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惠

为什么不把监狱建在荒漠让服刑人员栽树、搞绿化

我曾经在青藏高原工作过,也接触过监狱管理人员,了解点情况。 过去,国家曾经在青海建立了一些劳改农场(监狱),估计也有开发建设落后地区的初衷。 现在,青海有一些劳改农场已经撤销了。 监狱建在很偏僻的地方,最大的好处是犯人逃跑困难。 方圆几百里路没有

我曾经在青藏高原工作过,也接触过监狱管理人员,了解点情况。
过去,国家曾经在青海建立了一些劳改农场(监狱),估计也有开发建设落后地区的初衷。
现在,青海有一些劳改农场已经撤销了。
监狱建在很偏僻的地方,最大的好处是犯人逃跑困难。
方圆几百里路没有人烟,没吃没喝,犯人就是越狱了,他能跑到哪里去。
但是,这样做成本太大。
监狱需要一批管理人员,还要有警卫部队,这些人的生活保障、家属就业、子女入学都会存在问题。
国家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再说,不是所有的沙漠都能搞绿化的。
大家看到的库布其沙漠绿化成功的消息,实际上库布其在三千年前是一个草原,人类的滥耕滥垦使这块土地沙漠化了。
大部分沙漠是不能种树的。
就是在内地,监狱也不是都建设在偏僻地区。
内地那些建在偏僻地区的监狱,同样存在生活保障、就业、入学等问题。
监狱管理人员中过去有个口头禅:“犯人是坐牢几年或者十几年,管理人员是无期徒刑”。
“管理人员是献了终身献子孙”。
现代技术的应用,使监狱管理更加科学化、更加人性化、更加安全。
犯人越狱潜逃的机率非常小。
所以,更没有必要把监狱建在边远荒漠地区了。

参考:
有的。
在新疆有若干这样的监狱,都是重刑犯在里面。
在八十年代的政法期刊上介绍过,现在可能有其它原因,不做报道了而已。
青海省的那些监狱,早些年还有人在那里刑满释放后招工。
退休后工资比内地高多了。
有个真事可以佐证。
我们河南中部的县城,当时是八十年代初,有个在青海监狱招工后来退休的人找到我们县里的公安局董局长。
当时判刑时,董局长在法院当法官。
那个去青海劳改的人被判了20年。
他问:“董局长,你现在一个月多少钱工资?
”董局长回答:“我一个月工资70多。
”那个人说:“你才一月70多,我现在一个月200多,你当初把我判了20年,弄到青海,我招工到那了,现在退休了工资比你多的多。
”董局长也是个见过世面的人,直接回答:“你是工资比我高,可你在青海受了20年的宣石(本地方言,就是超多的意思)罪,还关着不让出来,……”当时董局长的话确实是没有说完,那个人就听不下去,直接走人了。
本来是想显摆显摆,你姓董的把我判了20年,以为把我整的够戗,我招工在那儿,现在退休每月拿200多,比你们这些内地的公检法高多了……,我就对你这判我刑的人说说,让你们眼气眼气!但事与愿违,他还没有好好表演,就自己落荒而逃。
估计是董老的话让他想起来过去几十年在青海吃的让人难以堪忍的苦痛,勾起了此人很多不好的回忆。
一般的刑事犯罪,都是省内。
只有极个别的情况恶劣的才往那里面送。
确实能起到一定改造的效果。
所以,奉劝大家不要做犯法的事。

参考:
这个问题我们要摆正两种关系,监狱不是讲生产地方,也不是创造出高收益的“工厂”,而是对犯罪人员实施惩罚,转变罪犯的思想,培养其成为遵纪守法的新人,其次限制罪犯的人身自由,是防止其再犯罪,同时警戒、威慑、教育社会上其他可能犯罪的人,使他们不至于走上犯罪道路。
古代我国遥远的边锤,对罪犯处罚大多是被充军发配到很远的地方,在那里建造劳改农场,通过他们戍守边疆,扩耕、建设边疆起到了积极作用。
新中国成立以后,随着的我国国力增加,边疆建设得到了国家的重视,原来的很多劳改农场慢慢转化为国营农场,使之逐渐成为缓解东部地区过高的人口压力而进行的转移,例如清朝东北北大荒地区都是罪犯被流放改造地方,如今成为了我们国家重要粮食生产基地。
大漠孤烟,黄沙漫漫,戈壁沙滩,在没有绿色生命的荒凉境地,充满的凄凉萧杀之气,这对于扭曲的犯罪心理来说,并不适合这些犯罪人员的思想改造。
从心理学角度分析,当人处于极度悲观时刻,往往导致轻生或自杀的念头,这对于初期入监的犯罪人员,刑期较长,曾遭受过朋友及家人的冷漠,暂时得不到社会的温暖,这种绝望的心理往往受周边环境影响而触发,产生共振 ,它们想越狱,想逃跑,来对抗政府给他们的改造机会,这背离了我们建造监狱的初衷。
把监狱建在荒漠,让服刑人员栽树、搞绿化, 这只是方便了管理。
大漠无边,方圆上百里,筑起了一道自然高墙,任犯罪人员逃离,终归还是要回到原点,他们的能力征服不了大漠的无边,也飞不过高大的天山,只能依靠政府在这里踏踏实改造。
其次沙漠绿化,植树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得需要具有顽强意志的人,与沙漠作斗争。
我们是以人工力量来改造这个荒漠的世界,而这些犯罪人员本身意志不是特别顽强,人格还不是很健全,内心世界并不是那样坚定,让他们改造沙漠变绿洲担当不了大任。
那么真实的监狱是怎么通过劳动改造使之成为新人呢?
笔者去过某某地第二监狱,第四监狱,他们多是刑期在10年
刑期较短的,3~5年的犯罪人员,充分利用身体强壮优势,在渤海盐场出苦力服役改造,但伙食条件特别好。
罪犯改造是一门高深的学问,不仅仅是简简单单地管理,融入了犯罪心理学,社会学、管理学等多学科渗透,既要让他们通过劳动改造,完成一定的工作任务,更重要的是改造他们成为新人为目的,而沙漠绿化是不适合犯罪人员来承担。

