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惠

大禹治水到底有没有真实存在过为何有学者认为“禹”是一条爬虫

分别来说。 关于大禹治水。 现在众多的学者认为,大禹治水包含了传说和神话的内容,但其核心是历史事实。 第一个史实是,国内和国外的科学家们,发现了很多证据——在距今4000年前的时期,地球上曾因为气候的骤然变化,爆发过大洪水。 中国的洪水,主要发生于

分别来说。
关于大禹治水。
现在众多的学者认为,大禹治水包含了传说和神话的内容,但其核心是历史事实。
第一个史实是,国内和国外的科学家们,发现了很多证据——在距今4000年前的时期,地球上曾因为气候的骤然变化,爆发过大洪水。
中国的洪水,主要发生于黄河流域、淮河流域和海河流域。
第二,司马迁的《史记》,对三皇五帝和夏商,采取了极其谨慎的态度。
同时,他对殷商以降的记载,越来越多地得到了证实。
这更使他对大禹的记载,具有了可信性。
第三,《世本》、古本《竹书纪年》、《汲冢纪年》、《帝王世纪》等古籍关于大禹的记载,为《史记》做了佐证和补充。
第四,考古学的发现,提供了大禹治水行迹的证明。
1,文献和考古可以证明,4000年前的洪水规模非常之大——“汤汤洪水”,“浩浩滔天”。
2,因此,治洪的时间很长——大禹的父亲鲧治了九年,无功而返被问罪;
然后大禹被舜任命为司空,受命治水,又干了十三年,才取得成功。
3,大禹治水收效之后,于现在的安徽涂山娶涂山氏女为妻,并合诸侯于涂山。
考古工作者在涂山发现了龙山时期的大规模祭祀遗存以及多种文化因素共存现象。
出土的多种文化背景的陶器,当是来自不同地域诸侯所制作,这恰与文献记载相契合。
4,后来,大禹东巡会稽,就是现在的绍兴,再次诏会诸侯,并崩于此——“禹陵在越州会稽县南十三里。
庙在县东南十一里”。
《史记》、古本《竹书纪年》、《墨子》、《括地志》等都有记载。
据说,越王勾践乃先禹后裔,其祖封于会稽,“以奉守禹之祀”。
秦始皇曾专门“上会稽,祭大禹”。
司马迁也曾“上会稽,探禹穴”。
学者们认为,大禹葬于此,当有历史根据。
(记载大禹治水的周鼎)现在的学者研究还认为,大禹治水成功的关键,不在于技术的改进,而是以“德”政为基础构建了治水所需的社会组织机构。
过去传统的观点是,大禹父亲鲧治水一味地壅堵洪水,因而失败;
而大禹则采取了疏导的方法,由此成功。
现在的学者们认为,大禹确实采取了因地制宜、大范围疏导的治水方法。
但同时,大禹在益和稷的协助下,充分调剂和分配粮食,较好化解了分洪区民众的后顾之忧。
这是最关键的一个措施,由此才能够动员天下诸侯,“舍小家,顾大家”,“开九州,通九道,陂九泽,度九山”,齐心协力战胜洪水。
另外,大禹身先士卒,数过家门而不入,亲临调查,现场指挥的治水精神和态度,也是团结民众,取得治水成功的重要因素。
《史记》、《庄子》、《韩非子》、《国语》、上博简《容成氏》都有相关记载。
(安徽禹会遗址及效果图)关于大禹是人是虫。
既然大禹治水是史实,显然大禹就是人而不是虫。
《尚书.禹贡》记载,大禹治水成功后,舜“锡土姓”。
“锡”是赐,“锡土姓”就是赐予大禹土地和姓氏——《国语》具体解释说,“赐姓曰‘姒’、氏曰‘有夏’”——赐姓“姒”,是担任“姒”这一姓的“族长”;
氏曰有夏,则是命禹的国家为夏——这是实实在在的分封,使大禹拥有了土地,以及掌管土地上的臣民以“法令”的形式确定了下来。
这就是古文献所说的“皇天嘉之”——作为天下共主的舜给予的嘉奖。
对于“有夏”的大致范围,《逸周书.度邑解》记载,“南望过于三涂,北望过于有岳,丕愿瞻过于河,宛瞻于伊洛,无远天室”。
这是说,北有黄河,南有伊洛,北有太行(豫北)或霍山(晋南),南有三涂山,大致包括了现在河南省西部的嵩县、临汝、洛宁、宜阳、伊川、洛阳、孟津、偃师、巩县、登封、禹州等地。
这样一个广大的范围里,除了姒姓部族,肯定还有其他族姓在此生活。
这是形成之后夏王朝的基础。
大禹崩于会稽,之前已对接班人做了安排。
不管是不是应该由启上位,但确实由此开创了夏代的400多年历史。
学者们认为,大禹活动的年代,应该是在距今4000年之前不久。
