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惠

李渊会恨李世民吗

当然恨,具体来说就是“恨”个锤子!而且,事实也证明,“玄武门之变”后,李渊过得挺嗨,光子嗣多生了十几个!太上皇做到他这个份上,不敢说后无来者,至少是前无古人了吧? 那么好,接下来笔者就跟大家好好掰扯掰扯。 日渐疏远的亲子关系李渊与他的原配窦皇

当然恨,具体来说就是“恨”个锤子!而且,事实也证明,“玄武门之变”后,李渊过得挺嗨,光子嗣多生了十几个!太上皇做到他这个份上,不敢说后无来者,至少是前无古人了吧?
那么好,接下来笔者就跟大家好好掰扯掰扯。
日渐疏远的亲子关系李渊与他的原配窦皇后共育有四子一女,分别是:太子李建成、平阳昭公主、秦王李世民、卫王李元霸(和齐王李元吉。
除卫王李元霸“早薨,无子”以外,平阳昭公主也于武德四年离世。
按照嫡长子的原则,武德元年(618年),李渊建唐不久,即立自己长子李建成为太子。
尽管被立为了太子,但这并不意味着李建成就可以高枕无忧了!随着唐初统一战争的进行,李世民“功业日盛”,以至于“高祖私立为太子”!当然,李渊允诺“私立”李世民为太子这事儿,或许仅仅是个权益之计,但他心里也明白,如果李建成知道此事,肯定“心生愤恨”!武德四年(622年),李建成还是得知了此事,但李世民确实是“功勋卓著”,自己也没有办法!恰逢河北刘黑闼叛军再反,于是,王珪和魏征就赶紧劝说李建成:“殿下但以地居嫡长,爰践元良,功绩既无可称,仁声又未遐布。
而秦王勋业克隆,威震四海,人心所向,殿下何以自安?
今黑闼率破亡之馀,众不盈万,加以粮运限绝,疮痍未廖,若大军一临,可不战而擒也。
愿请讨之,且以立功,深自封直,因结山东豪俊。
”大意是,希望李建成借机出兵平定河北刘黑闼的叛乱,为自己建立功勋,也好把李世民的“势头”压一压。
李建成“以为然”,于是,就向唐高祖李渊请命出征。
结果,很快就平定了河北的叛乱。
李建成的心里稍稍平复一些,但是还是对李渊有意见!所以,又出事了,史载:(武德七年(624年)),建成乃私召四方骁勇,并募长安恶少年二千馀人,蓄为宫甲,分屯左、右长林门,号为长林兵。
及高祖幸仁寿宫,留建成居守,建成先令庆州总管杨文干募健儿送京师,欲以为反。
——《旧唐书·隐太子李建成传》李建成聚集了2000多宫府兵,想要谋反,不料自己手下“办事不牢”、风声走漏!唐高祖李渊也不傻,“托以他事,手诏建成诣行在所(皇帝出行所在的地方,称为“行在”)。
”没想到,李建成屁颠屁颠地赶来了,向父亲求饶:“高祖大怒,建成叩头谢罪,奋身自投於地,几至于绝。
”其实,只要查明了李建成“谋反”的事实,李渊就完全可以废掉李建成的太子之位。
这种事在古往今来的历史中屡见不鲜、不足为奇!可想而知,身为皇帝的李渊对他儿子的这种行为,该有多么愤恨!但为了唐朝政局的稳定,李渊饶了李建成一命!事还没完!李建成倒是给李渊赔礼道歉了,可他的手下、“助反”将军庆州总管杨文干已经是被“逼上了梁山”!李渊可以原谅儿子李建成,还能放过他这个“助反”将军?
现在对他而言,横竖是个死!无奈,杨文干“遂举兵反”!李渊随即任命左武卫将军钱九陇与灵州都督杨师道“击之”……那,怎么处理李建成呢?
