要变成没有思想和精神的“国贼禄鬼”,他们可以碌碌无为,但是绝对不可以成为那样的人。
北静王已经成年可以自己开府,因此他在府内聚集了一群志同道合的门客,大家在一起不只是玩乐,也可以相互交流世事和学问,宝玉常常去找北静王玩。
北静王为人处事的风格也潜移默化中影响着宝玉,他也成了宝玉最好的老师和朋友。
且能看上宝玉的人品,并欣赏他的处事风格,可知北静王也不是世人眼中争名夺利的王爷,因此也才会得到宝玉的认可,曾先后多次去他府上。
北静王第一次见宝玉就赠给了宝玉皇上赏赐的鹡鸰香念珠,后来还送给宝玉一套雨天可便宜穿着的蓑衣,这两件礼物十分稀奇,可见他对宝玉的看重和喜欢。
第三、和宝玉一样,对女子看重且尊重除了品貌风流,北静王还有一个特别好的品格,就是他十分的尊重女孩子。
在古代妾室的地位是十分低下的,虽然她们有半个主子的尊荣,但是她们实际上的地位还不如一个有权有势的大丫头,这个从赵姨娘和袭人的例子上就可以看出来。
在古代妾室只是男主人的一个玩物,她们的生死没有人在乎,也没人关心。
她们是家人卖给别人家的人,如果她们得势,家人要把她们当作摇钱树,如果她们失势,便被家人遗忘和抛弃,生为妾室的女子实在命运悲苦。
常人不见她们的辛苦和为难,但是北静王对自己妻妾却很好。
北静王的一个要紧妾室去世了,他会悲痛欲绝,这也不难看出北静王对女孩子的长情和尊重。
宝玉在凤姐生日时外出祭奠金钏儿,回来却拿北静王找了个理由,他说“北静王的一个爱妾昨日没了,给他道恼去。
他哭的那样,不好撇下就回来,所以多等了一会子。
”虽然这是谎言,但从宝玉的话中,也许之前北静王真的有一个爱妾去世。
以北静王与宝玉相近的人品,可知,他对女子应该也是非常看重且尊重的。
作者:陌游常乐。


参考:
这北静王很多红学家瞎猜了一百年都猜不对,就是不往正地方猜。
北静王名字很奇怪,叫水溶。
便观康熙子嗣乃至清朝皇亲王爷都没有和这个名字靠边的。
但是有一个人封王名字很讲究,那就是康熙四阿哥雍亲王胤禛,也就是后来的雍正皇帝。
为什么北静王就是雍亲王胤禛呢?
且看山石道人细细讲来。
《红楼梦》书中第十五回描写北静王:现今北静王水溶年未弱冠,生得形容秀美,情性谦和。
因当日彼此祖父相与之情,未以异姓相视,因此不以王位自居。
宝玉举目见北静王水溶头上戴着洁白簪缨银翅王帽,穿着江牙海水五爪坐龙白蟒袍,面如美玉,目似明星,真好秀丽人物。
宝玉忙抢上来参见,水溶连忙从轿内伸出手来挽住。
见宝玉戴着束发银冠,勒着双龙出海抹额,穿着白蟒箭袖,围着攒珠银带,面若春花,目如点漆。
水溶笑道:“名不虚传,果然如‘宝’似‘玉’。
”看北静王年未弱冠,古代二十岁称“弱冠”,也就是不到二十岁,作者很狡猾,即不明说北静王多大,也不透露此时宝玉年纪,俩人年岁相仿。
因当日彼此祖父相与之情,未以异姓相视,因此不以王位自居。
俩人的祖父有交情,所以不以异姓看待,可说是同姓相待,作者隐晦之处如此混过。
所以不以在宝玉面前以王位尊严自居。
因为宝玉是太子胤礽,自己虽封了郡王,也不以尊卑相论。
再看两人穿戴,都是银冠蟒袍,作者故意将两人的穿戴样貌都描述一番,放在一起对比,最后隐晦的表了一句果然如‘宝’似‘玉’,俩人都是皇子,如‘宝’似‘玉’。
暗示俩人身份一样,一个太子一个亲王。
雍亲王胤禛年轻时再看:北静王因问:“衔的那宝贝在那里?
”宝玉见问,连忙从衣内取了递与过去。
水溶细细的看了,又念了那上头的字,因问:“果灵验否?
”贾政忙道:“虽如此说,只是未曾试过。
”水溶一面极口称奇道异,一面理好彩绦,亲自与宝玉带上,又携手问宝玉几岁,读何书。
宝玉一一的答应。
因二人嫡庶有别,宝玉自幼养在宫内,北静王养在宫外,素未谋面,但俩人互相都听说过对方,因为俩人都是贾政一个老爹。
终于兄弟俩见面,北静王最好奇的是宝玉的标志“通灵宝玉”也就是传国玉玺,看过之后称奇道异,最后又亲自与宝玉佩戴上,说明北静王对于传国玉玺的权力好奇,却并不觊觎皇权,因为此时北静王“不以王位自居”。
历史上的四阿哥胤禛最早也是与太子胤礽交好,是支持太子的人处处为太子出谋划策,辅助太子监国。
直到后期太子被废,才蓄谋夺嫡之心。
胤禛和太子的决裂,起于国库空虚(贾府内囊倾尽),追比欠款(八爷胤禩总理内务府时期,借出去一千三百万两),胤禛与太子政见不同,太子依仗权威倾轧,终至二人决裂,此事可以参考《雍正王朝》部分剧情。
贾政原型即是康熙宝玉与北静王见过之后,接下来北静王水溶与贾政的对话就隐晦极多了,看书中描写:水溶见他语言清楚,谈吐有致,一面又向贾政笑道:“令郎真乃龙驹凤雏,非小王在世翁前唐突,将来‘雏凤清于老凤声’,未可量也。
”贾政忙陪笑道:“犬子岂敢谬承金奖。
赖蕃郡余祯(余,我,‘祯’通胤禛的‘禛’,暗射‘北静王我的祯’),果如是言,亦荫生辈之幸矣。
”(‘荫生辈’皇恩庇护下的这一辈人,此处应指代贾政庇护下的兄弟二人)水溶又道:“只是一件,令郎如是资质,想老太夫人,夫人辈自然钟爱极矣,但吾辈后生,甚不宜钟溺,钟溺则未免荒失学业。
昔小王曾蹈此辙,想令郎亦未必不如是也。
若令郎在家难以用功,不妨常到寒第。
小王虽不才,却多蒙海上众名士凡至都者,未有不另垂青目。
是以寒第高人颇聚。
令郎常去谈会谈会,则学问可以日进矣。
”贾政忙躬身答应。
水溶与宝玉素未谋面,却对于宝玉极受溺爱的生存境况了如指掌,‘昔小王曾蹈此辙’,说明北静王水溶也曾颇受溺爱,与宝玉类似,而终究嫡庶有别,北静王一直在宫外生活,不及宫内的环境优越,所以发奋较早,府内高人颇聚。
那么北静王的府邸在哪呢?