(二里头出土玄圭情况示意)回过头来说大禹是“虫”的缘由。
这个说法,的确是顾颉刚先生在一封信中讲的。
同时,他的确也没有再言之凿凿地坚持这个看法。
其实,说到否定夏代的“疑古”派,更坚决的好像是杨宽和陈梦家。
对他俩的观点,顾先生倒并非完全同意。
他曾经“疑古”,认为“信史”从夏代之启开始,尧舜禹之前都是神话和传说。
可是有时候,他又从“民族虚无主义”,转为强烈的“民族主义”。
还要说到现在二里头考古队长许宏先生。
我的理解,他不是对“夏”文化存在疑问,而是不轻易对二里头就是“夏都”表态而已。
参考文献:孙庆伟箸《鼏宅禹迹》;
李零《茫茫禹迹》;
吴文祥、葛全胜《夏朝前夕洪水发生的可能性及大禹治水真相》;
张广胜等《安徽蚌埠禹会村遗址》;
陈桥驿《“越为禹后说”溯源》。

参考:
大禹治水肯定是存在过的,这是毋庸置疑的一个事实!其实不仅仅中国的远古神话传说中有发大水的说法,连西方的神话传说中也是有发大水的说法,这并不是空穴来风,也不是神话演绎,而是真实发生在地球上的事情。
在东西方神话传说中,有一点非常重要,那就是这个水都是从天而来,是天降大水,淹没了土地。
《圣经》中是神觉得地球生物罪孽,决定消灭他们大部分人,选中了诺亚,让他造了一艘船,所有生物一公一母都上去。
连下四十天大雨,淹没了一切!在中国神话传说中,则是水神共工造反,与火神祝融交战,结果共工战败了,于是他用头撞了支撑天的天柱,也就是不周山。
结果天上出现一个大窟窿,天河之水从天而降!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到最近几天的一则报道,就是说在火星上发现了水,这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发现。
要知道,物质是守恒的,天上下的雨是由地面蒸发上去的,水的总量是恒定的。
但是东西方两个版本的传说中,都有一个明显的BUG,那就是这水是在增加的,而且水是来自于天上,不然以地球上的水来说,还不至于淹没那么多大陆。
所以,最可能的原因在于,火星人在地球的不周山附近建了个基地,用来把火星水引到地球上来。
因为火星由于战争或者其他原因,已经不适合居住,他们选中了地球。
大禹的父亲治水多年没有成功的原因,是因为这个水源还在不停的运水,当然治不好水了。
等大禹接替父亲的位置来治水时,火星水已经运输完毕,源头停住了,他再适当的疏通,自然就治好了水!至于大禹是不是火星人,这个问题暂时不好回答,但是有一个传说是可以推断一下的:大禹在涂山治水,妻子来看他,结果发现他是一头大熊,在疏通水源……其实这头大熊很可能就是一台机器,类似于推土机,大禹是驾驶着类似推土机的机器在疏通河道。
而女娲补天,则很可能是她关掉了引水的按钮,水停止从火星到地球的输送,自然就补上了天。
再比如女娲造人,其实不过是把移民地球的火星人从一个个生命仓里捞出来,感觉是一伸手就捏出一个人来。
还有盘古开天辟地,说不定只是盘古这个人打开了巨大的飞船的大门而已,看起来像开天辟地一样。
再比如西方神话中的诺亚方舟,其实就是一艘飞船,它的里面有各种动物,说不定就是来自于火星!而所谓的“大禹是条虫”,这简直就是胡说八道了,提出者的根据是从文字的角度说的,“禹”字在《说文解字》是从虫象形,顾颉刚先生在给别人写的信中提了一下,也只是猜测而已,不能当真。
就像杨角风先生说地球上的水一部分来自火星一样,只是一个猜想,并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此事!不过呢,如果按照杨角风的推想,也是存在可能的,因为远古神话中,都是一些人头蛇身啊,牛头人身啊,等等怪异的神,是不是当时的火星人就是这样的长相呢?
这就不得而知了……我叫杨角风,更多精彩请
大概是顾颉刚先生写信给钱玄同先生提到的,因为“禹”字在《说文解字》是从虫象形,所以顾先生认为“禹或是九鼎上铸的一种动物”,然后九鼎从夏传到商再传到周,所以周人认为禹就是夏的始祖。
之后,顾先生又认为商周青铜器上的盘螭、盘虺纹,很可能都是大禹图腾的遗留。
如何评价这种观点呢?
