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惠

明孝宗朱佑樘为什么只活了三十六岁

引言:大明成化11年,今天的明宪宗朱见深刚刚起床,看着铜镜中的自己,鬓角处已平添了些许白发,不由得悲从心中来:“朕即位已然十余年,却至今没有子嗣,每每想起此事,百年后朕有何面目面见朱家的列祖列宗啊

引言:大明成化11年,今天的明宪宗朱见深刚刚起床,看着铜镜中的自己,鬓角处已平添了些许白发,不由得悲从心中来:“朕即位已然十余年,却至今没有子嗣,每每想起此事,百年后朕有何面目面见朱家的列祖列宗啊!”说罢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万岁爷!奴才斗胆,向您告知一件大事,其实,您,您是有子嗣的!”平日里伺候宪宗的太监张敏突然跪了下来,一边磕头如捣蒜一边向皇帝诉说着。
“什么?
张敏,你说,你说什么?
你说朕有儿子?
怎么回事!”朱见深拿在手里的梳子倏地掉在了地上,他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万岁爷,您还记得成化二年来自广西的那个纪娘娘吗?
正是她诞下的龙子啊!”张敏向宪宗禀告道。
“记得,朕记得!快,快把朕的儿子带来见朕,哈哈,朕有儿子了!朕居然有儿子了!”不久,一个瘦弱的孩子带到了宪宗面前。
明孝宗朱佑樘画像那个孩子,就是大明历史上第十位帝王——明孝宗朱佑樘!也是有明一朝难得的好皇帝。
明代万历首辅朱国祯曾评价说:“三代以下,堪称贤主者,汉文帝,宋仁宗与我朝孝宗耳!”但是,这个好皇帝却天年不假,年仅三十六岁便英年早逝了!为什么,这样的一个好皇帝只活了三十六年呢?
一.饱受苦难的灰色童年明孝宗的出生其实是一场意外,是父亲宪宗一夜情的产物。
明成化二年,广西少数民族发生动乱,明宪宗平定动乱后俘虏了广西土官的女儿纪氏,因见她有些姿色,便安排在紫禁城内看管藏书阁。
一日宪宗来到藏书阁偶遇纪氏,发现此女子“警敏通文字”,一时兴起便临幸了她,正是这一次让纪氏有了身孕,不久生下了弱小的朱佑樘。
但是,父亲明宪宗在婚姻生活上却是个赤裸裸的妻管严,宠爱奶妈万贞儿,封其为贵妃。
这位万贵妃是个特别强势的人,绝不允许有女子背着她私怀龙种,听闻纪氏怀孕便送来堕胎药,但来送药的宫女同情纪氏的遭遇,称其是得病而非怀孕。
万贵妃仍不放心,把纪氏安排进了冷宫安乐堂,阴冷潮湿的安乐堂内,朱佑樘出生了!万贵妃万贞儿剧照但是,在冷宫安乐堂内,人连最基本的生存都成问题,更不要说抚育一个婴儿了。
纪氏也曾一度放弃,但是,在太监张敏的劝说,还有废后吴氏的帮助下,可怜的朱佑樘靠着吃百家饭艰难的成长着。
二.时来运转成太子时光荏苒,一转眼五年过去了,人到中年的明宪宗感叹自己没有后代时,太监张敏冒死向他汇报了真情,宪宗大喜,6岁的朱佑樘人生第一次见到自己的父亲,却也把自己推到了风口浪尖上!明宪宗朱见深剧照万贵妃得知朱佑樘的事情非常愤怒,在她的安排下,纪氏和张敏先后遇害,万贵妃还想设法加害年幼的朱佑樘。
宪宗的母亲担心万贵妃的恶毒会伤害自己的孙子,便差人把朱佑樘接来自己身边,朝夕抚育,由于太后身份尊贵,万贵妃也找不到合适的下手机会,只得作罢。
朱佑樘得以安全的度过自己的少年时光。
三.弘治中兴多劳苦在朱佑樘十八岁那年,狠毒的万贵妃因病去世,父亲宪宗因为思念万贵妃,不久也因病去世。
朱佑樘得以继承皇位,成为大明王朝的第十位君主,史称“明孝宗”。
孝宗刚刚即位,就重新开放了经筵侍讲,向朝中大臣请教问题。
他力行节俭,宽厚仁慈,重视司法,体恤民生,弘治一朝虽然多有天灾,却在孝宗的治理下得以平复,老百姓的生活更加富足,人口与财政收入都有了极大的提高。
同时,孝宗广开言路,大力整顿吏治,起用了一批如刘建,谢迁,李东阳,刘大夏等忠臣贤士,一改成化后期官场上奸佞当道的局面。
人称弘治一朝臣子“多为君子”。
孝宗提拔的这些贤才,也为后继之君留下了一笔宝贵的财富,正是有这些贤臣在,正德皇帝的一些荒诞行为下明朝得以平稳运行。
繁华的“弘治中兴”还原图更让人称赞的是,明孝宗是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个施行一夫一妻制的皇帝!终其一生,他只有张皇后这一个妻子,不近女色的朱佑樘把大把的时间都用在了处理政事上,这才有了后来的“弘治中兴”!四.英年早逝甚可惜小时候的贫苦生活让身体本就瘦弱的孝宗皇帝身体很差,即位之后,孝宗又勤于政事,高强度的工作让他的身体状况每况愈下,只有三十多岁的孝宗皇帝看起来却像个六七十岁的老者。
三天两头的生病让孝宗开始有些迷恋方士丹药,希望用道家方法来使自己延年益寿,但这些重金属丹药非但不能延长他的寿命,反而让孝宗身体更差。
终于,在弘治十八年,三十六岁的明孝宗因为感染风寒, 又长期服用丹药导致身体虚脱休克,鼻血流个不止,最终因病去世。
明孝宗朱佑樘剧照听闻他的离世,老百姓们都不愿意相信这个现实,一时间“深山穷谷,闻之无不哀痛”,这个明朝历史上难得的好皇帝就这样走完了自己短暂的一生,但是,在他的努力下,却让一团乱麻的大明王朝重现光明,留下了自己在历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结语:在中国的历史上,明孝宗可能并不算出名,他没有秦皇汉武那样开疆拓土的壮举,也没有李煜徽宗这样的文采诗情。
但他却是一个愿意勤勤恳恳为老百姓做事的好皇帝,他的一生虽然短暂,但在他治下老百姓的生活水平得到提高,幸福指数上升,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明孝宗就是一个当之无愧的“大侠”!
参考:
明孝宗朱祐樘,是明朝第九位皇帝。
他18岁亲政,一生只有一个妻子,后宫安宁。
在位18年,尊敬大臣,做了很多为民的善政。
他虽然没有轰轰烈烈的业绩,但是,没有大的暴动,没有农民起义,受益的是真正的老百姓。
这样一个人品不错的皇帝,却在36岁的时候英年早逝,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我是三少,为你答疑解惑。
多灾多难的童年,使皇帝天生身体虚弱朱祐樘的一生,与万贵妃有大的关系。
万贵妃,是自己的父亲明宪宗最宠爱的妃子。
《明史》有记载:成化二年正月,万贵妃生下皇长子,可惜这位皇长子不久就夭折了。
不知道什么原因,万贵妃从此无法再生育。
没有儿子,皇帝再宠自己也当不了皇太后。
于是,万贵妃对其他能生育的妃嫔痛恨非常!谁怀了孕?