且看山石道人后文细细说来。
最能说明北静王身份的段子是其送给宝玉的见面礼:北静王又将腕上一串念珠卸下来,递与宝玉,道:“今日初会,仓卒无敬贺之物,此系圣上所赐鹡鸰香念珠一串,权为贺敬之礼。
”宝玉连忙接了,回身奉与贾政。
贾政带着宝玉谢过了。
鹡鸰香念珠关于鹡鸰香念珠有史料记载:雍正九年御医为迎合雍正帝香道养生之喜好,特精选中药材配制成香珠献之。
雍正帝佩戴此珠后,发现其“幽香四溢、沁人心脾”,令人“神清气爽、血脉通畅”,大喜之后就钦定其为皇族御饰并取《诗经》中长寿神鸟——鹡鸰而命名为鹡鸰香念珠。
自此以后清朝历代皇帝均随身佩戴各种形式的此品,并将其作为宝物恩赐于人。
由于鹡鸰之名也蕴含兄弟情深之意,皇帝在赏赐鹡鸰香念珠与某位臣子时亦有表示希望结交金兰之好。
脂砚斋在边上有一句批语:“盖作者实因鹡鸰之悲、棠棣之威,故撰此闺阁庭帏之传。
”历来,文人墨客都把“鹡鸰”和“棠棣”比作兄弟之情。
可以说这“鹡鸰香念珠”就是雍正的标志之一,而这北静王就是后来的雍正皇帝,当时是康熙的四阿哥胤禛,因为是庶出,所以养在宫外,不似贾宝玉胤礽嫡出养在宫内。
所以胤礽和胤禛从小没见过,只有在秦可卿的葬礼上四王八公都到了才有机会结识,还是康熙皇帝贾政亲自引荐他俩认识的,北静王见面就送贾宝玉这样的礼物是为兄弟之情以结金兰之好。
‘今日初会,仓促竟无敬贺之物,此系前日圣上亲赐鹡鸰香念珠一串,权为贺敬之礼。
’很多红学家都指责北静王送贾宝玉皇上亲赐的“鹡鸰香念珠”是欺君罔上的行为。
其实红学家们都没读懂红楼。
北静王胤禛送贾宝玉胤礽代表兄弟之情的康熙皇帝贾政亲赐的“鹡鸰香念珠”,贾政引荐兄弟二人相识,并且互敬互爱表达兄弟之情乃是正理,何来欺君罔上。
太子胤礽与康熙此贾政为康熙,宝玉为太子胤礽,北静王为雍亲王胤禛,父皇引荐素未谋面的嫡庶皇子兄弟相见,并接金兰之好,正是父慈子孝,兄友弟恭最好的场面。
历史上胤禛也是支持太子胤礽的最有力兄弟。
那为什么雍亲王胤禛,也就是后来的雍正,作者胤礽给他起北静王水溶这么奇怪的名字呢?
《红楼梦》北静王根本没什么阴谋论,其原型就是雍亲王胤禛“雍”者主“水”,水被壅塞而成的池沼,即“溶”为一体,取团结,和谐,和睦,“水溶”即意在皇族众多,溶于皇祇一体,团结和睦之意。
而北静王的“静”,即是平静,和谐的意思。
虽然隐含“争清”之意,也是拆字法隐去八十回之后的情节了。
“水溶”谐音“yong”。
那么为什么叫“北”静王呢?
红楼梦书中有东南西北四王,而尤数北静王与贾府关系密切,为后文重场戏登场做铺垫。
北静王在前八十回中仅两次出场,第一次是秦可卿出殡,而第二次出场在《红楼梦》书中第五十八回,朝中大祭,贾家与北静王分赁大官宅院。
看书中如何写来:一日正是朝中大祭,贾母等五更便去了,先到下处用些点心小食,然后入朝。
早膳已毕,方退至下处,用过早饭,略歇片刻,复入朝待中晚二祭完毕,方出至下处歇息,用过晚饭方回家。
可巧这下处乃是一个大官的家庙,乃比丘尼焚修,房舍极多极净。
东西二院,荣府便赁了东院,北静王府便赁了西院。
太妃少妃每日宴息,见贾母等在东院,彼此同出同入,都有照应。
外面细事不消细述。
天坛为圆地坛为方这朝中大祭,起因是前一回书中讲的老太妃已薨,敕喻天下,举行国丧,皇家大祭有两个地方,一个是天坛,祭祀皇权天授,社稷江山;
另一个是地坛,祭祀“皇地祇神”,皇家先祖。
而此时的朝中大祭的地点就在故宫紫禁城之北的地坛。
此时老太妃薨逝,皇家国丧在地坛。
地坛下处(下来,南处)便是书中这大官之家,为什么贾家要和北静王分赁这处宅院?
因为此处即是康熙赐给四阿哥胤禛的宅院雍亲王府“雍和宫”。
也就是北静王水溶的王府所在地。
地坛下处雍和宫雍和宫雍和宫(The Lama Temple)位于北京市区东北角,清康熙三十三年(1694年),康熙帝在此建造府邸、赐予四子雍亲王,称雍亲王府。
雍正三年(1725年),改王府为行宫,称雍和宫。
雍和宫坐北朝南,全部占地面积为6.6公顷,据1950年统计,共有房661间,其中佛殿238间,康熙三十三年后为藏传佛教中心(乃比丘尼焚修,房舍极多、极净)。
其建筑风格非常独特,融汉、满、蒙等各民族建筑艺术于一体。
整座寺庙的建筑分东、中、西三路,中路由七进院落和五层殿堂组成中轴线,左右(东西)还有多种配殿和配楼,所以贾府和北静王府分赁东西配殿(东西两院)是贾政的意思,此安排实为贾家家事。
这雍和宫旧址原为明代内官监官房,到清代怎么会成为亲王府呢?