第一,顾先生只是推测“或是”并没有断定;
第二,这里的“虫”并非今天的爬虫,而是包括“螭虺”这类“龙蛇”类动物;
第三,先民观念中人、兽、神总是水乳交融的,所以也有一定合理性;
第四,顾先生后来放弃了禹出自九鼎的观点,而认为大禹是南方的神话人物,最后又修正为西戎的祖宗神。
可见,顾先生不再认为“大禹是条虫”,但却仍认为大禹是神话人物。
至于大禹治水,我们自然也不能作为实录对待,毕竟目前最早可考的信史已经是商代中期,而大禹治水的记载,也出自西周中期的遂公盨以及《诗经》的篇章记载。
大禹可能与社神信仰有一定关系,大禹治水是土克水的思路具体化。
感谢阅读,
城镇、村落、农田全都被洪水冲坏了,失去家园的人们颠沛流离,到处避难,用《尚书》中的描写来说就是:“汤汤洪水方割,荡荡怀山襄陵,浩浩滔天,下民其咨。
”当时的华夏先民们被洪水分割围困在一处处孤立的山陵之上,勉强避难,而山脚下的房屋,农田全都被洪水淹没了。
由此而引发的饥荒和困苦,更是到处都引来了一片哀嚎之声。
传说当时统治华夏的是一位传说中的人物:帝尧。
就是我们熟悉的“鸟生鱼汤”四位上古贤君之中的第一位:尧。
于是那姚就召集了当时各个部族的首领长老们来共同商议,应该如何应对这场大洪水带来的灾难。
在这些部族长老之中,有四位最为年高德劭,地位尊贵。
被并成为“四岳”。
然后这四位“四岳”就说了,有崇氏的部族首领崇伯鲧的能力很强,足当大任,可以让他来治水。
这位崇伯鲧据说是中华两位最著名的人文始祖“炎黄”之中的黄帝的曾孙。
崇伯是他的封号或者说是爵位,这个“伯”其实也就后来春秋时代“霸主”的“霸”。
表示一方诸侯联盟的首领。
鲧这个名字虽然听起来不雅,感觉像是在骂人,不过其实正像是鲧这个字的鱼字旁所表示的那样,鲧其实是一种大鱼的名字。
根据明代的学者屠本畯的考证,鲧指的应该是马鲛鱼,听说在潮汕人的食谱上,这是一道著名的美味。
根据《礼记》和《吕氏春秋》里的记载,鲧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修筑城郭的人,传说他还是第一个驯化耕牛的人,而且还发明过农具。
不过虽然四岳推举鲧。
但是尧对于鲧的为人和能力并不信任。
按照《史记》上的记载,尧也是黄帝的曾孙,其实跟鲧算是远房的堂兄弟。
当然“三皇五帝”显然属于神话传说的范畴,我们这里不做深究。
总之就是,尧认为凭借自己对鲧的了解,他认为鲧不足以担当治水的这份重任。
但是四岳仍然坚持推荐鲧,而且他们还表示,他们认为在治水这件事上,再也没有比鲧能力更强的人了。
如果鲧不行,那就没人行了。
所以最后尧还是采纳了四岳的建议。
任用鲧去治理洪水。
鲧接到了治水的这个任务之后,立即召集民众去治理洪水。
鲧治水使用的是所谓的“障水法”。
这个“障水法”其实简单来说就是修复堤坝,阻拦洪水的侵蚀。
直到工业时代的今天,现代人在防范洪水可能对人类居住区造成伤害的时候,主要依靠的也是修筑堤坝的方法。
当然了,四千多年前的古人依靠人力的肩挑背扛,垒石堆土修建起来的堤坝,和今天依靠机械修建的钢筋混凝土的堤坝,在坚固程度上自然是不可能相提并论的。
而且鲧在治水的时候,还有一个对他来说十分不利的因素,就是当时的气候环境。
按照《庄子秋水篇》里的说法,当时是十年久潦,所以面对可以说是源源不断从上游倾泻而下的洪水,光靠修筑堤坝拦截,肯定是堵不住的。
就算是堵住了一时,随着水势的聚集,抬升,再坚固的堤坝也终究有被摧毁的一天。
所以鲧治水治了九年,毫无成效,洪水继续泛滥,民众仍然是居无定所。
等到了鲧治水的第九年,尧宣布退休了,将天下之主的位置禅让给了他之前选定的继承人:舜。
舜上台之后也十分重视大洪水的这个问题。
为了表明他对水患的重视,舜一上台就亲自去视察鲧的治水工作。
结果舜十分失望地发现,鲧治水九年,消耗了大量的人力物力,结果却收效甚微,甚至在不少地方还适得其反,洪水的威胁更甚于治水之前。
所以舜就认为,鲧糜耗钱财,劳而无功,却遗祸百姓,欺罪当诛,于是就把鲧给杀了。
这个是史记里的记载。
按照《韩非子》里的说法,鲧是因为反对尧让位给舜,所以才被杀的。
所以后来屈原在他的《离骚》还有《天问》里,都对鲧表达了强烈的同情。
当然了,我们不管鲧被杀这件事真的只是秉公执法,还是说在后面隐藏着什么打着秉公执法的旗号进行权力斗争的政治阴谋。
总之就是鲧治水九年,但是收效甚微,水患依旧,而且他自己还被杀了。
那么这时候显然就需要再有一个人出来接替鲧来负责治水这件事。
跟一般人的思路还真不太一样,舜是杀其父而用其子。
他任命鲧的儿子禹来继续治水,这也可以算得上是“外举不避仇”了。
再说禹,他接下来了治水的这副重担之后,认真仔细地反思了父亲治水九年却不能成功的原因,提出了一个新的思路。
禹认为治水这件事,宜疏不宜堵。