或者谁生下了儿子,都要想方设法弄死。
据说,她毒杀了宪宗皇帝好几个儿子。
朱祐樘的母亲纪氏,本来是一个地位低下的小宫女。
无疑中怀上了龙种,自然没有逃脱万贵妃的视线。
幸好母亲纪氏心地善良,在宫里人缘关系很好。
被万贵妃派来给纪氏堕胎的宫女,可怜她,不忍下手。
于是,宫女冒着生命危险,在万贵妃面前撒了个谎。
天无绝人之路,纪氏在万贵妃的阴影下,偷偷地生下了朱佑樘!这一次,万贵妃又派太监张敏去溺死新皇子。
张敏也是心善之人,看见皇上一直不曾有儿子,又可怜纪氏,就秘密地把孩子给藏了起来。
万贵妃持宠骄淫,凶残毒辣,在宫中树了很多的敌人。
在乌烟瘴气的后宫,这些敌人就是纪氏的朋友。
她的这个苦命的孩子,就得到了许多宫女,太监,还有被万贵妃排挤废掉的吴皇后的帮助。
他们都尽自己微薄的力量,一起来哺养并保护这个孩子。
后来,万贵妃多次来搜查,却始终都没有找到。
就这样,朱佑樘饥一餐饱一餐,吃着百家饭长到了六岁 。
直到有一天,张敏告诉了明宪宗实情,朱佑樘才得以见光。
当皇帝第一次见到6岁的儿子时,只见朱佑樘个子瘦小,面色饥黄。
长期的幽禁,朱佑樘连胎发都未剪,头发一直拖至地面。
这那像是明朝皇帝的皇子?
!明宪宗抚摸着儿子消瘦的脸颊,忍不住感慨万千,泪流满面。
当天,明宪宗召集众臣,说出朱佑樘存在的真相。
所以,这个自幼就尝尽了人生的冷暖的朱佑樘,能活下来就是个奇迹。
勤于国事,身体日渐虚弱1487年8月,明宪宗去世,皇太子朱佑樘继位,改年号为\"弘治\"。
父亲留给朱佑樘的,是一个千疮百孔的江山。
朝政紊乱,国力凋敝,一切都在说明需要年轻的皇帝厉精为治。
好在朱佑樘很早就接受了正规的教育,当他六岁被父亲解救出来,见到了阳光之后,很快就被立为了太子。
9岁的时候,开始接受正规的皇室教育,一直到他即位。
这个苦命的孩子,突然可以吃饱穿暖,不再躲藏,可以自由的晒太阳,又有老师教自己读书。
所以,他非常珍惜,更加发愤。
因此,明孝宗的文化修养很高。
有资料显示:明孝宗有《诗集》5卷,可惜已经失传。
而且这个有才情的皇帝,是后世人们称赞的明朝最为遵循儒家伦理规范的皇帝。
面对父亲留下的乱摊子,明孝宗决定重振朝纲。
他用最快的速度熟背了四品
公元1488年,明孝宗采纳大臣的建议,开设大小经筵。
大经筵: 每月逢二、十二、廿二日举行,主要是一种礼仪; 小经筵又称日讲,君臣之间不拘礼节,从容,是一种重要的辅政方式。
同时,又设午朝,每天早午两次视朝,接受百官面陈国事。
在明孝宗锐意求治下,朝廷内外,文武百官纷纷上言,或痛陈时弊,或广进方略。
这个年轻的皇帝每天早朝午朝,大经筵,小经筵,亲力亲为,勤于国事。
他重用贤良,铲除奸佞,任用官吏,又待臣宽厚。
明朝出现了人民安居乐业的和平时期,被史家称为“弘治中兴”。
常年辛勤的工作,给原本就虚弱不堪的身体,带来了沉重的负荷。
沉溺佛道明孝宗,作为一个有才情的儒家文化思想的皇帝,他明白自己作为一个皇帝的最基本的使命。
所以,当他接手父亲留下危危可及的大明王朝的时候,他没有退缩,而是勇敢地挑起了这副重担。
直到国家的经济开始好转,百姓安家乐业,他才松了一口气。
慢慢地,他开始注重自己日渐虚弱的身体。
自从当上太子之后,各种各样的滋补的,各种名贵的药,都吃了不少,身体却并没有什么起色。
所以,他对佛道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希望通过佛道之术来改变自己的身体。
久病乱投医!在学习佛道的过程中,明孝宗也许心有些急,一些小人借机亲近皇帝,并取得了他的信任,奸佞之辈再次混入宫中,祸乱朝政。
后来宦官李广畏罪自杀,明孝宗还以为李广家中有天书,就命人去搜寻。
结果天书没有搜到,却搜出了李广贪污、受贿的账本!此时,明孝宗这才幡然醒悟,自己在佛道治病上错得有多么离谱!李广事件唤醒了沉睡多年、学识渊博的孝宗皇帝。
朱佑樘开始不断反思自己,再次大力整顿朝纲。
可是过度的工作,也彻底拖垮了他的身体 。
英年早逝大明的皇帝除了朱元璋、朱棣长寿之外,其他的皇帝似乎都很短命,平均年龄就只有三四十岁左右,朱祐樘也不例外。
公元1505年,农历五月初七,36岁的明孝宗与世长辞。
《明史》记载:朱祐樘在临死之前,召见自己的臣子,嘱托他们要好好辅佐皇太子朱厚照。
并叮嘱诸卿说:“太子人很聪明,但是年龄还小,又好逸乐,诸卿要好好辅佐他,使他担当起大任,朕死也瞑目了“。
朱祐樘给太子朱厚照的最后嘱咐是:“任用贤臣”。
可见,在朱祐樘的心里,贤臣是多么重要。
三少说:健康面前,人人平等。

参考:
明孝宗朱佑樘在36岁的盛年去世,完全是庸医误诊所致。
在今日中国,有着无数的养生节目。
我们往往可以看到节目组请出一位须发皆白、仙风道骨般的医生,自称祖上是宫中的御医,有某某宫廷秘方云云。
实际上呢,在明朝著名史学家沈德符所著的《万历野获编》中,太医在人民群众心目中就是废物一般的存在。
京师向有谚语云:“翰林院文章,武库司刀枪,光禄寺茶汤,太医院药方。
”盖讥名实之不称也。
—《万历野获编·卷二四》在明代历史上,第九任皇帝朱佑樘一向被视作少有的明君。
特别是在儒家文臣眼中,这位孝宗皇帝的所作所为,完全符合他们心中圣明天子的所有标准。
但是这样一位皇帝,却因为太医的误诊而一命呜呼,又是怎么回事呢?
明孝宗朱佑樘剧照从染病到驾崩,仅仅八天时间孝宗敬皇帝朱佑樘,生于成化六年(公元1470年)七月初三日,是明宪宗朱见深第三子。
朱佑樘的生母纪氏是瑶族人,广西土官的女儿。
史书上称纪氏被明宪宗宠妃万贵妃害死,还说朱佑樘在宫中吃百家饭长大。
明宪宗的长子,是万贵妃所生,但是仅仅活了十个月便不幸夭折。
次子朱祐极出生于成化五年(公元1469年)四月二十七日,生母是贤妃柏氏。
换句话说,朱佑樘出生的时候,他哥哥朱祐极仍然在世,而且还在成化七年(公元1471年)十一月被册封为皇太子。
万贵妃放着皇太子不搞,非要去对付朱佑樘吗?
这逻辑未免过于感人。
时万贵妃专宠,宫中莫敢言。
悼恭太子薨后,宪宗始知之,育周太后宫中。
—《明史. 本纪第十五 》万贵妃剧照无论如何,最终继承宪宗江山的还是朱佑樘。
这位孝宗皇帝在位期间,被称为“弘治中兴”。
明神宗万历年间内阁首辅朱国桢,就曾经对朱佑樘进行吹捧:“三代以下,称贤主者,汉文帝、宋仁宗与我明之孝宗皇帝”。
根据《明孝宗实录》的记载,朱佑樘染病的时间是弘治十八年(公元1505年)四月二十九日。
甲申,上不豫,暂免朝。
—《明孝宗实录卷二百二十三》次日五月初一日,孝宗依然没有视朝,礼部尚书张昇等人赴左顺门问安。
明代的左顺门就是今日故宫中的协和门,位于紫禁城外朝中路、太和门东侧廊庑正中。
当时孝宗对于病情还比较乐观,回复群臣说:“朕体调理渐痊可”。
并且让群臣安心办事。
故宫协和门但是接下来从五月初二日到初五日,连续四天皇帝仍然没有视朝。
随即在五月初六日孝宗大渐(即病危),派司礼监太监戴义召内阁大学士刘健、李东阳、谢迁紧急入宫。
根据史料的记载,当时皇帝本人的症状是“热症”。
庚寅,上大渐。
晓刻遣司礼监太监戴义召内阁大学士刘健、李东阳、谢迁甚急。
至乾清宫东暖阁御榻前,上燕服坐龙床御榻上。
健等入至床上榻前,叩头问安。
上曰:“热甚,不可耐。
”—《明孝宗实录卷二百二十四》所谓的燕服,就是皇帝日常闲居时穿的便服。
而孝宗热到什么程度呢?