参考:
你的问题大错特错:1,荒漠里不适合种树,能把草种活就不错了。
2,荒漠里设监狱不合算,因为人多,需要大量的资源供给,来源只能是最近的城镇。
3,监狱没必要放在荒漠,以现在的科技手段,犯人越狱非常难,几乎不可能,除非有得力内应或暴力外援。
4,犯人也有人权,监狱必须提供给他们合适的生活,不能刻意的折磨他们。
荒漠的恶劣自然条件会使犯人不满,带来内部管理和外部舆论的很多麻烦。
5,让犯人在荒漠搞绿化不靠谱。
因为这工作极其辛苦,见效又慢,若没非常高的报酬,是没有动力去干活的,犯人会消极怠工,甚至故意搞破坏,根本是事倍功半。

参考:
感谢,我觉得不让服刑人员去种树,主要是从安全考虑,试想,沙漠上地广人稀,没有天然屏障,如有人潜逃那是最大的隐患!
参考:
你想到的,领导早想到了。
新中国成立以后,在新疆,青海,内蒙建了许多监狱,那时国家经济基础薄弱,罪犯服刑主要是挖煤、挖矿,哪里有钱去栽树,搞绿化!把监狱建在荒漠边缘,是有效防止罪犯脱逃的有效方式之一,因为要想逃跑,必需横穿沙漠才行,所以,很少听说新疆那边监狱有罪犯脱逃的,但我知道一例,一名罪犯靠一板车南瓜成功从荒漠监狱逃跑!这名罪犯当时在监狱伙房服刑,利用给同改做饭菜的机会,每天克扣一些南瓜,偷偷储存在地窝子里,存了三十多个后,将南瓜绑在板车上,在一个月夜,偷偷逃跑了!由于那时沒有导航,他就靠星图确定方向,他家在上海,因此,找到夜空中最亮的东方启明星,一直向东走,由于沙漠白天热,夜晚冷,他就选择昼伏夜行,渴了饿了吃生南瓜,累了困了挖个沙坑就睡觉,一日又一日,二十多天后,他终于穿过沙漠,见到了村庄。
虽然他成功的穿越了沙漠,但仍没逃过监狱追捕大队的追捕,当他历经千辛万苦,回到家之后,等待他的是警察同志。
后来,这名罪犯因脱逃罪被加刑5年。

参考:
新疆,新疆就是劳改犯流放地方,以前全国凡是判刑十年
许多人刑满释放不愿回原籍的都留在了新疆。
加上人民解放军集体转业,组建了新疆军区农垦生产建设兵团(新疆建设兵团前身)。
为开发大西北戍边做出巨大贡献。

参考:
这种想法并不靠谱。
1、一座监狱就是一个小社会,除了服刑人员、看押武警、监狱警察,还需要大量的服务人员和服务机构,例如医院、商店、银行、快递、自来水、配电等等。
大体上,一座5000人左右的监狱,驻地常住人口近万人。
这么多人在荒漠,生活保障是严重问题。
除此之外,还要建设必要的交通,配电,供水等设施,这样的话,投资将是非常巨大的。
2、在荒漠建一座大型监狱,所有的人工、材料、工具都需要长途运进,成本高的惊人。
在内陆地区建一座五千人容量监狱,大约需要10亿左右投资,如果到荒漠建设,这个数字要大五倍
3、监狱的职能不仅仅是看押,更重要的是惩罚、教育、改造、挽救服刑人员,在荒漠建监狱,看押功能问题不大,但是要让服刑人员学到一技之长、改造成对社会有用的人才,恐怕难以实现。
要知道现在终身监禁的服刑人员非常少,多数刑满以后还要回归社会。
4、在内地的监狱,目前硬件(设施)、软件(制度)都已经比较可靠成熟,安全看押不成问题。