清朝政府有一种分府的封建制度,皇帝的儿子到一定年龄受封爵号后,就得由皇宫阿哥所即皇子的住处迁入新府,住入北京城里新建的王公府内,这就叫做“册封分府”。
清康熙三十三年(1694年),康熙帝在此建造府邸、赐予四子雍亲王,称雍亲王府,明代内官监官房(大官的家庙)成为皇四子胤禛的府邸。
而此处雍和宫在故宫紫禁城的北边,故而称“北”静王。
而“水溶”即是“雍”。
如此一来就解释了为什么贾家与北静王家走的这么近,而宝玉动不动就往北静王家跑,并非那些不懂红楼者乱评一气,什么北静王欺君罔上,意图谋反,拉拢宝玉致使抄家,也不存在高鹗伪续的北静王抄贾家的家,都是胡说八道的讹传。
《红楼梦》北静王根本没什么阴谋论,其原型就是雍亲王胤禛对,就是甄嬛传的那个雍正真正的北静王水溶即是雍亲王胤禛,北静王与贾府宝玉之间所有看似僭越、逆上之举,皆因人家是一家子,兄弟俩,正是父慈子孝,兄友弟恭的和谐场面。
让那些不懂装懂的红学家说的如此不堪,贻笑大方。

参考:
《红楼梦》是一部为闺阁昭传的小说,重点在歌颂大观园内一众女儿,小说里男性虽多,却多是污秽不堪者,曹雪芹有一句著名的论调,叫做“女儿是水做的骨肉,男子是泥做的骨肉”,男主人公贾宝玉说,自己见了女儿就觉得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
在男尊女卑的封建社会,曹雪芹能写出这样的文字,也算是石破天惊的异数了。
《红楼梦》里还有一位异数男人,同样的不流于俗,当然也不容于世,就是那位与贾宝玉交好的北静小王爷水溶。
水溶是《红楼梦》里比较特殊的一位男性,他几乎是完美的:容貌秀美,性情谦和,地位尊贵,学问出色。
北静王水溶和贾宝玉的第一次见面是在秦可卿的大殡上,也是四王里唯一亲自到场的一位。
水溶如此的礼贤下士,原因是当年祖上老王爷和宁荣二公相与亲厚,同难同荣。
贾府国公冢妇告殂,于是水溶小王爷亲来上祭,以示世交之谊。
水溶的这个动作证明他是一个谦逊而忠孝的人。
北静王与宝玉一见如故。
在此之前,宝玉早就听闻水溶是个贤王,早就想见见了,谁知水溶也是一样,早就想见荣国府那位衔玉而诞者,想家族这样的大事,一定是来了的。
于是,互相倾慕良久的二人见面了。
宝玉见到水溶的第一感觉是:好个仪表人材!水溶本来一直是坐在轿子里的,看到宝玉就下轿了,脱口说:“名不虚传,果然如‘宝’似‘玉’”。
接下来承诺一事:因北静王府海上名士高人多聚,宝玉可以常去谈会;
出现一物:将圣上亲赐鹡鸰香念珠转赠宝玉。
这两处极为重要!北静王这个动作透出了一个很重要的信息:北静王最喜欢结交海上名士。
作者这里虽然说的不太直白,其实也算是说清楚了。
按说北静王作为皇族成员,处于权力核心地带,理应结交六部公卿、当代大儒,这才是整日考虑国事的重臣正确打开方式。
很显然,水溶平日家里并不是这些人,而是海上名士。
海上名士,就是类似于赖头和尚和跛足道人之类的化外之士。
仅此一点就可判断,宝玉和北静王的这番简单的见面和交流两人就引以为同道、惺惺相惜了。
后来宝玉的确常常的去北静王府,既然常去,自然是去了如鱼得水,相谈甚欢。
所赐“鹡鸰念珠”也有深意,“鹡鸰”代指兄弟,皇帝赐北静王当然是皇帝的高姿态,本来也是皇族同宗,但贵为王爷的水溶将代表皇帝深意的东西,随便就转赐了白身的宝玉。
在水溶,这是看重宝玉,对皇帝,未免不是一种随性和讽刺。
同样,后来他也将皇帝送他的“茜香罗”汗巾子送了蒋玉菡一个戏子。
这些个动作皇帝知不知道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这证明北静王和皇帝根本不是一路人,和皇帝不能同频共振,那么远离权力中心是早晚的事。
和北静王府交好的贾府就更不用提了。
这个也不能说是站队问题,因为贾府和北静王府的渊源很深厚,北静王失宠,贾府败落也只是时间问题。
北静王和宝玉其实是一种人,他们在思想上、性情上、做派上如出一辙。
小说后来其实已经告诉读者,北静王应该处于被排挤或者说逐渐不受重视了。
朝廷上真正得意之人是忠顺亲王,这一点从忠顺王府的长史官到荣国府态度倨傲的索要琪官就可以看出来了。
琪官和宝玉北静王交好,偷偷从忠顺府逃出,就充分证明这根本就是两派政治阵营。
《红楼梦》写的是一个腐朽没落的末世,得意的势力是忠顺府、仇都尉、贾雨村、孙绍祖之流,北静王在他的那个层面同样是无所作为的,所以,他结交天下名士,寻找精神的另一处皈依。
和《红楼梦》其他重要人物一样,北静王应该也是有现实原型的,最大的可能是清宗室——多罗克勤郡王岳讬的五世孙福彭。
福彭的母亲是曹寅长女曹佳氏,父亲是康熙雍正时期的重臣那尔苏,福彭其实就是曹雪芹的亲表哥。
福彭跨康雍乾三朝,雍正前期,袭郡王爵。
乾隆十一年,福彭病逝,年仅四十岁,曹雪芹失去最重要的依靠。
因为曹雪芹姑母的王妃身份,曹雪芹与福彭一家及其子弟来往颇多,也结交了不少王公贵胄。
所以,北静王也有可能是以其他人为原型的。
但屏山个人认为,这个人物也许是曹雪芹理想中的人物,是他在现实的基础上升华和拔高了的一个人物。

参考:
北静王:曹雪芹在《红楼梦》中极其称颂的,赞美的,敬仰的人,红楼梦中完美的人物。
他的出场:《红楼梦》第十四回----第十五回:现今北静王水溶年未弱冠,生得形容秀美,情性谦和。
因当日彼此祖父相与之情,未以异姓相视,因此不以王位自居。
那么他的原型是谁?