需要服侍的太监将布沾湿后帮皇帝擦拭舌头后,孝宗才能向大学士们口授遗诏。
从这个角度说,刘健、李东阳和谢迁三人就是孝宗临终前指定的顾命大臣。
三大臣自然感激伶仃,称其为“自前史所载历数千百年不再三见而已”。
五月初七日午刻,皇宫中旋风大起,宫人大臣们看见“空中云端若有人骑龙上升者”,朱佑樘随即驾崩。
孝宗皇帝的驾崩,谁是罪魁祸首?
根据史书的记载,明孝宗是在斋宫祈雨时偶感风寒,当时让司设监太监张瑜去太医院商量如何用药。
令人没想到的是,负责诊治的太医院院判刘文泰和御医高廷和,根本就没有入宫为皇帝诊脉,只是根据张瑜的描述就开了药方。
弘治十六年(公元1503年)八月,孝宗让张瑜出任《本草品汇精要》一书的编修总裁官,具体工作由刘文泰率领太医院共49名太医负责开展。
这里提一句,日后李时珍就是在此书的基础之上,编纂了《本草纲目》。
换句话说,张瑜和刘文泰之间由于工作,关系十分紧密。
而偶感风寒对于太医太说也不算什么大病,因此草率开药。
从上文我们可以知道,服药之后孝宗的病一直没有好转,因此掌太医院事、右通政施钦、院判方叔和医士徐昊等人又先后为皇帝开药。
但是由于有刘文泰的药方在先,其本人又深得皇后张氏的信任,后面几位太医都不敢推翻刘文泰最初的判断。
结果仅仅八天之后皇帝便不幸驾崩,这个锅应该由谁来背?
李东阳剧照还在大丧期间,英国公张懋、给事中王宸、薛金,御史陈世良等人就轮番上疏弹劾刘文泰,认为应该按照“合和御药误不依本方”这个罪名来定罪,即所谓列诸十恶之首的“大不敬”。
按照这个罪名,刘文泰等人“罪在不赦”。
当时尚未即位的皇太子朱厚照命锦衣卫将张瑜、刘文泰等人送都察院定罪。
五月二十五日,都察院左都御史戴珊、英国公张懋、吏部尚书马文升等人对本案做出裁决。
张瑜、刘文泰、高廷和依律论死,施钦、方叔和革职闲住,徐昊发原籍为民。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张瑜和刘文泰的罪名并非最初所说的“合和御药误不依本方”,而是“比依交结内官律”,最终张瑜和刘文泰“俱免死遣戍”。
据说这是大学士李东阳、谢迁和刘文泰交好,故而暗中干预司法,为害死孝宗皇帝的罪魁祸首脱罪。
结语:当年宪宗朱见深染病,刘文泰就因为“投剂乖方,致损宪宗”。
换句话说,朱佑樘父子二人之死,都和刘文泰有关。
而刘文泰又和内阁关系匪浅,两位大学士拼了命也要保他。
联系到日后武宗皇帝、熹宗皇帝的蹊跷死因,历史真的不容细想,真正让人不寒而栗。

参考:
1469年,明宪宗朱见深闲来无事,跑到自己的内库去溜达。
一进门,他看到守仓库的女官长的很清新,他二话不说,直接临幸了这个姑娘。
9个多月后,这个姑娘产下一个婴孩,他就是明孝宗朱佑樘。
朱佑樘的出生很不容易,由于早年经历,明宪宗朱见深对后宫其他佳丽不太感兴趣,只喜欢那个大他17岁的宫女万贞儿。
万贞儿早年给朱见深生育过一个皇子,不过早夭了,后来万贞儿和朱见深无论再努力,也再无所出。
朱见深临幸看守仓库的纪姑娘只是一时冲动,事后他就全然抛到了脑后,忘的一干二净。
时年,由于万贞儿的受宠,她在宫内嚣张跋扈,说一不二,不光后宫妃子仇恨她,就连太监宫女们也对她多有怨言,因为他们伺候的不到位,万贞儿动辄打骂。
朱见深和纪姑娘都没有想到,这一次的临时起意,纪姑娘竟然珠胎暗结。
9个多月后,纪姑娘临盆了,诞下一个男儿。
万贞儿听说以后,派太监张敏去把这个孩子处理掉。
张敏领命而去,他虽然是个太监,但是个有是非心的太监。
他表面应付万贞儿,悄悄的把这个孩子接过来放在宫内抚养,只告诉万贞儿孩子已经不在世了。
孩子有幸活下来以后,张敏和一众宫女太监偷偷地把他抚养长大。
就这样,日子过去了五六年,他们东躲西藏,把这个孩子保护的很好,甚至连他的胎发都未剪掉。
几年后,张敏正在给朱见深梳理头发,朱见深看到后很有感触,自己已经不年轻了,可是还没有后代,实在对不起祖上啊。
张敏等了五六年,终于等到今天。
他扑通一下子跪倒在地,“陛下啊,您有后代,他已经6岁了”。
就这样,张敏把当年的情况一五一十的汇报给朱见深。
朱见深喜出望外,赶紧命张敏把孩子接过来,孩子已经6岁了,可仍没有起名字。
朱见深一看这个孩子,和自己长的很像,一激动,热泪涌上心头。
这一天,他给孩子起名朱佑樘。
为了好好培养朱佑樘,朱见深把他接出来。
在被接走那天,纪姑娘对朱佑樘说,“你去吧,那是你父亲,你要听他的话,不要忘了娘亲”。
朱佑樘被接走后,纪姑娘莫名其妙离世。
张敏听说以后,发自内心的笑了笑,“陛下,我们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此生足矣”。
纪姑娘离世不久,张敏吞金而亡。
若干年后,朱见深驾崩,朱佑樘继位,时年18岁,在位18年,36岁驾崩,是为弘治帝。
说实在话,真是很可惜,朱佑樘是自朱元璋和朱棣之后的又一少有的明主,他性格温和,待人和善,“弘治中兴”扭转了朱佑樘前几任皇帝在任时的颓势。
关于朱佑樘早逝的原因无外乎这几个。
1、幼年留下后遗症,身体羸弱。
朱佑樘躲躲藏藏的那几年对他的影响很大,他那时非常瘦弱,头发稀疏,30多岁就几乎掉光了,身体素质比较差。
幼年的阴影虽然对朱佑樘身体形成很大的影响,但对他个人性格影响更大。
他是个感恩的人,对张敏,对那些宫女太监,甚至是吴废后,只要别人在他幼年给予了帮助,他都记忆在心。
2、朱佑樘英年早逝和劳累有关。
明朝历史上有三个有名的“劳模”——朱元璋、朱棣和朱佑樘,前两位不用说了,那是少有的人物。
即使是他们,在能干这一方面也是不能和朱佑樘相比的。
朱佑樘时期,不光按时上早朝,为了处理工作,他还创造性的设置了午朝。
早朝结束后,休息一段时间,继续安排午朝。
他不像其他皇帝,那些整天修炼成仙的、干木匠活的是没法与他比的。
就是这样,朱佑樘把一天当成两天用,恨不得时间过的再慢些,这对他的身体损耗很大,也是他30多岁就离世的直接原因。
3、明朝中后期皇帝大多在世比较短,这好像是一个规律,也许也老朱家的基因有关,朱高炽、朱见深、朱厚照、朱由校等人都是如此。
总结:朱佑樘是明朝中后期少有的明君,但他只做了18年皇帝,36岁驾崩,真是令人惋惜。
原因可能既与他幼年遭遇有关,又与他当上皇帝以后的劳累有关。

参考:
朱佑樘一辈子都在励精图治,跟臣子们兢兢业业,忙于国计民生,后世对其有好口碑。
他一生只娶了一个女人做妻子。
这在中国整个封建社会中,是空前绝后,独一无二的。
情操方面也为人所称道。
明孝宗朱佑樘为什么只活了三十六岁?