后来,李渊还是心软,将其放还东宫去了。
实际上,到这件事为止,李渊多有无奈,他不敢治长子李建成的罪,但内心对这个儿子的感情,也是淡化了好多!如果这件事,还谈不上李渊对李建成“忿怒”的话,后面的事,就足以把他气到吐血!李渊的两个妃嫔“被睡”古往今来,男性作为一种雄性动物,天生具有很强的“统治性”,特别是对于自己的配偶!一般百姓对于“出轨”这种事的容忍性就比较低,更何况是身为一国之君的唐高祖李渊!史载:(武德九年(626年)),已未,太白复经天。
傅奕密奏:“太白见秦分,秦王当有天下。
”……于是世民密奏建成、元吉淫乱后宫,且曰:“臣于兄弟无丝毫负,今欲杀臣,似为世充、建德报雠……”上省之,愕然,报曰:“明当鞠问,汝宜早参”。
——《资治通鉴·唐纪七》这件事大约发生在626年六月初三,也就是“玄武门之变”的前夜!李世民在“撕破脸”之前,专门向李渊汇报李建成、李元吉淫乱后宫的事,可能是他觉得这件事实在是有损“皇家体面”!匪夷所思的是,李渊竟然放心的下,说是第二天“再去处理”,到时,你再汇报一下吧?
笔者揣测,李渊之所以有如此的表现,或出于以下两点:一是李渊深知自己年已60,时日不多,终归是要退位的。
自己的妃子们(主要就是张婕妤、尹德妃)委身于太子,以获取未来的安定,也是可以理解的。
二是李渊对此早已心知肚明,不需要你李世民说,自己心里也清楚。
但是,李建成毕竟是自己的长子,就算自己再生气、火再大,也不愿意在自己的晚年再对自己的儿子“下手了”。
从这里也就可以看得出来,李渊和李建成、李元吉的父子感情实际上已经是“名存实亡”,只是没有“撕破”而已!李渊在玄武门之变中的表现也说明了这一点!是日(“玄武门之变”当天),当“擐甲执矛”的尉迟敬德(李世民将)出现在李渊面前,并且告诉他太子李建成、李元吉已经被李世民一并“诛杀”时,李渊没有流下一滴眼泪!反而,他说了一句“没心没肺”的话:“善!此吾之夙心也!”不久,李世民赶到,反倒是李世民“跪而吮上乳,号恸久之。
”结语在很多朋友看来,李世民在“玄武门之变”中将太子李建成、李元吉一并诛杀,是一件令到李渊万分痛苦的事。
以至于,李渊会“恨”李世民,对吧?
然而,通过
但,讲真,这也不能够全怪李世民,毕竟他也有自己的苦衷吧?
李世民登基以后,李渊确实是受到了李世民的冷落,但是他的内心并不嫉恨自己的儿子。
最后,“老当益壮”的他又生了十几个子嗣!公元635年,唐高祖李渊病逝于太安宫,享年69岁。
参考:《旧唐书》、《资治通鉴》(网图、侵删)
参考:
这个问题我来答!玄武门之变以后,李渊肯定是非常痛恨李世民的!李渊出身关陇贵族,颇具武勇谋略,又善于结纳天下豪杰之士,是一位才华出众的领军人物。
隋末天下大乱,李渊乘势起兵,占据关中,进而逐鹿天下;
经过一番征战,隋末群雄中,唯有李渊笑到了最后。
他取得了天下,建立了大唐王朝。
在李渊夺取天下的征程中,他的三个儿子李建成、李世民、李元吉一直追随着他,四处征战,为大唐王朝的建立了巨大的功勋。
其中尤以李建成、李世民二人的功劳最大。
李建成是嫡长子,在封建社会的正统观念中,是李渊名正言顺的接班人。
于是,自然而然的,李建成被册封为太子。
当然,李建成的才干也是非常之强的,与李世民相比,丝毫也不逊色。
他如果能够顺利继承皇位的话,肯定会成为一个合格的皇帝!但是,李世民不是一个甘居人下的好弟弟!李世民长期率军征战,战功卓著,在大唐军中威名显赫。
天下被李氏父子平定之后,李世民与李建成并驾齐驱,权势很大。
这自然会引起太子李建成的担忧。
兄弟俩开始了争夺大唐权柄的激烈斗争。
而作为一个父亲,还是大唐王朝的最高领导人,李渊却在李世民与李建成的政治斗争中,未能果断采取措施,旗帜鲜明地支持其中的一方。
看着两个为自己夺取天下而立下汗马功劳的儿子,李渊优柔寡断了起来。
他采取了和稀泥的方法,幻想着李世民与李建成能尽释前嫌,变得兄慈弟忠,共同捍卫大唐王朝的江山。
而李世民却不接受父亲的好意!他手下的文臣武将也非常想让李世民更上一层楼!因此,玄武门之变发生了。
李建成和李元吉被李世民偷袭,兄弟二人死于非命;
而李渊在钢刀的威逼之下,被迫禅位于李世民,成为了太上皇。
李渊不仅失去了两个儿子,还彻底失去了最高权力。
最终,李渊在痛悔的幽禁生活中病死了。
你说,李渊能不痛恨李世民吗!