刘心武先生认为隐射两个历史人物永瑢和允禧!最大的证据是永瑢两个字各减一笔,就是北静王的名字是水溶。
永瑢过继给慎靖郡王允禧(乾隆的叔叔)为孙,“靖”“郡”这些字眼都与“静”很接近!但刘心武也认为北静王原型是永瑢,有些缺陷比如:永瑢乾隆第六个儿子的名字,永瑢乾隆八年(1743年)才出生,曹雪芹至少要比他大二十岁,曹雪芹构思与初撰《红楼梦》时,永瑢还是一个婴儿,并且永瑢是在乾隆二十四年(1759年)年底才过继给允禧为孙的(允禧在头年五月去世,去世时才有“靖”的谥号),那离曹雪芹辞世也就只有三年的样子。
所以他又指出北静王原型是两个永瑢和康熙的第二十一王子允禧。
说完了刘心武先生的观点。
那么我的观点:北静王的原型是曹雪芹的表哥,爱心觉罗 福彭!我的论证根据之一是北静王还有一个名字就是是世荣!在程本系统中,北静王的姓名无一例外地都是写作“世荣”;
在脂本系统中,北静王的姓名无一例外地都是写作“水溶”。
我觉得脂砚斋可能是为了保护爱心觉罗 福彭这一家族,也就保护曹雪芹自己;
改世荣为水溶。
爱新觉罗·福彭(1708年-1748年),克勤郡王岳托后裔,平悼郡王讷尔福之孙,已革平郡王讷尔苏之长子,第五任平郡王(铁帽子王之一)(1726年-1748年)。
其母嫡福晋曹佳氏为通政使曹寅之女,故福彭为曹雪芹之姑表兄。
世荣这一词,理解为世代荣耀,那么世代荣耀的郡王是谁,就是清代的铁帽子王。
清朝铁帽子王是指世袭罔替的王爵,它源于清朝的封爵制度,铁帽子王比一般的亲王享有更优厚的待遇和特权。
清朝共有12位承袭爵位无需降等的“铁帽子王”,其中八位是在清朝开国之初立下战功的皇亲宗室,因为他们功勋卓绝,所以获得世袭罔替的永久封爵,同时还享有配飨太庙的殊荣。
我们了解一下是那八位铁帽子,他们分别是:礼亲王代善(太祖子) 睿亲王多尔衮(太祖子) 豫亲王多铎(太祖子)郑亲王济尔哈朗(太祖侄) 肃亲王豪格(太宗长子) 庄亲王硕塞(太宗子)克勤郡王岳托(代善长子) 顺承郡王勒克德浑(代善孙)在这里我们还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代善”这个人是福彭的祖先;
他一个人得到了两个铁帽子王,一个是他的长子岳托得了一个克勤郡王,一个是他的孙子勒克德浑得了一个顺承郡王。
爱新觉罗·代善(1583年8月19日-1648年11月25日),满洲正红旗人。
清朝宗室大臣,清太祖努尔哈赤次子。
红楼梦恰巧也有一个代善,也就是贾代善,贾代善是家政的父亲,贾母的丈夫,贾代善也是红楼梦描写的完美的人物之一,这也可以说是一巧合,那么也可以看成曹雪芹对于表哥家的尊敬!回过头来说《红楼梦》讲,当时朝中有8公,8位公爵。
其中贾府就占了2个--宁国公贾演、荣国公贾源,这两个爵位也是可以世袭罔替。
正好对应历史正是爱心觉罗“代善”他一个人得到了两个铁帽子王。
而8位公爵对应了八个铁帽子王!!!雍正四年,福彭年仅十九岁,继为平郡王!这也是符合北静王世荣年未弱冠。
红楼梦中的东平王,西宁王,南安王,北静王四位郡王,三个是虚陪,把四个方位扔掉,重新排列就是“安宁平静“,一个意思,代表一个人;
能对应八个铁帽子王的王位的名字,只有平郡王,而平郡王的平字正好对应北静王的静字,组成平静一个词。
回过头来说宝玉,第十四回回前总批:【甲戌:宝玉谒北静王辞对神色,方露出本来面目,迥非在闺阁中之形景。
】第十五回:水溶见他语言清楚,谈吐有致,【庚辰眉批:八字道尽玉兄,如此等方是玉兄正文写照。
壬午春。
】个人觉得这个“本来面目”和“玉兄正文写照”,就是指“这个时候的宝玉”就是曹雪芹本人。
曹雪芹是和福彭同一辈分,是表兄弟;
在红楼梦中宝玉和北静王也是同辈分。
那么书中第十五回:世荣又将腕上一串念珠卸了下来,递与宝玉道:“今日初会,伧促竟无敬贺之物,此系前日圣上亲赐鹡鸰香念珠一串,权为贺敬之礼。
”鶺鴒:是一种喜欢栖息在水边的常见鸟类。
诗经《棠棣》有云:“常棣之华,鄂不韡韡……鹡鸰在原,兄弟急难。
”其中鹡鸰在原,兄弟急难的意思就是说一只鹡鸰鸟困在原野,它的兄弟都来相救。
自诗经以下,历代皆用棠棣和鹡鸰来比喻兄弟手足情深。
那么圣上送给世荣鹡鸰香念珠,是表示他皇帝和世荣的兄弟之情。
回到历史上就是福彭和乾隆的有着兄弟之情!!!福彭的母亲是曹寅之女,可以说福彭他继承了他外祖父曹寅的聪明,而他的情商超过了曹寅,福彭是康熙,雍正,乾隆三代红人。
福彭幼年时即被康熙养育宫中;
雍正六年,雍正将福彭选入内廷,与两代皇子们一起读书,其中即有弘历(后继位为乾隆);
九年,雍正任二十五岁的福彭为定边大将军;
福彭与弘历关系匪浅,同窗时,弘历称“圆明居士”,而福彭称“如心居士”,那么乾隆即位前,又将诗文辑为《乐善堂全集》,卷首即为福彭作序,而福彭当时做为大将军正统兵乌苏里雅苏台。
乾隆登基,即召回福彭,任协办总理。
但没几年,福彭又退出中枢政权,不过乾隆对福彭仍不薄。
乾隆十三年,年仅四十一岁的平郡王福彭病死,谕旨“缀朝二日”,谥曰“敏”,后福彭长子庆宁袭爵。
那么从上可知道,福彭和乾隆是有着兄弟之情,而北静王又把鹡鸰香念珠一串赠给了宝玉,又体现了历史上福彭和曹雪芹的兄弟之情。
福彭是曹雪芹敬爱的人,福彭对于曹雪芹可能多次帮忙,他也欣赏曹雪芹的才华;
若不是福彭死的早,曹雪芹也不至于生活穷苦到“满径蓬蒿”,“举家食粥酒常赊”的地步。
红楼梦》第二回冷子兴演说荣国府,贾雨村说到江南甄宝玉,每每挨打之时即唤“姐姐妹妹”,此处有脂批【甲眉】云:“以自古未闻之奇语,故写成自古未有之奇文。
此是一部书中大调侃寓意处。
盖作者实因鹡鸰之悲、棠棣之威,故撰此闺阁庭帏之传”。
此批语中脂砚斋暗示了《红楼梦》的创作缘起是因为“鹡鸰之悲,棠棣之威”。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曹雪芹写红楼梦的原因,是和他的表哥的家族有很大的关系!!!