1.明孝宗朱佑樘短寿的先天因素。
明孝宗本是瑶族土官的女儿。
1462年,朝廷派湖广总兵李顺率师镇压瑶民起义,纪氏被俘并被送入宫中当宫女,由于聪明伶俐,后升为管理库房的女吏。
偶尔的一次机会,来库房看书的宣宗,看上并临幸了她。
纪氏肚子好,仅一次就怀了孕。
万贵妃知道后大发雷霆,逼她打胎。
太监们可怜纪氏的际遇,编造假话,说纪氏是患了瘤子,并没有怀胎。
万贵妃把她驱往到安乐堂居住。
可怜的朱佑樘在母腹中就有这样坎坷的际遇,现在医学已经证明,母亲怀胎期间受到惊吓对胎儿的发育是不利的,显然他的早逝与他在母腹中,母亲受到的惊吓有一定的关系。
2.与他的童年经历有关。
以后,在安乐堂,纪氏才生下朱佑樘。
万贵妃知悉后怒不可遏,又派太监张敏把婴儿溺死。
张敏对这个孩子心生怜悯,想方设法把这个婴儿藏在别的屋子里,孩子才侥幸地活了下来。
但 纪氏不久就莫名其妙地暴薨了。
不谙世事的朱佑樘,人生起始就经历了后宫的血雨腥风,他算是帝王纵欲带来的产物,由于嫔妃之间的争宠吃醋与相互倾扎,成长异常艰难。
此后张敏每日用米粉哺养这个孤儿,早先,由于被万贵妃排挤,而被废掉的吴皇后也帮助哺养朱佑樘。
万贵妃曾数次搜查,都未找到。
就这样朱祐樘一直吃百家饭长到六岁 。
营养很差,又见不到阳光,如此糟糕的成长环境,导致了他体质孱弱。
由于长期幽禁,他的胎发到六岁都没有剪,当宪宗皇帝第一次见到他时,朱佑樘长发拖至,瘦弱不堪,连宪宗皇帝都泪流满面。
3.治国花费精力,陶空了身体。
由于孝宗多难的童年,使得他的身体强健不起来。
颇有治国抱负的他,在当时特定的历史条件下,希望通过佛道之术能改变自己的身体羸弱的状j况,但尽管费时多年,依然不见效。
但,孝宗却勤于政事,不仅每个早朝必到,而且,他还重开了午朝。
同时,他又重开了经筵侍讲 ,亲自向群臣咨询治国之道。
孝宗还发明了文华殿议政,其作用是在早朝与午朝之余的时间,与内阁共同切磋治国之道。
每天的日程排得满满的,他的身体自然吃不消。
朱祐樘提倡直言进谏,他为人宽厚仁慈,不近声色,理性治国。
终于在弘治朝吏治清明,人民得到了休养生息,使明朝达到了历史上经济繁荣、人民安居乐业的和平时期。
这个时期,历史上称为“弘治中兴”。
 利天下而损一人,天下已肥,我貌必瘦。
由于日理万机,本来就多病的朱佑樘的身体每况愈下。
4.宦官李广 事件给了他致使一击。
在朱佑樘想借佛道之术来改变自己的身体状况时候。
个别奸佞之辈趁机混入宫中,宦官李广就是其中之一。
早先,他深得孝宗的宠信。
后来李广畏罪自杀,孝宗命人搜寻其家,却发现了李广贪污、受贿的账本!李广事件又唤醒了孝宗皇帝,他开始了生命中第二个勤政时期。
他在不断地反思自己以前的所作所为,不顾体质又开启了励精图治的模式。
这个 时候,他开始重用刘大夏、戴珊等贤臣,大力整顿朝纲,尽管政局为之一新,但,由于工作强度过大,也彻底拖垮了他的身体 。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明孝宗朱佑樘应该有体验。
为了改变明朝积贫积弱的现状,他废寝忘食,夜以继日地工作着,再加上童年营养不良,终于弄坏了他的身体。
使得大明刚现希望曙光,又迅速黯然失色了。
他的英年早逝于国于民都是巨大的损失。
大明弘治十八年(公元1505年),朱祐樘驾崩于乾清宫,年仅三十六岁 。

参考:
明孝宗朱佑樘是明朝第九位皇帝,在位时励精图治,算是个很好的皇帝,然而在弘治十八年,时年36岁的朱佑樘在一场风寒之后骤然崩于乾清宫,而关于朱佑樘的死因,长久以来都充满了争论,毕竟当年的朱佑樘仅仅是在风寒之后服药,就猝然驾崩了。
事实上,朱佑樘虽然短寿,但是在明朝也并非什么稀罕事。
明朝一共16位皇帝之中,除了不知所踪的建文帝朱允炆和自缢的崇祯帝朱由检之外,剩下14人中,有8个没活到40岁,活到60岁
而关于明朝皇帝短命的原因,长久以来有两种说法:第一,明仁宗有遗传疾病明太祖朱元璋与明成祖朱棣都比较长寿,两人常年南征北战历经辛苦,可最终却成为了明朝最长寿的两个皇帝,然而从明仁宗继位开始后,后来的明朝皇帝就开始普遍短寿。
而相对的,除了仁宗这一脉之外,朱元璋其他子嗣后裔,即其他藩王支系却长寿者居多,所以,明朝皇帝短寿,可能是仁宗有什么隐疾遗传。
第二,皇宫过度装潢朱棣夺位之后在北方另建皇宫,虽然规模比南京的紫禁城小不少,但规格仍旧,而皇宫的修建使用了大量鎏金,北方气候不同于江南,夏季干燥高温降水又少,产生了很多无法消散的汞蒸气,而这对人体相当有害。
后世皇帝常住皇宫者,受此影响因此受损,而清朝时期皇宫经过大修,并且皇帝普遍居住在行宫园林之中,受到的影响比较有限,所以清朝的皇帝相对长寿一些。
这两种说法,不论是哪一种,朱佑樘短命在明朝皇帝之中都不是个例,不过,朱佑樘短寿,可能还有其他的原因。
尚在娘胎就开始多灾多难明孝宗朱佑樘乃明宪宗朱见深之子,生母纪妃是瑶人,本来是广西地方土司的女儿,成化二年当地土司之乱被平定之后,纪妃被充入掖庭成为宫女,很快得到了宪宗的宠幸。
然而明宪宗时代,万贵妃盛宠无匹,而万贵妃如同当年汉朝的赵飞燕“燕啄皇孙”一般,极有嫉妒之心,当时宫中但凡有身孕的女子、被宪宗所爱的女子,都可能受到万贵妃的残害,纪妃当然也不会例外。
纪妃得宠幸之后就有了身孕,而得知此事的万贵妃大怒,派人送去了打胎药,不过派去的宫女称纪妃并不是有孕,而是有病,使得纪妃躲过一劫,生下了朱佑樘。
而万贵妃依旧不肯罢休,派内监去溺毙朱佑樘,结果内监张敏暗中藏起了朱佑樘,并且偷偷抚养,加上宪宗废后吴皇后的庇护,使得朱佑樘活了下来。
打从娘胎开始,朱佑樘的悲催就开始了,因为万贵妃的缘故,纪妃怀孕期间受尽辛苦,而朱佑樘少时也是饱一顿饥一顿,这么艰难地活了下来,可也因为这个原因,朱佑樘的身体非常差,成年后也时常生病。
勤于政务心力交瘁年少时期过得相当辛苦的朱佑樘,在做了皇帝之后,其实也非常辛苦,明太祖时期废除丞相直辖六部之后,皇帝的工作量猛增,即便是有了内阁这个顾问机构,工作仍旧不轻松,尤其是明宪宗留给明孝宗的,是一个朝纲紊乱千疮百孔的江山。
虽然孝宗体弱多病,但他依旧非常勤勉,不仅每天的早朝必到,而且还恢复了停止多年的午朝制度与经筵侍讲,此外,孝宗又开辟文华殿议政制度。
千百年来,皇帝后宫妃嫔无数,然而孝宗是个例外,仅有张皇后一人,其大部分的时间也都花在了朝政之事上,兢兢业业十几年,孝宗的努力挣得了“弘治中兴”。
话虽如此,可长年累月的辛苦工作,对于身子骨本来就差的孝宗来说,实在有些难以承受。
偶感风寒结果吃错了药孝宗的死非常突然,从四月甲申日生病,到五月辛卯日驾崩,中间也就隔了几天。
而孝宗生病后次日,孝宗复:览奏已悉诚意,朕体调理渐愈可,卿等宜各安心办事。