之前鲧治水的时候,到处修出堤坝,阻挡洪水,虽然能有一时之效,但是时间一长,水势增长,还是会冲毁堤坝。
所以要想彻底平息水患,就得疏通水道,给洪水找一个别的去处。
于是在规划了泄洪引流的方案之后,就带着他的最重要的助手益和弃一起,召集民众,跋山涉水,风餐露宿,通河道,开沟渠,疏导洪水。
禹的这位助手益,就是后来一度成为禹的继承人的伯益。
他因为辅佐禹治水有功,后来被舜赐姓为嬴,成为了赢姓的始祖。
后来战国时代赵国和秦国的国君都是他的后代,而禹的另一位助手弃就是姬姓始祖后稷。
也就是后来周天子们的祖先。
最终,禹花费了十三年的时间,终于疏通九河,将四处泛滥的洪水全部导入大海,算是彻底解决了肆虐了二十多年的水患。
在这十三年里,禹到足迹遍布中原各地,因此在华夏很多地方,特别是黄河两岸留下的不少和他有关的遗迹和名胜。
比如今天位于山西、陕西、河南三省交界处的大禹渡,据说大禹当年就从这儿离家出发,出门去治水的,还有就是山西河津的禹门口,也是用禹的名字命名的。
传说这里的龙门山原本挡住了黄河的河道,使得黄河之水无处可去,因此泛滥成灾。
然后大禹治水的时候,用神力凿开了龙门山,为黄河开辟出一条通道。
后来大约是在汉代,人们在禹门口的东岸修建了一座大禹庙,为了中国北方一处重要的大禹祭祀的场所。
后来,历经唐元明清几代重建,香火旺盛,只可惜后来毁于二战的战火之中。
后来更有传说,说是每年黄河里的鲤鱼都要顺着黄河溯河而上。
等到了龙门山禹门口的时候,鲤鱼们必须奋力越过,才能继续前行。
凡是成功跃过禹门口的鲤鱼,都会变身成龙,而失败的就要掉头返回,等待来年。
从此之后,民间也就有了鲤鱼跃龙门的这个说法,成为了一句祝福,学业有成,事业兴旺,仕途升迁的吉祥话。
禹门口黄河流经龙门山之后,很快又被山石阻挡,于是禹就运用神力,一口气在山上开凿出了三个缺口,就是今天位于山西河南交界的三门峡。
三门峡“三门”取的是神门、鬼门和人门,合称三门。
从三门峡再往东就是一马平川的华北平原。
从此黄河再无阻挡,一路浩浩荡荡奔流入海。
不过根据古籍《尔雅》上面的记载,大禹治水的时候,在华北的平原地区也曾经遭遇过一次危险,他说,有一次禹带着他的助手和随从,在黄河下游的一处黄河支流测量水位深浅的时候,突然上游的洪水倾泻而下。
数米米高的洪水一下就冲走了十多个人,剩下的人吓坏了,纷纷逃往高处避难。
这条河就是位于今天山东境内的徒骇河,因为他曾经令大禹的“徒众”“惊骇”,所以得名。
徒骇河禹治水成功之后,获得了舜的褒奖,被封为“下伯”,被赐姓为姒。
禹也就因此成为了华夏最古老的“上古八姓”之一姒姓的始祖。
而人们为了表达对禹治水和崇拜之情,尊称他为大禹,就是“伟大的禹”的意思。
再后来在四岳的推荐之下,大禹成为了舜的继承人。
在舜在位的第三十三年,继承了舜天下之主的君位,接掌天下。
不过对于大禹治水这个故事的真实性,其实一直都存在着争议。
其实当我们认真回顾那些留下了远古时代大洪水传说的民族的时候,不难发现,其中的大陆民族几乎毫无例外的都是具有悠久农耕历史的民族。
这个或许也就是大洪水传说形成的现实根源所在。
自从几万或者十几万年以前,现代人的共同祖先离开非洲开始,在人类这一路迁徙,发展的道路上,水源一直是人类选择定居点的关键因素。
之后,随着农业的出现,水的重要性更是被进一步的增强。
因为在纯自然的环境里,只有河流附近才有对植物生长而言肥沃的优质土壤。
当河流从地势陡峭的上游进入地势平坦的下游之后,水流就会变缓。
而河水中从上游山川侵蚀下来的泥沙就会沉积下来,天长日久就慢慢地形成了所谓的“冲积平原”。
几乎所有的河流都会在下游地区形成冲积平原。
而且一般来说,越是长的河流形成的冲积平原面积就越大。
同时有的时候,由于气候或者上游地势的变化,河流的水位会突然暴增,形成洪水。
当河水溢出了原有的河道之后,地势自然就会变宽,河水的流速也会随着下降。
于是河水中携带的泥沙就会堆积在原本的河道两旁,形成了泛滥平原。
在冲积平原和泛滥平原地区,通常既有丰富的地下水资源,也有适宜耕作的肥沃土壤。
对于人类特别是农耕民族来说,无疑是最理想的定居地。
可是问题又在于其实河流下游的这些冲积平原对于河流本身而言,就是它们的泄洪区,冲积平原就是在漫长的地质年代中,经过河流的一次又一次的泄洪。
才最终“冲积”形成的。
至于“泛滥平原”,顾名思义,更是由于洪水泛滥才形状的平原地形。
冲积平原所以当人们沿着河流两岸在冲击平原或泛滥平原上建立城镇、村落之后,河水水量突增的时候,自然而然就成为了洪水侵袭的目标。
所以洪水也有了自然成为的定居民族无法避免的一个魔咒。
所以在农耕民族之中流传下来一些远古时代和洪水相抗衡的神话传说,自然也就不足为奇了。
不过因为大洪水的传说实在是太过普遍,自然就引发了人们的其他猜想,是不是在远古的某个时代真的发生过一次,影响了整个世界的全球性大洪水?