参考:
有问就有答,星空会。
大家好!我是再望星空,现就提问作答如下:1、作为曾经的司法行政系统干部,我对于我国监狱的布局调整有所了解;
作为律师及法制宣传员,我也没少到监狱会见在押罪犯并答疑解惑提供法律援助;
作为四十多年前的农院园艺系学生,我有几位同班同学一毕业就被分配到监狱当狱警、种植技术员,我也曾到农场看望过他们。
所以对此问题有一定的发言权。
2、新中国成立后,随着国家经济建设与人民民主专政的不断深化,打击犯罪,惩罚罪犯,劳动改造、教育、感化、挽救罪错服刑人员的任务,成为政法工作的一项重要内容。
各地陆续根据需要修建监狱,而大多数监狱都是选址修建在远离人烟的穷乡僻壤或偏远地区山旮旯里,当然也有些少建在荒漠边缘。
这是为什么呢?
3、因为,一是过去我国的经济发展与工业化水平很低,没有太多的资金、技术、机器、厂房来提供给监狱作为犯人室内改造劳动场所。
绝大多数监狱是以农林场种植或养殖为劳动改造手段,所以定点定位必须是有大量闲置土地的偏远地区山旮旯;
二是当时没有过多的软硬件器材或先进的监控报警仪器监管犯人,只能靠狱警或武警人盯人把守。
所以,外出农场劳作时就成为监狱看守的难点与痛点,也成为犯人脱逃的主要热点地区,而如果监狱靠近市镇,一旦重犯脱逃进入人员密集地区,不仅抓捕难度大,而且对社会的再次危害风险也大,因此选址偏远地区山旮旯,相当于有一个缓冲地带,利于围捕。
4、随着改革开放不断深化,我国的经济建设与工业化水平不断提高,处于偏远地区山旮旯的监狱监管难度大、犯人脱逃几率大、狱警驻监武警工作生活起居不便、犯人劳动改造也不便、工作生活物流改造等成本不断增加等问题日渐凸显,成为亟待解决问题。
上世纪末,国家通过综合平衡考虑后,提出的分步实施监狱布局调整的方案,将绝大多数监狱的布局,从偏远地区山旮旯调整搬迁到城市边沿,一改过去以农业生产为主要劳动改造手段变成以手工加工作业为主要劳动改造手段;
同时取消了出监户外劳动场所改为室内劳动场所,所有犯人都集中在高墙内的车间劳动改造,从而减轻了狱警监管难度与强度系数,减少了犯人越狱脱逃的几率,又多方面改善了生产、生活、学习、工作及劳动改造与监管环境条件,同时释放出大量的农场土地投入到新一轮经济建设热潮当中,目前这项作业已经全部完成。
5、话说回来,说的意思恰恰就与现阶段监狱布局调整搬迁的思路与实践背道而驰。
一来把犯人大批推向一望无际的荒漠,这得花多少狱警武警警力去监管看守?
二来交通不畅,犯人脱逃,顾此失彼,你得派多少警力去围捕才行?
三是荒漠远离人烟,这生产生活监管物资设备保障得花多大代价才能实现?
四是荒漠绿化美化目前依然是世界性难题,我国现阶段成功的案例其实占比非常有限,其普通民众参与的日常开支成本与见效成果尚不能成正比,如果让犯人去干这种活,那绝对成本将是数倍于普通民众。
你说的“绝对资源优化配置”真实体现在哪里呢?
最后一句话就是:绝对行不通哦!
参考:
首先从人上出发,服刑人员也是需要劳动的,那么也就是说他们在监狱里面,也在为社会做贡献,其次你要考虑狱警,从家庭方面和安全方面去考虑,把监狱建在荒漠,管理的难度一定会增加,特别是你提出的种树,这是户外作业,面对如此庞大的服刑群体,需要投入警力资源也大大增加,那么对于狱警来说,周围都是荒漠,先不考虑犯人逃跑的问题,对于狱警的家庭来说,肯定是要付出沉痛的代价的,包括子女的上学问题,异地问题等等那么还有一个成本的问题,你要知道犯人也是人,大家都是要吃饭的,如果把监狱禁在荒漠,那么生活大大的提高,先说建监狱的成本,其次在监狱里面,你是需要工作的,这样也会有一定的收益,如果全部安排种树,那么无非是国家全部承担沙漠种树的难度,沙漠种树的难度,比你想象中的要困难的多,首先是沙尘暴,如何固定树苗?
包括应该怎么种植?
都是要有一定勘测的,以免破坏本土的环境,这和你普通的植树不同还有一个人性化的问题,对于那些犯了错误的犯人,应当给予改过自新的机会,而不是一味的打压,折磨做着最低廉的工作,劳动改造当然是可以的,不过我们国家毕竟比较人性化,现在不会动不动就“发配到极寒之地”
后来因为政策原因被开除。
主要中国讲究人权,现在犯人基本没啥重苦。
去沙漠搞绿化,不可能实现成本太大,也违反人权

上一篇:“废掉一个年轻人最有效的方法就是让他去送外卖”你怎么看 下一篇:没有了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