这也证明,当时孝宗的病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而且已经没什么大碍,正在迅速恢复,然而随后两天,孝宗突然又病情加剧,连五月初五的端阳朝宴就免了。
按照当时的史料记载,孝宗驾崩前一天召见内阁大臣交代后事时,整个人“玉色发赤,火声盛气”,完全不像是感染风寒,而像是上火,而孝宗病情的异常也引起了内阁臣子的议论,认为孝宗可能是被误诊了。
而孝宗死后,司护监太监张瑜、掌太医院事右通政施钦院判刘文泰、御医高廷和等均被问罪下诏狱,原因是当时太监张瑜只是形容了一下皇帝的病情,高廷和等人就开了方子,竟然都没有去亲自问诊,最终给宪宗开错了药,使得一场风寒就送走了孝宗。

参考:
大明弘治十八年(1505年)四月二十九,明孝宗朱佑樘“祈雨斋戒、偶感风寒、圣体违和”,于是“上不豫、暂免朝”。
群臣闻听皇帝有恙,于是纷纷上疏问安。
孝宗回复:“览奏已悉诚意,朕体调理渐愈可,卿等宜各安心办事”。
这说明皇帝病情轻微,没有什么大碍,正在恢复中。
但是接下来几天,一向勤政的孝宗一反常态,没有出席朝会,连往年例行的五月初五端午朝宴也下诏免除,这让朝臣们忐忑不安,不知皇帝到底病情如何。
五月初六,宫内突然传出惊天消息:“皇帝病危!”而辅臣刘健、李东阳、谢迁也被火速召进宫,面见孝宗,居然是商议托孤事宜。
辅臣们悲痛之余,也觉得莫名其妙:皇帝只是风寒,怎么短短几天,就突然病危,闹到了要托孤的地步了!五月初七上午,在大臣们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之时,孝宗已经支撑不住,在勉强召见皇太子朱厚照,亲口嘱咐后事之后,正午时分,明孝宗朱佑樘驾崩,而这一天,距离他的三十五岁生日还差五十四天。
(中华历法,用阴历,一年三百六十天,十九年七闰月,所以按照传统纪年计算,加上三十五年中的闰月,孝宗也可以算为享年三十六岁)。
孝宗从患病到去世,不过短短八天,所以朝臣们十分疑惑,以兵部尚书马文升为首的大臣们强烈要求彻查,弄清楚原因,以告慰年纪轻轻就去世的孝宗皇帝。
于是皇太子朱厚照(此时还未登基,为了方便叙述,之后用武宗代替)降令旨,要求有司彻底清查大行皇帝驾崩原因,追究到底,严惩不贷。
在武宗的严令下,內廷、太医院、通政司、刑部等部门统统不敢大意,仔细查验孝宗生前的脉案、药方、药渣、诊断结果,经过数天紧张的查验,终于真相大白:四月底,孝宗发病后,掌御药事、司护监太监张瑜没有重视,不按照正常程序:由太医院诸御医共同诊断,而后商议结果,开出药方。
只直接找到平时关系不错的太医院院判刘文泰、太医院御医高廷和两人,也没有让他们前往宫内探视孝宗、当面“望闻问切”后再诊治,而是直接告诉他们皇帝的病情,并形容是“风寒”之症。
刘文泰、高廷和平日里确实是医术高超的御医,尤其刘文泰,曾奉孝宗诏令修改“本草”,表现很好,以后因此“专侍禁中”。
孝宗、张皇后、皇太子的日常养生调理,大都由他负责,这表明刘文泰绝不是庸医。
这次,在听到由张瑜代为诉说的皇帝病情后,刘文泰、高廷和也是大意,没有当面查验,便认为皇帝患了“寒气淤积、肝脾阴虚”之症,导致身体阴冷,而风寒不消,于是开具了“大热之剂”,交由张瑜,并煎好药汁,让孝宗服下。
但是事后查明,孝宗患的却是热风寒,“患热得疾”,根本不是寒症,本身就是“积热在内”,又错误地服用了大热之药,一下子火上浇油,五脏都受到损害,鼻血不停,“烦躁不安”,整个人的身体一下子垮了。
见皇帝用药后反而病势加重,张瑜、刘文泰等一下子慌了手脚,急忙请其他御医医治。
先后有掌太医院事右通政施钦、同太医院院判方叔和、御医徐昊等为孝宗诊治。
但是身体虚弱的孝宗无法再散除体内的热症,诸御医所开的汤药也不见效果,尤其止不住鼻血,病情不可抑制,并急速恶化。
就这样,短短八天,一代仁君明孝宗朱佑樘,就在御医的误诊之下,小恙转化为大病,并最终不治,遗憾地告别了人世。
弘治十八年(1505年)五月十五,孝宗驾崩八天后,有司将所查情况上奏武宗。
查明真相的武宗怒不可遏,立即下令将张瑜、刘文泰、高廷和逮捕下狱,而后面给孝宗诊治的施钦、方叔和、徐昊等人也以“失职疏忽”的理由一并逮捕,诏令三法司议处诸人之罪。
于是,有司根据证据审讯诸人,然后定罪:主犯张瑜、刘文泰,互相勾结,“外官与内臣交结”,判处斩决,高廷和用药不当,褫夺官职、流三千里。
施钦、方叔和、徐昊渎职,革职。
武宗亲自批复:“张瑜、刘文泰、高廷和斩决,施钦、方叔和革职闲住,徐昊革职留任”。
预备将张瑜、刘文泰、高廷和三人秋后处斩,以告慰孝宗皇帝。
但是平日里刘文泰经常给各朝廷重臣家中看病,在官场上的人际关系很好,其中就有辅臣李东阳、谢迁。
所以他们施以援手,劝说武宗不要因误诊而杀御医,如果杀刘文泰,以后其他御医不敢再主动判断诊治,遇到皇帝有恙,至多开出四平八稳的药方,既没有用,也绝对不会有害。
皇帝一旦生病,吃这些治不好病,又吃不死人的无用药,岂不是全靠身体硬抗。
武宗时年不过十四,心性不熟,易为人左右,听闻辅臣们这么说,也觉得有理,于是不再坚持处决刘文泰。
而张瑜,确实是犯了疏忽大错,但是除此之外,对于孝宗可以算是忠心耿耿,平常侍候尽心尽力,对于张太后及当时还是皇太子的武宗也是恭敬忠诚,张太后尤其信任他。
既然刘文泰不杀,那么张瑜也不好杀。
刘、张都不杀,只杀高廷和一个人也没道理。
于是,武宗修改诏令:“刘文泰、张瑜、高廷和三人合御药不利,大不敬。
刘文泰、高廷和革职、远戍两千里,遇赦不赦。
张瑜发中都皇陵司香,不得外迁”。
犯下大错的三个人因误用药,致使皇帝驾崩,最终还保得性命,不赶紧叩谢皇恩(还要感谢诸辅臣),然后立马远远地滚蛋,还等什么呢!另外的施钦、方叔和、徐昊三人,一律革职留任,算是打了几板子,自认倒霉吧。
此后的历史上,再没有刘文泰、张瑜、高廷和三个人的记载,估计是躲得远远的,不要让武宗惦记,以免被长大成熟后的武宗算旧账,那时候可没有辅臣们再次援救了。
对于高廷和,这里还要多讲几句:虽然原本历史上他是个小角色,但是在《回到明朝当王爷》这本穿越神作中,作者结合孝宗误服药而驾崩的真实历史,虚构了高廷和被抄家处斩的情节,又给他虚构了一个被没入教坊司的女儿高文心,然后被主角搭救,最后嫁给主角的桥段。
籍籍无名得历史小人物,因为后世艺术作品而得以留名,也算机缘巧合了。
而“儒家三大圣君典范”之一的明孝宗(另外两位是汉文帝、宋仁宗),一生仁德谦逊、宽厚平和、私德无可挑剔,朝野称赞。
这样一位好皇帝,居然是因为小病吃错了药,导致三十六岁就匆匆离开人世,真是使人惋惜、痛心。

参考:
朱祐樘是宪宗朱见深的第三子,成化二十三年(1487)年即位,年号弘治。
朱祐樘仅仅活了三十六岁,就在弘治十八年(1505)病逝,朱祐樘自幼就经历多种坎坷,九死一生,即位后廉洁贤明,在政事上做出了不少成绩,唯一可惜的就是英年早逝。
那么朱祐樘为什么就只活了三十六岁呢?