参考:
这里提了两个问题,先回答北静王是个什么样的人,主要根据小说里的人物形象分析来说。
第二个问题历史原型,主要借鉴刘心武老师的人物原型推断阐述。
小说中的北静王怎么样?
小说中的北静王与贾府十分交好,主要原因两家是世交,文中有这样的描述:“因想当日彼此祖父相与之情,同难同荣,未以异姓相视,因此不以王位自居”。
北静王的出场在第十四回后半段和十五回前半段,他一出场,作者便优先交待了他的外貌,这是作者眼中的北静王。
“年未弱冠,生得形容秀美,情性谦和”。
短短几句勾勒出一个风度翩翩的美男子。
年龄未及20岁,古时弱冠一般指男子20岁,后来演变也指20岁左右的年龄。
男子年满20岁即为成人,要行加冠礼。
他在贾政的眼中也是无可挑剔的,贾宝玉从父兄亲友人口中听到,“水溶是个贤王,且生得才貌双全,风流潇洒,每不以官俗国体所缚”。
那么北静王在贾宝玉眼中又是怎样的呢?
贾宝玉听到北静王要见他,很是开心,远远望见便是一句赞叹“好个仪表人材”。
近看仔细了,果然面如美玉,目似明星,而宝玉在北静王眼中则是面若春花,目如点漆,果然名不虚传。
二人的审美观相同,于是一见如故,甚是投缘。
话说宝玉举目见北静王水溶头上戴着洁白簪缨银翅王帽,穿着江牙海水五爪坐龙白蟒袍,系着碧玉红鞓带,面如美玉,目似明星,真好秀丽人物。
见宝玉戴着束发银冠,勒着双龙出海抹额,穿着白蟒箭袖,围着攒珠银带,面若春花,目如点漆。
事实上,按照小说中的描写,北静王也说到了让宝玉读书的事情,叫宝玉私下可以到他家里去谈会谈会,因为他家里有高人指点,学问可以日进。
可是宝玉为什么没有反感他呢?在前八十回里,北静王还有多次的暗场出现,最重要的一回就是宝玉收了北静王送给蒋玉菡的大红汗巾子。
这件事足以说明,北静王和贾宝玉的爱好也相同,世界观一致。
所以北静王和贾宝玉是非常相似的一类人。
刘心武老师眼中的北静王原型乾隆的第六个儿子的名字叫永瑢,北静王的名字叫水溶。
永瑢两字各减去一笔就是水溶。
那么永瑢果真是北静王的原型吗?
刘心武老师是这样分析的。
根据历史记载,爱新觉罗·永瑢是过继给慎靖郡王允禧(康熙的第二十一子)为孙。
郡与静发音又很近,很符合曹公谐音取名的特点。
从年代上推断,永瑢是北静王的原型年龄上不符合。
据脂砚斋甲戌再评本,当中的甲戌是指乾隆十九年(1754),这年永瑢是十一岁(生于1743年)。
曹雪芹出生于1715年,初撰《红楼梦》大约是在1744年,这样一算,曹雪芹在写《红楼梦》时,永瑢还是一个婴儿,曹公怎么可能把他写时书里呢,这不符合逻辑。
更何况,永瑢是在乾隆二十四年(1759)年底才过继给允禧为孙的。
这样看来,曹雪芹笔下的北静王原型还有别人的身影。
那么会是谁比较合理呢?
康熙的第二十一王子允禧,生于1711年,在年龄上与曹雪芹相近。
曹家从顺治到康熙两朝,都很受宠。
但是到了雍正朝地位急转而下,这是为什么呢?
话说雍正继位这个皇帝备受历史质疑,康熙到底本意是想让四子胤禛还是十四子胤祯当皇帝,无从考究。
所以雍正不论是“做贼心虚”还是对底下胡乱议论的人义愤填膺,他上任后,做得第一件事就是铲除异己,凡是和康熙走得近的人都倒霉了。
先是在兄弟内部清除,年龄小的躲过一劫。
然后就是康熙之前的世奴了,曹家就在此列,因此也遭遇了不幸。
但是话说曹家好歹也是被圣恩宠了多年的世家,总是结交了一些贵胄的,慎靖郡王允禧可能就在其列,如小说中所讲,有世交之情,在危难时刻能伸出援手拉一把的皇族成员。
允禧比雍正小三十三岁,再加上他无心权力,自号紫琼道人,又号春浮居士,著有《花间堂诗抄》《紫琼严诗抄》,所以不在雍正肃清的人选之内。
这样一来,北静王的原型的确有允禧的影子了。
但是,北静王叫水溶,谐音也是与永瑢相对的,如何解释?
可能出现的一种情况就是,允禧去世时,其子已早逝。
之后乾隆为了沿续他家的爵位,过继了永瑢给他。
为什么不是其他儿子?