顺着这个思路就出现了对大禹治水的怀疑,因为和其他民族的大洪水传说相比,华夏民族的大洪水显然不够惊悚和震撼,而且最后居然是依靠人自身的力量就解决了。
当然按照神话故事《山海经》里的描述,大禹治水之所以能够成功,是因为天地赐给了他一种能够自动生长的神土——息壤。
不过,即便如此,和那些人类几乎灭绝,只有一个家庭在神的特别保护下才得以幸存的大洪水相比,大禹治水仍然显得太过于平凡普通。
所以也有观点认为,大禹治水其实只不过是中国历史上多次发生过的黄河因为改道而形成的,区域性河水泛滥而已。
只不过当时或者后来的人们出于政治上的目的,为了神化大禹,才创造出了大禹治水的这个传说。
当然了我们不能否认这种可能性。
不过在本世纪初,有学者在黄河上游地区进行地质考察的时候,发现了一些有利于佐证大禹治水真实性的发现。
学者们在位于黄河上游的青海民和的喇家村,发现了一处距今大概四千多年的古代城市遗迹。
这处遗址完整地保存了很多上古时代的建筑和其他文物,甚至包括了一罐粟类制作的面条,因此也成为了中国一处非常重要的新石器时代的考古遗址。
喇家村遗址根据专家学者的分析考证,喇家村遗址应该是因为遭遇巨大的天灾而瞬间毁灭,所以才得以完整保存的。
而这个巨大的天灾,极有可能是由于地震而引发的巨大的洪水或者泥石流,所以喇家村遗址也被称为是“东方的庞贝”。
庞贝是古罗马时代位于那不勒斯湾的一处古城。
因为临近的维苏威火像突然爆发,导致整个城市瞬间被火山灰掩埋淹没。
除了喇家村遗址之外,另外一处更为重要的发现就是,在黄河上游的积石峡和循化盆地,发现了上古时期湖床沉积物,堆积最厚的地方厚度能达到三十米。
根据学者们的推断,这应该是由于当时在积石峡附近曾经发生了大规模的山体崩塌,滑落的山石堵塞了黄河河道而形成了堰塞湖。
因此,在当地形成了这些古代湖床沉积物。
以此估算,当时这个堰塞湖的深度应该超出了黄河河道大概两百米,足以贮存十二到十七立方千米的湖水。
那么这个堰塞湖一旦决堤,那就一定会形成巨大的洪水,冲击下游。
而且学者们还在黄河下游方向,在距离积石峡大概二十五公里的官亭盆地,发现了大量应该属积石峡地区的寒武系和白垩纪的岩石。
喇家村遗址根据碳十四测定,上游的堰塞湖沉积物和下游发现的溃堤沉积物,在年代上十分的接近,应该是同一场大洪水形成的,根据下游溃堤沉积物出现的位置推算。
积石峡和堰塞湖决堤的时候,极有可能是在一天之内就将储存的全部湖水释放,冲击下游。
这无疑会造成下游爆发巨大的洪水。
而这个堰塞湖被发现的位置,积石峡也极有可能处在大禹治水的范围之内。
因为在《尚书.禹贡》中有记载,说大禹治水的时候,“导河积石,至于龙门,入于沧海。
”因此,积石峡堰塞湖遗迹的发现,无疑为四千年前黄河流域曾经爆发过一场大洪水,提供了一个十分有力的支持。
而且大禹治水的思路其实也确实得给后代的君主留下了一份政治遗产。
大禹在治水的时候运用疏通,而不是阻挡这样的方法最终取得了治水的成功,这其实也为后世之君在面对民情舆论的时候的处理方式,提供了一条镜鉴之途。
后来在周朝的时候,周厉王生活奢侈,为人傲慢,暴虐,引发了人们的不满,为此周厉王就任命了一个卫国的巫师,让他带人到处监察,如果发现有背后批评天子的,就地诛杀。
周厉王的严刑峻法很快就见到了成效。
史书记载,从此以后,“国人莫敢言,道路以目。
”意思是说,当时周朝首都镐京城里的人们,谁都不敢在公开场合说话了。
熟人在大街上碰上,也只是用眼神打个招呼而已。
然后重臣召公就劝说周厉王,“防民之口,甚于防水。
水壅而溃,伤人必多,民亦如之。
是故为水者决之使导,为民者宣之使言。
”意思就是说堵住人们的嘴,不让他们说话。
这比堵住河水流动更加危险。
河水被堵住就会决堤,决堤之后,伤害的人一定很多,不让老百姓说话,后果也是一样的。
所以治水的人要疏通河道。
治民的人应该让百姓畅所欲言。
可是周厉王轻蔑地拒绝了召公的谏言,最终三年之后,激起了周国人起义,周厉王自己被迫逃离京城,最后死在了流亡的地方。
召公这句“防民之口甚于防水”,也就成为了流传至今的一条格言。