难道天妒英才?
朱祐樘幼年坎坷导致身体受到极大的损害朱祐樘的母亲是纪氏,在生下朱祐樘后,遭到万贵妃的嫉妒,万贵妃派太监张敏去杀害朱祐樘,张敏起了恻隐之心将朱祐樘偷偷的藏在密室中,不见阳光,身体羸弱;
张敏偷偷用米粉或者偷点其它东西喂养他,朱祐樘的身体缺少营养;
朱祐樘又整日生活在随时被杀的恐惧之中,直到朱祐樘六岁的时候,宪宗才知道了他的消息,将他接了回来,赐名朱祐樘,此时宪宗膝下无子,就立了朱祐樘为皇太子,仍然面临着随时被杀的命运。
小小年纪的朱祐樘再次成了万贵妃的眼中钉,万贵妃先后害死了纪妃和张敏,还对年幼的朱祐樘多次下手,后来还是太后将朱祐樘放在自己身边,才免于受害。
这些不堪的经历导致朱祐樘的身体一生都没有好过。
即位之后操劳辛苦朱祐樘十八岁的时候宪宗去世,朱祐樘顺利继位,成为了大明朝的第十位君主,即明孝宗。
即位之后,朱祐樘就立即针对成化年间的弊端采取了许多措施,首先除去了许多受宠擅权的奸佞之臣,他大力整治吏治,提拔贤才,还力行节俭,重视司法,即位之后的几年之间,百姓们的生活确实更富足了。
不得不说,朱祐樘确实是一个贤德的皇帝,他广开言路,鼓励大臣们说实话,多上谏,还让大家毫无顾忌,只要是对社稷好的建议都可以提。
由于朱祐樘对大臣们都礼遇有加,所以很受臣子们的爱戴,有这样一位君主,大臣们也都尽职尽责的去维护。
朱祐樘在位期间的确是事事尽心,廉洁执政,一生只有一位妻子,不沉迷于美色,给天下人做了表率,但是常年的操劳也拖垮了他的身体。
英年早逝让人惋惜弘治十八年,朱祐樘病逝,葬泰陵,庙号孝宗。
朱祐樘的一生几乎都在操劳中度过,幼时,在其他孩子都在享受父母的爱护的时候,他却连个身份都没有,后来被父亲认回做了太子,却并没有一个完整的童年,他的童年和青年都在心惊胆战中度过。
身为皇家人,他的命运本就与常人不同,而他的经历则更为坎坷。
终于顺利长大也顺利继位,但是朱祐樘却没有一刻放松过,他的心中装有天下,一心想着怎么将这天下治理好。
朱祐樘勤于政事,凡事都亲历亲为,高强度的工作拖垮了他的身体,从最初的三天两头生病,到最后重病在床,明明才三十多岁的年纪 ,身体状况还不如一个老人。
病重的朱祐樘还尝试过用丹药来恢复身体,所以痴迷于道家的炼丹之术,但是这些含有重金属的丹药不仅没能使他好转,反而要了他的命,最后病逝在榻。
朱祐樘之死,说是英年早逝也不为过,毕竟朱祐樘确实为大明王朝付出了不少心血,大臣和百姓也都看在眼里,朱祐樘三十六岁便撒手人寰,实在令人惋惜。

参考:
你好,我是凉夜寒塘,历史爱好者,很荣幸能回答你的问题原因简单来说有以下几点:1,幼年时经历坎坷明孝宗小时候经历比较坎坷,朱祐樘的父皇明宪宗独宠万贵妃,万贵妃年长宪宗十七岁,很难受孕,担心年老色衰失去皇帝宠爱,就仗着皇帝的尊宠处处谗害宫廷妃嫔,凡有怀孕迹象的,无不使手段让她们堕胎。
明孝宗因为小时候的生活十分艰辛,所以他养成了勤劳俭朴爱民的性格。
当明孝宗好不容易长大后,父母在同一年也都相继去世了。
2,本来身体就不好,继位以后勤政,工作强度大,拖垮了身体明孝宗登上皇位之后,因为他深知自己的生活很艰辛,不愿意看到其他人也过着这样的生活,于是便开始着手改革国家,他接纳群臣的建议,和臣子一同商讨国事。
即便身体虚弱,他也不会不上早朝,总之他的心一直系在江山社稷中,无时无刻不
他不仅为人温和,而且还善用人才。
明孝宗在生活上不奢华,即使身为皇帝也非常勤俭节约。
所以在明孝宗治理国家的时期,全国上下其乐融融。
明孝宗朱祐樘在位时期,所做的每件事情都与国家息息相关。
他在位时期,人民生活幸福,国家发展壮大。
3,御医医治无方,用错药物吃药而死是直接原因,当然这个药物并非是臣子故意给明孝宗服用的,而是因为他们的疏忽,在明孝宗生病后,高明的御医凭借一般经验觉得皇上服用一些热剂就可以缓解。
这些御医没有明确病情便下药,使得明孝宗死于误诊。
因为皇上患得就是热病,吃热剂自然会加重。
于是吃完热剂后,明孝宗因为鼻子出血不止,不久便去世了。
明孝宗像
明实录中记载了孝宗去世前一天的事:大明弘治十八年(公元1505年),五月初六日,晓刻(大约凌晨四点前后),司礼监太监戴义匆忙出宫,急召内阁大学士刘健、李东阳、谢迁三人至乾清宫见驾。
刘健三人依旨入乾清宫,于冬暖阁内见到了穿着便服,坐在龙床御榻上的弘治天子。
只见此时的弘治天子玉色发赤,脸上呈现出的是不健康的潮红,刘健三人心中虽然升腾起不详的预感,但也只能暂且跪在榻前叩头问安。
弘治天子没有顾得上和大学士们说话,只是燥急的对近侍道:热甚,不可耐!左右伺候的宦官忙取水来,在拿毛巾给皇帝擦拭消热后,这才听到弘治天子悠悠道:朕嗣祖宗大统一十八年,今年三十六岁,乃得此疾,殆不能起。
皇帝悲观的态度,让刘健等惊骇莫名,慌忙宽慰皇帝,言说圣体神气充溢,只需宽心调理,自然无碍。
弘治天子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于是自序即位始末,命太监戴义执笔详细记录,并握住刘健的手,口称先生,希望刘健和其他大学士要悉心辅导太子做个好人。
如此托孤顾命的架势,令在场诸人泣不成声。
五月初七日,午刻(正午),大风忽生,卷尘埃四起,悠扬的钟鼓声适时响彻皇城,明孝宗弘治天子崩于乾清宫。
由此可以看出孝宗皇帝是得了热病。
明孝宗作为一代贤君,他的死着实令不少大臣,发自内心的感到五内分崩、不胜哀痛。
四朝元老、时任吏部尚书的马文升对孝宗突然去世,心生疑虑,五月十二日就立即上疏太子朱厚照,请太子殿下仔细追查先帝驾崩缘由。
一时间关于孝宗死因的传言,遍布朝堂,其中不乏阴谋论者,百官为之群情激奋,议论纷纷。
四月末时皇帝因祈雨斋戒而感染风寒,这根本不是足以致死的大病,事实上在五月初一,礼部尚书具本问安时,弘治天子还曾乐观的表示“朕体调理渐痊可”,哪知端午过后,皇帝的病情就急转直下,最终散手人寰, 其中肯定有缘故。