有可能的情况是,允禧在世时,永瑢就常到他家去玩,关键二人有共同爱好就是诗,永瑢也喜欢作诗,编有《九思堂诗抄》。
如果允禧如小说中所写,北静王请宝玉到他家去谈会,投到现实就是,永瑢家里也时常开坐谈会,请志同道合的人来高谈阔论,曹雪芹和永瑢肯定都在之列。
那么曹雪芹想必对永瑢也是十分熟悉且印象深刻的。
所以北静王原型应该是允禧和永瑢二人的结合体,取了允禧的气质形象,取了永瑢的名字加以衍化。
这是刘心武老师的观点。

参考:
红楼梦中北静王出场不多,贾宝玉等一干年轻官二代都与他交契。
北静王出身高贵,性格好谦谦君子温润如玉,使人如沐春风,是个贤王…但要说北静王是一个奸臣贼子,贾家覆灭的始作俑者,估计谁也不信,但曹雪芹在红楼梦中偏偏给出了明确线索,北静王就是个不忠不孝不孝不仁不义的奸臣贼子。
【一】藐视皇权北静王最主要的出场,就是秦可卿葬礼。
其后到八十回前北静王一直作为暗场出现,再没出场。
贾家重孙媳妇秦可卿的葬礼规模之大让人惊叹。
北静王率领四王八公能出席的所有人全部出席,这个行为暴露了他藐视皇权的态度。
作为四王八公唯一没有被降爵之人,北静王俨然是这一老牌势力的领袖。
北静王祖辈当初与荣宁二公是战友,交情莫逆,看似出席贾家丧事并不错。
但北静王率众集体出席,摆出的王府仪仗却是以官方身份。
更有甚者,没有得到皇帝的圣旨私自出席,是严重违法的。
六十三回,贾敬死了,皇帝就亲自下旨:朝中由王公以下准其祭吊。
封建王朝自有其规矩,北静王和贾家这样的品级,并不可以随意行事,秦可卿葬礼没有皇帝圣旨,北静王等只能派家人吊祭,自己不可以出席,更何况还是率众出席!这不但是对皇权最大的藐视,更代表光明正大的结党!【二】不忠不孝北静王为人臣子,有为人臣子的礼仪和行为规范。
作为四王八公的领头人,原本各家各自为政是最好,但通过秦可卿葬礼看,这些人家及附属家族如四大家族之类结党明显,可谓不忠!结党历朝历代都是大罪,北静王和贾家肆无忌惮同进退,试问皇帝在他们心中可还有一丝一毫地位?
皇帝为君为父,是那个时代臣子所必须恭敬的存在,北静王是如何做的?
鹡鸰香念珠是皇帝赐给他的。
鹡鸰本意为兄弟急难,表达兄弟之情。
皇帝赐给北静王鹡鸰香念珠表达善意,与他以兄弟相称,竭尽所能拉拢表达皇帝最大的诚意!北静王为人臣子应该感激涕零。
可他不但随意戴在手腕上,还随手将之送给贾宝玉。
这是大不敬。
皇帝既是兄长,也是君父,北静王如此行径,是为不孝!不忠不孝的北静王却被曹雪芹塑造的平易近人礼贤下士,显然用了“假语”,他的一切表现都是为拉拢团结四王八公内部需要,而并非本人就是如此。
他与皇帝对立的行为暴露了他所图甚大!【三】不仁不义北静王既然作为贾家这一势力的领袖,必然要为贾家负责。
可是北静王却处处利用贾家。
首先,他借助秦可卿葬礼,大肆出场,肆无忌惮表现,明显作秀给皇帝看。
他如此有恃无恐,对于皇帝来说,代表了震慑。
这一时期,北静王的势力最大,皇帝的力量不足以对付。
被逼无奈下,将入宫几年不得宠的贾元春晋封贤德妃。
表明对贾家等老臣依然宠信的态度。
北静王和皇帝较劲,却把贾家放在火上烤。
皇帝因秦可卿葬礼晋升贾元春贤德妃,势必深恨贾家。
这也是为什么贾元春升妃之后,贾家没有得到任何好处的原因。
没有升官,也没发财。
其次,贾家操办省亲。
如此大事,作为四王八公这一伙势力,北静王必然知道。
贾家败落的最关键一事就是省亲。
盖大观园掏空了贾家不说,省亲又不是皇帝旨意,而是太上皇旨意。
贾家藐视皇权行事北静王也没有出手干预,甚至不排除就是北静王授意贾家如此行径。
北静王利用贾家一再挑衅皇帝,罔顾祖宗情份,可谓不仁不义。
有人会说,贾家事北静王管得了么?
这是对历史和政治不了解。
贾家既然与北静王结党,所有行为必须协调一致。
元春进宫,元春省亲这样大事,绝不是贾家私人就可以决定。
政治永远是背后故事比台面上精彩。
有读者反驳,元春选秀是皇帝选,选好的进宫,选不好就落选。
如此天真也是可爱。
历史上任何皇帝选秀都不是民主普选。
该选谁,册封什么,大多都提前拟定,只有少数才可能被幸运砸中。
北静王作为贾家背后的靠山,贾家是他最重要的盟友,他却牺牲贾家利益不断试探挑衅皇帝,将贾家推在与皇帝对抗的前线,贾家最后被抄家,先不说北静王结果如何,北静王是始作俑者无疑的!之前说过很多,感兴趣的朋友可以
”的迷惘和逃避。
但是他已经身不由己了,而且随后从忠顺亲王的嚣张气焰看,北静王最后恐怕还是失势了。
他是宝玉的分身之一,其实也有点像男版薛宝钗,资质好但不是顶级(异姓王到底比同姓亲王还是隔了一层啊,就算同姓兄弟,挣起权势来,义忠亲王不也是该灭就灭?