不过在事实上,根据史料相关记载,大禹确实是因为在治水过程中,走遍天下,对各地的山川地形,风俗习惯,物产特色,都了如指掌。
从而为后来他的家族世代统治这一地区奠定了基础,大禹在成为了舜的继承人之后,凭借他在治水期间积累的经验,重新划归了天下,将中原地区分为九个州,并且详细规定了各个州要上缴的贡品数量和种类。
按照《尚书.禹贡》中的记载,九州指的是:冀州,兖州,青州,徐州,扬州,荆州,豫州,梁州和雍州,当然了,《尚书》中的这个记载只不过是“九州”的诸多说法之一,在另外两部先秦古籍《尔雅》和《周礼》中也记载了“九州”的其他版本,而且很多学者都认为,以四千年前中原地区的社会发展水平,完全没有必要在如此广大的范围之内去“划定九州”,所以所谓的“禹划九州”的说法,很可能是周代的人的一种附会之说。
不过大禹本人确实因为治水而建立起了巨大的威望,传说舜在他在位的第三十三年,将君位禅让给了大禹,然后大禹在位于今天安徽怀远的涂山大会诸侯。
按照《左传》上的记载,“禹会诸侯于涂山,执玉帛者万国”,而涂山之后也被后人视作是夏王朝建立的标志。
据说大禹晚年也曾经遵照禅让的旧俗,先后立偃姓首皋陶和赢姓首领领伯益为继承人,不过因为大禹所在的夏后氏部族的实力强大,最终大禹去世后,真正接替他执掌大权的还是他的儿子启。
从此之后,帝王之位的传承,也就从各姓贵族之间的禅让制变成了父子兄弟之间的家族世袭制。
而大禹建立起来的这个夏朝,通常会被认为是我国历史上的第一个王朝,被视作是历史上君主世袭制和封建制度的开端,当然了,尽管夏朝的历史在中国许多古籍中都有所记载,而且也得到了出土的周代青铜器上的铭文的佐证,并且还留下来了一份看起来很合理的帝王世系表,不过因为迄今为止,并没有发现属于夏朝的文字,这自然也就影响了很多疑似夏朝遗迹的考古遗址的判定,它们究竟是属于夏朝还是属于商朝早期?
所以夏朝是否是历史上真正存在过的一个王朝,目前还存在着一些争议。
还有待于考古学界更新和更精准的研究成果,来为我们答疑解惑。

参考:
窃以为大禹治水是真是存在的,大禹生活的那个时代洪水泛滥不仅古中国文明中有记载,同时代的外国也有关于洪水泛滥的记载,所以在大禹那个年代洪水泛滥应该是可信的。
既然洪水泛滥必然会威胁当时人们的生命和财产安全,这时一个英雄人物大禹为了百姓的安全,不惜三过家门而不入也要治理洪水,最后拯救万民于水火,百姓感念他的功德就拥戴他为五帝之一,再后来大禹治水这个典故就成了人们纪念他的最好表现。
至于题中所提到的认为他是一条爬虫,这脑子得多有坑才会有这样的疑问,对此无视就是最大的鄙视,恕我无法回答。
退一万步讲大禹治水不管真假,它代表的精神内涵就值得我们去学习,去尊重,一个有信仰的民族才值得尊敬,一个一味否定连自己先祖都否定的人,你让别人怎么信服,怎么走向世界。

参考:
首先,并没有学者说过“禹是一条虫”的观点,这个论断本身就是被断章取义后广泛传播的。
顾颉刚先生根据《说文》中“禹,虫也”的记载猜测禹可能是铸在九鼎上的一种动物。
后来鲁迅先生在《故事新编》中将代表动物的虫偷换为蠕虫,并对顾颉刚先生大加嘲笑,于是“禹是一条虫”就被讹传,乃至成为攻击古史辨学派的一个的论据。
顾颉刚先生在回应柳诒徵先生的讥讽时,曾经解释过“虫”这个概念,他认为说禹是虫,意思是说禹是动物。
古代的中原民族看南方民族时称“闽”“蛮”,这个两个字都是从虫的,说明古人把人看做虫是很正常的事情。
而禹又是神话中的人物,在神话中人和动物本来就分得不清楚,比如《山海经》中各种人首蛇身之类等等都能说明。
后来,顾颉刚先生撰写了《九州之戎与戎禹一文》,放弃了禹是南方民族神话人物的说法,提出了应从西方寻找禹踪迹的观点。
童书业先生在跋语中说,禹名从虫,虫即句龙,其它学者也认为这是以图腾证古史,是有积极意义的。
所以看到“禹是一条虫”这个观点,先不要急着谩骂,还是分清真假了解来龙去脉再作评判。
至于大禹治水到底存不存在,比较有争议,个人倾向于存在。

参考:
大禹治水如果不存在,不可能流传了几千年,或者,也可能超过万年,因为具体年代是个?