参考:
玄武门之变后李渊会恨李世民吗?
答案是肯定,他的心情可以用几个词来形容,悲愤,伤心,无奈和凄凉。
悲愤。
随着大隋朝末年各路反王的风起亡涌,经过蹈光养晦的蛰伏,李渊在太原起兵了。
几年的光景,刘武周,窦建德,王世充,杜伏威等不可一世的反王,或被臣伏,或被消灭。
太子李建成兢兢业业,守成有功,二子李世民运筹帷幄,郝郝战功。
政界谋士如云,军界战将如雨。
一个大一统的江山即刻就要建成,一个新的有别于其它朝代的大唐成功了。
然而玄武门之变的发生,终结了李渊这个大唐始皇帝的政治生涯。
虽然,李渊打心眼里喜欢李世民,也欣赏他的不世军功,但是,不代表容忍他的全部作法。
皇家的礼法可能在某种程度上有不尽人情的地方,但,游戏规则是每个身在其中的人都必须遵从的。
然而,李世民公然打破了这种延续几千的规则,而且,他的做法还是最不能容忍的武力。
伤心。
李渊是一个政治人物,其应具有的敏感度,心胸,眼界,格局,他都有,面对杀戳,他选择了退却。
李世民对于李渊的做法好象视而不见,就象在战斗中遇见强敌一样,仍然是穷追猛打。
先是废除了李渊制定的一些宗教政策,后是把宫中的三千宫女遣送出宫。
这都好理解,毕竟,每一个主政者都有一套自己的理政方针。
然而,为刘文静的平反,又剑指李渊时代的宠臣裴寂,却象一记重拳直接打在李渊的心口上。
李渊这才知道,这个好儿子,已经容不得他继续待在太极宫了。
回望住了几年,象征着大唐权力顶峰的太极宫,李渊想,你认为在偏殿登基有点名实不副之嫌。
可是,你想过没有,让一个曾经的一言九鼎的皇帝变成什么也不是的太上皇住进你曾经的秦王府邸,他是什么心情呢?
无奈。
李渊在弘义宫,也就是原来的秦王府住了六年,这六年中,除了几次盛大的宫庭宴会,需要这个太上皇点缀一下场面,李渊基本上是足不出户。
为此,马周曾上书李世民,他认为弘义宫规格小,和太上皇的身份不副,应修缮一下,建的更壮观些。
李世民看了奏疏后一笑置之,既不责怪马周,也不采纳建议。
在李世民心中,并没有原凉李渊。
夏天来临时,李世民要去九成宫避署,但随行的人员中没有李渊。
马周又一次上疏,措辞言厉地指责李世民这样做就是不孝。
这一次,李世民的态度仍然如上。
面对李世民的刻意为之,手中无权的李渊又能怎样呢?
凄凉。
贞观八年七月,李世民又一次准备去九成宫时,请李渊一同前去。
然而,李渊己经去不成了,因为他中风了。
贞观八年十月,李世民开始兴建大明宫,说是要为太上皇残清暑的住所。
然而,随着大明宫的拔地而起,李渊的病情却日渐加重了。
晚年的李渊,很清楚他这个曾经的爱子,所玩不过是一些粉饰面子的套路,可是,明白了又能怎样呢?