于是从孝宗生病起,所有参与诊断、治疗及进药服侍的人员,都被一一追查,才过三天,案情基本上就有了眉目。
皇太子朱厚照(五月十八日即皇帝位)将司设监太监张瑜,掌太医院事、右通政施钦,院判刘文泰,御医高廷和等主要涉案人员下狱论罪,罪名便是“妄进药饵”,也就是说孝宗死于药不对症。
说到这儿,笔者先要暂停一下下,为了能让各位更清楚的理解孝宗之死的前因后果,笔者先带大家简单了解下明代的太医院制度。
明代的太医院的制度,多沿元制,官署职衔也几经变更,直到洪武二十五年重定官制后,才基本定型。
太医院堂上官(即正官),为正五品的院使一人(主官),正六品的院判二员(副官);
之下设属官御医四人,后改为十人,正八品;
另外还有从九品的吏目,不定员。
除了有品级的医官外,太医院内还充斥着大量不入流品的医士、医生们。
这些等级分明的人员架构,共同构成了明代庞大的中央医疗体系。
而太医院的职责,共分为两部分,其一是管理全国医政;
其二是保障皇家成员的健康,毋庸置疑,这是太医院作为中央官署最为核心的职能。
至于太医院中直接负责皇室医药的地方,则称之为“御药房”。
为了充分服务皇家,明代规定,凡太医院院使、院判、御医等医官,每日要两班轮值御药房,以备宫中不时之需。
因事涉皇帝健康,除了轮值的医官外,还有大批经礼部考核选拔出来的,医术最为精湛的医士入药房供事。
但有意思的是掌御药房事务的,却不是太医院院使,而是极具大明特色,由宫中太监提督(注明一下,太监是正四品宫职,非后世宦官俗称)。
宫内规矩多,给皇帝诊病更是流程繁复。
每逢皇帝染病,需要诊治时,院使、院判、御医等医官都要参看校同。
接到皇帝传唤,从医官的着装、入宫的规矩都有讲究,比如太医必须穿吉服(礼服),在皇帝诊病的宫殿中需要设火盆,焚苍术杂香辟邪等等。
在给皇帝诊脉时,由两名太医同时就诊,一人诊左手,一人诊右手,然后交换再诊。
待诊脉结束,各自讲述皇帝得了什么病,之后回到御药房计药开方,并详细说明药性,如何治症等等,由医官和提督太监共同上疏奏明皇帝。
接下来的煮药、进药环节,也都得有医官和太监从旁监视、试药,并记录在档案之中,以备日后查阅。
经过如此复杂而严密的程序后,药饵方才送达皇帝面前饮用。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给皇帝治病、进药有着严格的程序,为何发生了“妄进药饵”事件呢?
理由很简单,主管御药房的太监和当值的医官并未按照程序办事。
当日在孝宗皇帝祈雨斋戒感染风寒后,着即命掌御药事太监张瑜与太医院商议处方,而御药房那日当值的是院判刘文泰和御医高廷和,不知出于何故,三人擅自更改诊病程序,根本没有为皇帝诊视,便直接议定了药方,抓药熬制,“辙用药以进”。
哪知服用汤药后,孝宗病情逐渐加重,开始出现了“玉色发赤,火声盛气”的发热症状,紧接着太监张瑜与院使施钦及院判方叔和、医士徐昊等再次进药,结果同样的药不对症,本就体弱多病的孝宗皇帝经不起折腾,以致弥留。
根据明人沈德符所撰《万历野获篇》记载,“妄进药饵案”的关键责任人为太监张瑜与院判刘文泰两人。
实际上在第一次进药后,孝宗不见好转,张瑜改和院使施钦及院判方叔和等再次进药时,是经过正常诊视的,这一点也在《明武宗实录》上得到证实,因此施钦、方叔和最终仅被革职为民了事。
那么张瑜和刘文泰为什么如此胆大妄为,敢不经诊视就用药呢?
《明武宗实录》上给出的原因是,“先帝不豫,瑜欲援引文泰等,徼幸成功”。
白话就是说,张瑜和刘文泰如此这般,纯粹是为了想治好皇帝,从而邀功。
看到这里,估计会有人心生疑问,就算是那两人为了邀功,而省去了诊视的程序,那也得皇帝本人同意啊?
再者说,风寒并不是什么疑难杂症,即便不诊脉,经验丰富的医家,通过望、闻、问等方式也可以确诊,按说何至于此?
第一点其实也好解释,宫中规矩多,皇帝本人经常被条条框框约束,从皇帝的角度来说,若是少些繁琐的拘束,自然是再好不过。
所以我们大可以理解张瑜和刘文泰为何邀功。
试想下,孝宗皇帝体弱多病,怕是没少让太医院诊病,看病的规矩太多了,一次还好,经常性如此,孝宗难免不耐烦。
在众人眼里,不过是一场小病,因而太监张瑜出于讨好皇帝的目的,敢和刘文泰等直接定方抓药,只是没想到议定的药方出了问题。
因此第二点成了关键,经验丰富的医官怎么就出了大岔子?
如果笔者告诉你,掌管太医院的二号人物刘文泰,其本人医术稀松,你会是什么反应?
估计就像听到医院的教授级副院长,没能考取医师执业证书一样荒诞吧。
和元代一样,明代也将行医之人编为医户,世代承袭,不得叛籍。
这些医户按照“配户当差”的户役制度,接受朝廷的差遣,应役取补,充任太医院医生、医士。
《明史·方伎传》就记载道:医与天文皆世业专官,亦本《周官》遗意。
攻其术者,要必博极于古人之书,而会通其理,沈思独诣,参以考验,不为私智自用,乃足以名当世而为后学宗。
也就是说,医生这类专业性较强的职业,需要医户出身,世代都是干这个的(其他行业也不让干呐),那可真是实打实的医术传家。
虽说限制死了医户的就业范围,可父子相袭,也有利于医术的精深研究,且知根知底,杜绝了庸医服务皇家的可能。
医户子弟选入太医院还要经过严格的考核,方能充任医士。
而医士经六年、九年考核后可以升任吏目,之后拾级而上依次为御医、院判甚至院使,可以说医官的升迁是经过日积月累,层层选拔而来的,防止了滥竽充数之辈的侥幸。
但从明代中期开始,纳粟捐官蔚然成风,医生、僧道等专业人员的选授,更是重灾区。
成化十五年闰十月,明廷就特别规定:阴阳、医生、僧道、吏典照例纳粟,免考入选。
到了弘治初年,这项纳粟免考制,再次被朝廷重申,可想而知,医户子弟进入太医院的门槛降低,花点钱就能充任医生、医士,谁还会执着于钻研医术?
这样的危害自然是巨大的。
以至于万历年间的礼部官员,无不痛心的感慨那些“朝输纳而暮加衔”的医士,“将《素问》诸书束之高阁,而仓扁岐黄之术无人也”。
试问,在这样的历史环境下,太医院的医疗水平能高到哪去?