号,也可能是编年史以前的故事。
至于有些学者信口雌黄,是何居心不得而知,可能是自封的文明始祖造成的吧!国外把一些神话当成了历史,以正视听。
而国内却把一些历史当成了神话,以此混淆视听,习笑之及,真是自封的优点害死人。
大禹治水,虽没有确切记载,但肯定真实发生过。
那个“地球时代”,人类刚刚在地球上崭露锋芒,可能文字都还没有形成,一切因果就有可能以口传形式代代相传。
久了,丢三缺四再所难免,再久,就可能被遗望,所以,给了后来“史学家”乱搞的机会。
'大禹,姓氏名谁,只有他知道。
他那个年代,在世界史上称大洪水时代。
圣经上就有记载,诺亚方舟载上人类的种子逃过一劫也记录在案。
而大禹存在的时间和这个圣经所描述的时代相吻合。
而中国神话中,女娲补天也和大禹同处一个阶段。
他(她)俩什么关系,可以随意猜想。
补天,就是天漏了,雨一直下,地球上水满为患。
大禹在地上,女娲在天上。
如果把人类起源之谜联系在一起,那这俩人就代表了史前文明,他们的时代是一代文明,或是地外文明,而后就是可能不存在的黄帝时代、周……水治好后,那史前人类大部灭绝,少部分艰难度日,曾经几度空白阶段后,统治部落开始出配,也就是最早的“黄帝”时代。
而这个黄帝的来历也和大禹一样,谜团重重。
这就是未解之迷。
地球,四十六亿年,谁知道哪个编年史都出现了什么?
说实话,全靠猜!或者!靠蒙。

参考:
世界各国神话,考古应证都肯定了上古大洪水的存在,诺亚方舟的神话没有让人否认怀疑,虽然没有任何实物可佐证。
圣经也带神化的宗教存在,干百年西方膜拜不止,从无人敢.亵渎曲解抵毁。
可是中国学者专家总是怀疑中国历史朝代,连同那个朝代出现的人物真实性,尽管有无数考古文献记载实物图碑铁证,要知中国古文言文对历史文献记载是非常严肃谨慎的,现在视为种话著作的山海经,随着研究考古认识,绝大多数记述都有根据,与实地实物描写相符合。
现阶社会网络和各种媒体迅速普及,一些不学无术者,所谓专家学者为了炒热度,憎借历史名人博取眼球,人造话题,借势网红,大肆攻击传统文传统文化,妄捏歪论曲解,要知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几干年精神物质的经验精华积累沉淀,是华夏儿女文明的无形遺产财富,这样肆意糟塌会让我们后代丟掉我们老祖宗留给我们的根本传承,会让民族失去灵魂依托,失去信仰力量,失去民族凝聚力,曰韩西方在非遗保护传承上的认真远比我们重视,他们自已本身历史朝代有限,没多少可歌可颂的,就变着法去偷,去抢,去骗取,中国自已珍宝自己不珍惜,让人心痛,一但丟失了,就再难找回来了!
参考:
由于顾颉刚曾经的一段话,以致于后来演绎出了各种版本,最夸张的莫过于这句“大禹是条爬虫”。
尧舜禹,在顾颉刚看来,纯属子虚乌有。
他在致钱玄同的信中说道:至于禹从何来?
禹与桀何以发生关系?
我以为都是从九鼎上来的。
禹,《说文》云:“虫也,从禸,象形。
”禸,《说文》云:“兽足蹂地也。
”以虫而有足蹂地,大约是蜥蜴之类。
我以为禹或是九鼎上铸的一种动物。
顾肯定了九鼎的存在,但却否定了大禹的存在。
并推测“禹”是从九鼎而来的。
因为九鼎上有一类虫、兽的图腾。
后来,便有了“大禹是条虫”这样的玩笑话,实际上也是对“疑古派”调侃。
最早的一批铜器,夏晚期但是从目前考古发掘出土的铜鼎来看,最早的铜鼎,即二里头遗址出土的铜鼎,属于夏晚期,此时的铜鼎个头不大,上面只有简单的网格纹,并无虫兽的图案。
同时期的铜容器上也无复杂的虫兽图案,因此,顾的这个推断应该是站不住脚的。
历史上大禹未必铸九个铜鼎,而大禹却应是真实存在过的。
大禹的父亲为鲧,因治水九年而无状被杀(这点存疑)。
大禹的妻子为涂山氏,其子为启。
大禹联手启最终成功开创了夏朝。
这些应该都是没问题的。
大禹的世系山东嘉祥武氏祠汉画像石上的大禹“大禹治水”的故事中应该也有一定的真实性。
现代考古学已经证实:史前确有一段时间发生过大洪水。
陶寺古城、王城岗古城、新密古城寨、西山古城、孟庄古城的城垣均有被洪水冲毁的痕迹,而夏朝恰好建立于大洪水之后。
二者或许存在着某种联系。
对于大禹及大禹治水,最早的记录散见于《山海经》、《禹贡》、《诗经》、《楚辞》中,如《山海经·海内经》中有:“洪水滔天。
鲧窃帝之息壤以堙洪水,不待帝命。
帝令祝融杀鲧于羽郊。
鲧复生禹。
帝乃命禹卒布土以定九州岛。
”较为严谨的《史记》中也有大禹治水的相关记载,大禹“左准绳,右规矩”,“行山表木”。
出土的材料中如西周的青铜器“遂公盨”的铭文中也在开篇中提到了“大禹治水”。
“天命禹敷土,随山浚川(遂公盨铭文开篇)。
”“上博简《容成氏》”上博简(上博战国楚竹书《容成氏》)中记载了大禹被舜任命为司工,专司治水,大禹“亲执耒耜,以波明者之泽,决九河之阻”,此外,在竹书中还讲述了大禹专心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的感人故事。
“大禹治水”画像石,东汉画面上一共表现了10个人物,左数第3个头戴斗笠、手持耒耜,以正面像示人的便是大禹。
大禹虽未居于画像石的中央,却因其不同与他人的正面像而占有了画面中的C位。
画面中有一位老妇人,手提包裹,以袖掩面,表现出了送别大禹时的不舍。
老妇人似是大禹的亲人,但从其装束来看,倒不像是大禹的母亲。
画像石右数第2个人物,怀抱小婴儿,应该是大禹的妻子。
大禹路过家门而不入,开封禹王台大禹治水石刻画局部如此多与大禹有关的记载与出土物,很难让人相信大禹治水只是古人捏造出来的故事。
只是,大禹究竟治理的是哪条水?