)而且很努力,但是奈何人力难扭世事。
至于历史原型,我觉着每个朝代都会有这样的人。
作者把他们综合到了一起,具体到某一人其实没什么实际意义吧。

参考:
北静王是曹雪芹《红楼梦》中的人物(首见第十四回),名水溶,年未弱冠,形容秀美,性情谦和。
因祖上与贾府有世交之谊,同难同荣,故从未以异姓相见,更不以王位自居。
秦可卿出丧,他特设路祭,在路旁高搭彩棚,设席张筵,和音奏乐,哀悼吊唁。
又专请贾宝玉相见。
他对通灵宝玉“称奇道异”了一番,夸奖宝玉果然如“宝”如“玉”,“真乃龙驹凤雏”,并把皇上亲赐之鹡鸰念珠一串赠与宝玉。
贾宝玉素厌官僚权贵,但平日闻得北静王风流潇洒,不为官俗国体所缚,每思相会,所以相见之下,彼此都有惺惺相惜之意。
他身为皇家郡王,天潢贵胄,身处权力漩涡,处处身不由己,却始终坚持着内心的信念。
对待朋友,他肝胆相照,两肋插刀;
对待感情,他炽烈热忱,情深义重。
真正做到了笑看风云,宠辱不惊。
第十四回对北静王这样描写:“原来这四王,当日惟北静王功高,及今子孙犹袭王爵。
现今北静王水溶年未弱冠,生得形容秀美,情性谦和,近闻宁国公冢孙妇告殂,因想当日彼此祖父相与之情,同难同荣,未以异性相视,因此不以王位自居,上日也曾探丧上祭,如今又设路奠,命麾下各官在此伺候。
” 从这段话中我们可以看出:一、北静王当初家有功与国家并且及今子孙犹袭王爵;
二、北静王家与贾家关系非同一般:当日祖上未以异姓相视,今日北静王亦不以王位自居。
根据书中以后的情节我们知道:北静王是书中为数不多的与贾宝玉关系很好的“须眉浊物”,并且北静王在贾府被抄时给予贾家很大的帮助(并非某些人所说的落井下石,而是接济宝玉,可参照周汝昌老先生的相关著作。
)。
而现实中的怡亲王弘晓:父亲胤祥是雍正的死党,不仅在雍正夺嫡时发挥极重要作用还是雍正朝杰出的政治家,后来被雍正封为清朝入关后的第八个铁帽子王,世袭罔替;
在雍正朝,曹家第一次被抄家时,胤祥“照看”曹家(参见雍正二年,雍正皇帝在曹頫请安折后的批语);
同时《己卯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为怡亲王弘晓府的手抄本。
根据
就作品本身而言,北静王就是一小说中塑造的人物,不同于历史再现,即使是以此为生活原型,也是艺术的再创造,不可同日而语。

参考:
贾雨村就是康熙的大儿子胤禔。
“玉在匮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原来林黛玉和薛宝钗竟然根本就不是人,而是和贾宝玉(传国玉玺的化身)一样,她们也是大清两枚皇家宝玺的化身。
贾雨村表达了对这两枚皇帝大印的向往,他竟想篡位称帝!才被脂砚斋用“隔壁二字极细极险,记清”来暗示贾雨村是极危险的人物,更是称之为“莽操遗容”!胤禔最终夺嫡失败,他因魇咒太子胤礽,被康熙关押在高墙内达26个春秋,直到死。
贾珠暗射康熙帝的嫡长子承祜!贾宝玉在书中,扮演了两个人的角色。
一个是乾隆帝,一个是太子胤礽。
王夫人,乃“亡夫人”——孝诚仁皇后!康熙王朝的第一任皇后,辅政大臣文忠公索尼的孙女。
承祜和胤礽都是孝诚仁皇后所亲生。
史载:“皇后所生长子承祜方四岁,天性聪慧,上甚爱之”,从史料上看,承祜确实是康熙的掌上明珠。
所以王夫人才说:“如果贾珠还活着,即便死一百个贾宝玉也无所谓!” 第八回。
贾宝玉去看望薛宝钗时,戴着缧丝嵌宝紫金冠,额上勒着二龙抢珠金抹额,竟还穿着一件“秋香色立白狐腋箭袖”。
因为《大清会典》规定:除了皇子,皇贵妃以下的任何人都不许穿戴秋香色服装。
贾宝玉是皇子无疑!第五回:警幻道:“……吾所爱汝者,乃天下古今第一淫人也。
”【甲戌侧批:多大胆量敢作如此之文!】脂砚斋向读者发出暗示:“多大胆量敢作如此之文?
”原来这个“淫人”,谐音竟然是“胤礽”也。
贾宝玉是太子胤礽。
难怪脂砚斋说红楼梦作者胆子不是一般的大。
康熙十三年(1674年)五月初三日。
胤??出生,赫舍里氏却因为难产而在两个时辰后去世,终年21岁。
谥号“仁孝皇后”!这段历史,被脂砚斋一语道破,真相就在第二十五回:(贾宝玉)便一头滚在王夫人怀里。
【甲戌侧批:余几几失声哭出。
】王夫人便用手满身满脸摩挲抚弄他,【甲戌侧批:普天下幼年丧母者齐来一哭。
】宝玉也搬着王夫人的脖子说长道短的。
此事,恰恰是胤礽幼年丧母的写实。
这个胤礽,正是红楼梦贾宝玉的人物原型!《红楼梦》通篇都是“二爷二爷”的。
如称贾琏为“琏二爷”,贾芹为“芹二爷”,贾芸为“芸二爷”,柳湘莲为“柳二爷”,连宝玉也称作“宝二爷”。
这一切也都是因为胤礽原是皇二子。
贾敏的名字“敏”念成“密”。
因为胤礽的谥号正是“密”啊!第五十七回结果婆子们因也笑道:“......姨太太竟做媒保成这门亲事是千妥万妥的。
”秘密就在“保成”二字,他是大清废太子胤礽的乳名。
乳名“保成”,不正是传说中的宝(保)二爷!贾环就是康熙的皇三子胤祉!有“宝二爷”之称的贾宝玉,其实是康熙的二皇子胤礽。
在荣国府排行老三的贾环,便是康熙的第三个皇子胤祉。
他博学多才,编《古今图书集成》一部!中秋击鼓传花夜,贾赦大赞贾环的诗,说了句:“将来这世袭的前程定跑不了你袭呢”,这句话实际上竟是“将来这皇位可能传给你贾环(胤祉)”呢。
可见,胤祉在“九子夺嫡”事件中也是一个有分量的人。