贞观九年五月,李渊在大安宫驾崩,终年七十岁。
这个大唐的开国皇帝,晚年遭遇巨变而落入凄凉之境的老人,告别了这个让他悲喜交加的一生。

参考:
当然不会,要恨也是恨自己。
李渊的两个儿子,最后反目成仇、手足相残,促成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李渊自己。
李世民原本不是皇帝的正统人选,最后却通过玄武门事变,杀害长兄,逼父亲退位。
在历史上,李世民说得自己很无奈,全是被逼的。
后世许多人持怀疑态度,然而不管李世民如何想的,以当时的情况推测,确实是不可避免的悲剧。
第一点,兄弟反目是李渊造成的作为古代帝王,最喜欢玩的就是政治平衡。
皇帝不止要防文武百官,更要防自己的儿子,这也是古代皇家的传统。
作为太子的李建成并非史书描述般软弱无能的草包,毕竟虎父无犬。
真实的李建成文治武功都不在李世民之下,只是身为太子,当然不能随时出兵打仗,要在后方稳定局势。
所以大部分军功都是李世民立下的,也因此李世民的威望更高。
原本打完仗以后,李渊只要收回李世民的军权,一心培养李建成就好。
可不知李渊怎么想的,偏偏要玩一手政治平衡。
李建成当太子,那就给李世民封个秦王。
后来李世民立的军功太多了,李渊该赏赐的也都赏完了。
(这要是换个普通人,立这么多军功,恐怕只有死路一条)想半天给李世民设计了个天策上将,本来是个虚职,可李渊不知道哪根筋搭错,竟然允许李世民开府。
这开的天策府可不得了,可以拥有自己的幕僚,也可以颁布命令。
其权力程度已经大到可以和太子抗衡了,李渊这政治平衡是玩得好,殊不知埋下了重大的隐患。
第二点,手下人也想分一杯羹李世民现在就相当于创业公司的老板,带着一帮新手创业。
李世民家庭背景雄厚,即使创业失败,也能回家继承家业,底下的人可就没有那么好的退路。
李世民争夺皇位失败,再不济也能混个闲散王爷当。
(当然这是没搞出深仇大恨之前)可底下的人不同,一开始的站队就决定命运,谁敢指望政治失败以后,对方可以对自己心慈手软。
所以即使一开始李世民没有争夺的野心,他手下的人也不干。
黄袍加身的赵匡胤就是个例子,立了那么多功,手下人也想分一杯羹。
最重要的是他们看到希望,李渊给了李世民太大的权力,不得不让人产生非分之想。
你知道黑帮中最能搞事的是谁吗?
绝对不是老大,因为他们只想要赚钱,搞太多事情出来,只会让自己更麻烦。
而拼命搞事的都是下面的小弟,因为只有乱,自己才有上位的机会。
而李世民也一样,即使一开始你不想,下面的人也会拼命给你搞事。
搞点暗杀或政治阴谋,这类事情一出,即使你再怎么清白,你觉得对方会信吗?
这就是囚徒困境,你没法知道对方想不想干掉你,而最优的选择就是先干掉对方。
总结:所以这件事归根到,就不是个人意志可以避免的。
从李渊一开始权力的过度放纵,到后来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两个儿子掐起来。
然后是周围伺机分一块肉的群臣,大家都在共同推进这个悲剧的发展。

参考:
李渊当然会恨李世民,为什么作为父亲,李渊会恨自己的亲生儿子李世民呢?