更为匪夷所思的是,皇帝往往通过传奉官的形式,将宠幸之人授予官职,而阴阳、医、道、僧之流技术官僚最容易得到皇帝青睐,得授高职。
比如成化皇帝继位后,由宦官传旨,不经吏部选任,直接给太医院御医施安等人升官加俸。
到了成化末期,皇帝宠信方术,传奉之风愈演愈烈,如李孜省、继晓等倚术进幸,被授予高位。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就连内阁大臣都上书进献丹方、房中术,可以想象成化晚期的宫廷,都充斥着怎样一群人。
刘文泰就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进入了太医院。
他的医术怎么样,《万历野获篇》里有这么一条记载,说的是弘治十六年,皇帝命重修本草讹误,刘文泰等充其役,但刘文泰“于本草实懵然”。
什么叫“懵然”,就是一窍不通。
这样的人史书上没说他如何当上了太医,并在成化朝成了太医院院使。
但是根据刘文泰之后在弘治朝结交太监张瑜,并逐步得到张皇后的信任来看,此人虽然医术不咋地,投机钻营的本事不小,那么能让成化皇帝升他为正四品的右通政领太医院院使,可能也是通过投上所好,传奉得职。
成化二十三年,成化皇帝染病,太医院院使刘文泰“投剂乖方,致损宪宗”,也是同样的药不对症,加重了成化皇帝的病情,致使明宪宗成化帝旬日而崩。
明孝宗弘治帝继位后,将刘文泰贬官为正五品太医院院判,可刘文泰借助内宫的关系仍旧混的风生水起,“遇上及中宫有疾,无论内外科,俱令文泰直入矣”。
这也与弘治天子早期厌恶那些幸进的传奉官,到后期也开始滥封息息相关。
因此弘治十八年时,皇帝风寒得疾,刘文泰居然能误投大热之剂,此举看似荒诞,却又那么的理所当然。
事后本应论死的刘文泰和张瑜,却因中宫张太后以及交情不浅的大臣(大概是谢迁、李东阳二相)的俱免死,仅发配充军了事。
最后说一个故事之外的事。
弘治十八年四月二十九日,弘治天子偶染风寒,暂且免朝的第一天。
因进入夏季京城天气开始炎热,也许是热疾的缘故,让弘治天子更能体会到酷热之苦,推己及人,于是下诏两法司并锦衣卫,赶紧清理监狱待审判的案件,轻罪者无干证者该放就放,徒流以下减等发落,重罪情可疑者,并需要枷号暴晒示众者,都要上奏以闻,以此疏减在押犯人暑热之困。

参考:
“弘治中兴”让中期危机的明朝看到了希望,这位一生勤勤勉勉的皇帝,虽没有太祖、成祖的资质,却也开创了一个“民物康阜”的小康盛世,只是可惜,孝宗在位短短十八年,仅仅活了三十六年便轰然驾崩,若他能多活十几年,大明王朝应该是可以扭转命运,不至于一代不如一代的。
一代明君明朝的荒唐君主实在挺多的,英宗、武宗、熹宗已经是典型,即便是太祖、成祖,虽然英明神武,但都因为嗜杀无情而饱受后世诟病。
而孝宗朱佑樘,几乎是集明朝皇帝各种优点于一身,虽然一生无大作为,但在位期间政治清明,国泰民安,开创了明朝中期唯一的小盛世“弘治中兴”,一举扭转了自土木堡之变以来明朝内外交困的颓势。
《明史》作为严谨的正史,对孝宗朱佑樘的评价同样极高,曰“明有天下,传世十六,太祖、成祖而外,可称者仁宗、宣宗、孝宗而已”。
也就是说,明朝十六帝,能称的上明君的,也不过五位,而孝宗便是其中之一。
作为明代中叶励精图治的明君,孝宗一生不近女色,独爱孝康敬皇后张氏一人,勤于政事,广开言路,努力扭转朝政腐败状况,驱逐奸佞,重用贤达,励精图治,开创了“弘治中兴”,为已经颓势疲态显露的大明王朝重新焕发了生机活力。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圣明的君主,却和绝大多数的明朝皇帝一样,寿岳不永,英年早逝。
弘治十八年(1505年),孝宗朱佑樘驾崩于乾清宫,在位十八年,享年三十六岁。
对于朱佑樘的死因,《明史》没有详细记载,只以“辛卯,崩于乾清宫,年三十有六”简单带过。
幼年坎坷,孱弱多病(明宪宗与万贵妃)我们都知道孝宗之父宪宗也是明朝难得一见的痴情种,对抚养他长大,比他大十几岁的万贵妃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孝宗的童年真的是非常坎坷不幸,他的生母纪氏,是广西纪姓土司的女儿,纪姓叛乱平息后,少女纪氏被俘入宫中,管理皇帝私房钱,偶然之下被宪宗临幸,结果珠胎暗结,怀了宪宗的骨肉并顺利的生下了孝宗。
当时万贵妃正在宫中实行白色恐怖般的后宫统治,严查妃嫔宫女生子,当得知纪氏生下宪宗的骨肉后,暴怒的万贵妃派太监张敏去溺死朱佑樘,张敏不忍还在襁褓中的小皇子遭此大难,便偷偷的把幼年孝宗抚养在宫内密室,每日用米粉哺养,连被万贵妃排挤废掉的吴皇后也偷偷帮忙照顾,就这样有惊无险的躲过了万贵妃的数次搜查,朱佑樘一直吃了六年的百家饭,总算是顽强的活了下来。
幼年的坎坷经历给孝宗的身体带来了很大伤害,提心吊胆不见天日,加上营养又跟不上,可以说小时候的孝宗是很苦难的。
当宪宗在太监张敏告之实情,第一次看到因为长期幽禁而失语,胎发尚未剪、拖至地面的瘦弱的儿子的时候,人到中年的宪宗不禁为自己这个苦命的儿子拂面流泪,感慨自己没尽到皇父的责任,在认子的次日,便颁诏天下,立朱佑樘为皇太子。
(孝宗之子武宗朱厚照,三十一岁因为落水得了肺炎而驾崩)可怜的朱佑樘,刚刚跟父皇相认,随即便失去了母亲,纪氏以子得贵被封为淑妃,但没多久便离奇暴卒,连太监张敏也不明不白吞精自杀,显然两人的死都与万贵妃有直接关系。
担心皇孙安危的宪宗母亲周太后,亲自把朱佑樘抱在自己的仁寿宫抚养,这才使幼年的太子免遭万贵妃的毒手。
就这样,幼年、童年都历经坎坷的朱佑樘,在躲躲闪闪,战战栗栗十八年,才在万贵妃病死后光明正大的面对阳光,但这十八年的坎坷经历,已经给他的身心带来了巨大的损害。
继位后,由于幼年童年生活的坎坷,孝宗一直身弱多病,在长期的勤于政事下,身体逐渐吃不消,一生虽然只爱孝康敬皇后一人,但两人所生两子仅存活朱厚照一人,即便是这个独子,体质也一直不好,一次意外落水就要了他的命,可见,武宗身体羸弱很可能遗传了其父皇孝宗。
庸医误国(影视剧照,病榻之上的明孝宗)弘治十八年(1505年)农历四月三十,孝宗感到身体不适,“偶感风寒”,这本来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病,只需叫御医开点药,多添些衣服注意保暖就可以了。
但现实是,孝宗以为的小病,却是他一贯身体孱弱的一次爆发,这个不好声色,不服丹要的勤勉皇帝,长期以来都在透支自己的身体。
更让人可惜的是,风寒并非“大疾”,御医对此是很好下药的。
然而,几个庸医对如此简单之病,却采取完全不对症的方式,以猛药治阴寒,最终把一代明君给害死了。
根据史料记载,孝宗是在祷雨斋戒时偶感风寒,时值初夏,昼夜略有温差,孝宗白天感到不舒服,大概率是因为冷风吹至,自身添衣太少而得了风寒感冒之类的病症,这样的小病,其实孝宗也并没放在心上,就让司设监太监张瑜与太医院“议方药”。
对于皇帝的病,太医院必须要症脉后方能对症下药,可是,司设监张瑜、掌太医院事右通政施卿、太医院判刘文泰、御医高廷和这四个为孝宗看病的御医,自认为自己判断无误,竟然越过必须要走的流程,不经症脉而直接给皇帝进药。
孝宗驾崩前是极为痛苦的,史载他“玉色发赤,火声盛起,”又说道:“热甚,不可奈!”突然间的大冷大热,这实非风寒解症正常该有的现象,因为一旦体温恢复,是绝不可能出现到热至脸上出汗的情况,相反的,这还是体温升高,病极于体的明显特征。
孝宗从得病到驾崩,只短短的八天时间,中间肯定出现了什么问题,果然,朝廷在孝宗驾崩后查实张瑜、刘文泰用药不当,以大热之剂攻风寒之身,医不对症,导致宪宗体温短时间内升高,在短短的八天内便匆忙驾崩。
虽然这几个庸医后来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处罚,但一代明君孝宗的死,却是让后世感到无比惋惜的。
孝宗自小身体孱弱不假,但是其最终却因为几个庸医的用药不当而英年早逝,实在很不值啊。


上一篇:阜阳格拉条和武汉热干面味道区别大么 下一篇:没有了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