蒋玉菡就是康熙的皇四子胤禛、雍正帝!作者在谩骂雍正帝是逢场作戏之人。
胤禛假装在圆明园里专心种菜,不问政事,还自称“天下第一闲人”,成功地骗过了康熙和政敌的眼睛,得到了帝位。
蒋玉菡,小名棋官,棋,禛也。
蒋玉菡暗射胤禛!蒋玉菡,谐音之所以取“将玉含”,是作者向我们暗示他才是真正把玉(传国玉玺)含在嘴里之人。
最后成功将袭人(龙袍的化身)抢到了手,原来他才是真正的皇帝!贾瑞就是康熙的皇十三子胤祥!康熙四十七年(1708)九月,胤祥因卷入废储事件而被康熙帝圈禁,时年23岁。
被关在今天国家图书馆古籍馆西边的一条胡同——养蜂夹道,这里是圈禁犯罪皇族的地方。
养蜂夹道实际上是紫禁城里的东筒子夹道,这是一条夹在奉先殿和宁寿宫之间的狭长宫道。
在书中,王熙凤将贾瑞骗关在房后夹道里的一事。
此事应该就是影射胤祥被康熙帝圈禁在东筒子夹道。

参考:
秦可卿的葬礼上,北静王一出现,连一直对自己异常自信的贾宝玉都自愧不如,《红楼梦》曹雪芹以异常精美的辞藻高度赞美了这位北静王。
我们都知道《红楼梦》是一部带有家族性和自叙性的小说,书中的很多人物都能在当时的生活中还原为真实原型,专家通过对北静王的探佚,得出了北静王系康熙之子允禧和乾隆之子永瑢的人物原型综合体的结论。
在《红楼梦》的第十四回《林如海捐馆扬州城贾宝玉路谒北静王》中,北静王首次闪亮登场,参加秦可卿的葬礼,原文中说到:原来这四王 , 当日惟北静王功高 , 及今子孙犹袭王爵. 现今北静王水溶年未弱冠 , 生得形容秀美 , 情性谦和 . 近闻宁国公冢孙妇告殂 , 因想当日彼此祖父相与之情 , 同难同荣 , 未以异姓相视 , 因此不以王位自居 , 上日也曾探丧上祭 , 如今又设路奠 , 命麾下各官在此伺候 . 自己五更入朝 , 公事一毕 , 便换了素服 , 坐大轿鸣锣张伞而来 , 至棚前落轿. 手下各官两旁拥侍 , 军民人众不得往还……从原文的描述可以看出,北静王不仅生的容貌俊美,用现在的话讲叫做颜值很高,而且对贾家以礼相待,还是相当的谦卑的:公事一毕,便换了素服来参加秦可卿的葬礼。
现在越来越多的人认可了,《红楼梦》是一部带有自传性和家族叙事性的小说,而且越来越多的红学家已经都在不断的红学研究中找到了对应的人物原型,那么北静王的原型是谁呢?
首先我们看一看北静王的名字,北静王叫什么名字呢,北静王叫水溶,经过查阅,乾隆有一个儿子叫做永瑢,和水溶这个名字是相当接近的,那么有没有可能,这个永瑢就是北静王水溶的原型呢,专家认为要说永瑢完全是水溶的原型,也是有失偏颇的。
我们知道康熙皇帝具有很强的生育能力,他的第二十一个儿子,叫做允禧。
允禧这个人很有意思,这个人不问政治,喜欢文艺,他自号紫琼道人,又有一个号叫做春浮居士,爱好写诗,而且留下了《花间堂诗草》和《紫琼严诗草》两本诗集,除了这两本诗集,他还留下了一块匾额,一直挂在恭王府的庭院里面,匾额上写着四个大字——“天香庭院”。
一听到天香庭院,可能大家都会心惊一下,因为在古本《红楼梦》里,有一回的标题为“秦可卿淫丧天香楼” 后来作者觉得不妥才改为了“秦可卿死封龙禁尉”。
现实中的允禧虽然不问政治,但是在曹家遭罪之后,确实在曹家的旧关系里,有一些康熙的皇子还是很照顾曹家的,对曹家进行明里的接纳和暗中的保护,允禧很有可能就是其中之一,虽然没有争夺皇位的野心,没有权力欲望,而且在几派的政治斗争中,采取中立的态度,但是我们绝对有理由相信,曹家和这位康熙爷的二十一子,允禧和受难后的曹家也是有一定联系的,允禧很有可能是出于人道主义精神,同情被摧毁的曹家,并且想方设法的对曹家给予一定的帮助,不然作者曹雪芹不可能对这个天香楼额外的情有独钟。
而且这个允禧死后的谥号就是“靖”,所以笔者大胆探佚,很有可能这个“静”就是从“靖”转化过来的。
我们刚刚提到过,永瑢是乾隆的儿子,是允禧的孙子辈的人。
但是这两个人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允禧一生无后,没有后嗣。
在乾隆当皇帝之后,为了修补上两辈的政治伤痕,维护皇族的团结,采取了“亲亲睦族”的政策,就是要亲近自己的骨肉,就是一个宗族里的所有人要和和睦睦的相处。
乾隆皇帝发现自己的这个小叔叔没有后嗣,所以就把自己的一个儿子永瑢过继给了允禧做孙子。
所以允禧和永瑢就是直系嫡传的祖孙关系,因而这两个人先后住在一个王府里,承袭这相同的爵位。
而且有可能这种过继也不是很突兀的,很可能在永瑢还是一个小孩子的时候就去过他叔爷的府邸里去玩过,应该永瑢本人也是一个喜欢诗词歌赋的人,因为他后来印行过《九思堂诗抄》,所以乾隆皇帝把他过继给《花间堂草诗》的作者为孙子,也是很有可能的。
如果曹雪芹在举家获罪之前到过允禧家里,很有可能还是见过永瑢的,所以笔者推测,曹雪芹应该对允禧和永瑢都留有十分美好的印象。
所以在《红楼梦》的原文中,作者以十分精美的辞藻对北静王进行了描述。
经过上文的分析,专家认为,北静王是一个没有政治野心,热心诗词歌赋,而且极具人道主义精神,同情弱者,性格恭谨谦卑的一个人物。
而且,《红楼梦》作者笔下的这个北静王还极有可能是清王朝的两位皇族子孙,允禧和永瑢的人物原型的综合体。


上一篇:如果不计成本中国能短时间造出B2隐形轰炸机吗 下一篇:没有了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