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从选定继承人的角度上看,李渊选择立长子李建成为太子,李渊和历朝历代的开国皇帝一样,他还是想遵从传统的立嫡以长不以贤的方式选择继承人,传承自己的帝业,所以从这个角度上看,李建成才是大唐帝国最合法的继承人,而秦王李世民压根就没有继承帝位的资格。
可惜秦王李世民自己才能卓著,并不甘心做一个闲散王爷,他还是想和父亲一样,成为大唐帝国的皇帝,从而君临天下,开创属于自己的时代,所以他才会招揽人才,暗中谋划,最终发送了震铄古今的玄武门之变,将太子李建成和四弟李元吉杀死。
李世民发动玄武门之变,这等于彻底破坏了李渊对于大唐帝国未来的政治规划,破坏了立嫡以长的传统封建礼法传承制度,从父子的角度上看,李世民这是不孝,从君臣的角度上看,李世民这是不忠,所以发动了玄武门之变的李世民就是个不忠不义之徒,对于这样的不孝子,李渊焉能不恨!另外李世民发动玄武门之变后,立刻派大将尉迟敬德前往李渊所在的宫殿,名为护驾,实际上就是一次赤裸裸的逼宫,当时尉迟敬德身穿重甲,手拿长矛,径直来到李渊面前,铠甲和武器上还带着太子的鲜血,这让还蒙在鼓里李渊大惊失色,随后尉迟敬德向李渊报告了玄武门之变。
尉迟敬德说太子李建成和齐王李元吉谋反作乱,被李世民镇压,二人也被李世民诛杀。
这话说得很搞笑,太子李建成是国家储君,未来的皇帝,李渊又没说要废掉他,为何要造反呢,尉迟敬德这样说简直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是赤裸裸的污蔑!李渊知道李建成和李元吉已经死去,一切都木已成舟,无法更改,于是只能接受现实,那就是现在整个京城都在秦王李世民的掌控之下,一旦自己想要问罪李世民,恐怕自己的下场也会和死去的太子李建成一样,毕竟为了争夺皇位,古往今来父子反目,手足相残的事情发生得太多了。
所以李渊只好无奈的接受了现实,群臣也趁机劝说李渊改立李世民为太子,李渊借着这个台阶违心的说了一句:善,此吾之风心也。
堂堂大唐开国皇帝,愣是被逼到这个份上,你说李渊内心能不恨李世民吗?
可以说李渊此时恨李世民恨得牙根痒痒!随后李渊被李世民安排到别的宫殿居住,所谓的移居别宫,实际上就是一种变相的软禁,对于发送玄武门之变,李世民也深知自己老爹内心有多恨自己,所以将李渊软禁起来是必须要做的,不然一旦李渊重掌大权,那么很可能会和自己算账,那么到时候李世民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没过多久,李渊就选择了将皇位禅让给李世民,表面上是禅让,但谁知道李世民有没有逼迫李渊呢?
我想肯定是有的,毕竟一直将李渊软禁总不是个办法,不如来个干脆点的,李世民自己做了皇帝,也就不害怕李渊秋后算账了,李渊,大唐开国皇帝,就此告别历史舞台,带着他对儿子李世民深深地恨意离开了…
参考:
玄武门事变,这一往事,李渊一家,只剩一个皇帝,一个秦王。
家破国还在,城春草不深,唐高祖李渊,仅剩唯一的儿子,秦王李世民,也是嫡子,也是“长”子!而且功高震主,一代雄主,霸气侧侧漏,李渊皇帝,与其说被迫退位,不如说落个轻快悠闲,把江山社稷交给李世民,还有什么不放心?
剩下只有一件事,就是游戏人生,了度残生,及时行乐,了却此生。
太上皇,在有生之年,绝没有虚度年华!皇宫后院,如云美女,眼见残生已至,死者已去,夫复何言?
手心手背都是肉,何恨之有?
两耳不闻宫外事,一心只弄榻榻米。
好不逍遥快活!娱乐至死的精神,在老李那儿,给后辈做了最好的诠释,可惜少有人能真正理解践行。
一个开国之君,一个守成皇帝,平分秋色,各自花开!你玩你的,我干我的!自此再没有仇恨,大唐盛世的帷幕徐徐拉开!
参考:
不会。
更多的应该是悔悟,因为他们建立的唐王朝,就是一家不折不扣的“家族企业”,一个是“董事长”李渊,一个是“监事长”李世民,而“董事长”李渊抛弃了他们共同选定的“经理”刘文静,选择了长子李建成成为“经理”,通过李渊的妃子来穿针引线,意图架空李世民,违背了他们父子间的“造反初心”,相当于是违了约。


上一篇:三大银行接入鸿蒙系统这释放出什么信号 下一篇:没有了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