这个问题就太难考证了。
但是,其治水的范围应该不会超出其活动轨迹。
我是阿斗,文物考古聊历史,欢迎点赞
我们县城是山区小县,小到什么程度呢?
这么说吧,在我十岁时,我可以用一上午时间,走遍县城的大街小巷。
那时还是原始地貌,县城东边有自北向南长达数里一道土岗,西边有一里宽的河道,河水依山流淌。
县城北边倚伏大山,山下有肥沃的黄土地。
随着中国经济腾飞,三十年来,县城发生翻天巨变。
巴掌大的县城每时每刻都在变化,大楼高耸,道路通达。
但引起我注意的是,每挖地基,在地下三四米左右,就是清一色的沙砾和鹅卵石,这种情况不是在某个地方,而是自县城东边的土岗以西,整个县城的地下都是沙砾和大小不一的鹅卵石,这种石头的形状说明它们曾在激流中呆过很长时间。
就连城北大山脚边,厚达十一二米的黄土层下,也净是这种石头。
我每每看到这情景,就想起了“沧海变桑田”这句话。
应该说,远古之时,县城就是一条大河,东岗长达数里的高坡,就是当年的河岸线。
按黄土沉积的厚度和岗坡的落差推算,这条河的水深可达八九十米
或许,亿万年前,这里就是大海。
我说
否认大禹的专家,就是一些招谣撞骗的伪学者而已。

参考:
中国古代确实有“大禹治水”的传说。
依据科学家考证,中国确实有过一段大洪水肆虐的时期,但是,历史上有没有大禹这个人,目前还拿不出确凿的证据。
大禹是夏朝的奠基人,而国际上学术界对夏朝是否存在,还有很大的争议。
李学勤做了一个夏商周断代工程,最拿手的材料就是二里头遗址,但是也有很多权威学者并不认同。
既然夏朝有可能不存在,那么大禹这个人是不是存在,也很可疑。
当然,我本人是有点趋向于认为大禹和夏朝确实存在的。
只不过目前找不到被学术界广泛承认的证据,所以我暂时不做判断。
其实,在民国时期,就有知名学者质疑过大禹的存在。
历史学家顾颉刚,据说他就说过“禹是一条虫”。
鲁迅为此还讽刺过他。
但是这其实是大家都冤枉了顾颉刚。
顾颉刚根本就没有说过“禹是一条虫”。
顾颉刚是一个严肃、严谨,有扎实学术精神的历史研究学者,他提倡的是“疑古”。
也就是说,顾颉刚提出,我们要大胆的怀疑前人撰写的历史资料是不是真实的,要分析其中有没有不真实的成分,要用科学的方法辨别古史,尤其只有后世文字描绘但是没有实物材料的历史的真伪。
为此,顾颉刚在“疑古辨伪”的基础了,又大大的进了一大步,轰动了当时整个史学界。
原来,顾颉刚写了一本《古史辨》,提出了一系列让人耳目一新的新观点。
依据他的考证,特别是《说文》中“禹,虫也”的解释,顾颉刚推测,禹大约是蜥蜴之类,或者是九鼎上铸的一种动物。
他的这种观点一推出,立即遭遇了很多学者的激烈反对。
顾颉刚通过研究分析,决定收回自己的观点。
他说,众人说的有理,我必须要对我的理论进行修正,这很有必要。
这就是一个学问家的胸怀,虚心的接受别人的批评意见。
而某一个秃顶三角眼的传媒大学教授(正的),除了耍流氓,啥都不会。
顾颉刚还坦诚的说,《说文》中的对“禹”字的解释并不足以代表古意。
但是,他还是认为,不能完全丢掉怀疑,还有必须继续研究下去。


上一篇:为没有社保的父母买什么保险好 下一篇:没有了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