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惠

当兵的战友退伍几十年后你还同战友领导联系吗

我是四川人,79年11月入伍,在部队几年的训练,生活接识了来自湖北,河北,河南,广东,安徽,贵州,重庆的战友,与战友们结下了深深的战友情,然而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我于83年底退伍至今已近38年,由于那个年代通讯条件差,退伍后大家都没有联系,也无法联

我是四川人,79年11月入伍,在部队几年的训练,生活接识了来自湖北,河北,河南,广东,安徽,贵州,重庆的战友,与战友们结下了深深的战友情,然而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我于83年底退伍至今已近38年,由于那个年代通讯条件差,退伍后大家都没有联系,也无法联系,30年后大家都玩起了微信,通过一传十,十传百的方式才联系上了当年在一起训练,生活的连队所有干部和战友,近十年已曾经在各地搞了几次战友聚会,当时在一起的战友也几乎到齐,所以十多年来我和连长,指导员,副连长,副指导员,几个排长,及大部分战友经常有联系,而且指导员,副连长,两位排长及十几位来自湖北,重庆的战友也分别来过我的家乡作客。

参考:
联系怎样,不联系又怎样?
当今社会是认钱不认人的,除非你我他肩膀齐。
搬自己的砖,种自己的菜!当你遇难了,生活过不下去了没人说话去帮你,只有靠自己!
参考:
我是80年入伍的,85年退伍回到了农村,退伍后虽然工作繁忙,但我和连长,指导员,许多战友联系还是很频繁的。
连长和指导员都是东北人,记得连长扬克是辽宁丹东人。
由于时间的变迁,有的升职,有转业,慢慢的就失去了联系。
几十年来,和战友的联系一直未中断,起初的是书信往来,电话,手机联系,后来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我们138师的部分战友建立一个战友微信群,人员有50多位,平时在战友群里相互问候祝福,不断介绍个人的工作,生活,家庭等情况,并在国际,国内要闻做一转发,特别是国防建设,部队的改革和发展,武器装备的进步,是我们战友群里最喜欢发布的内容,因我们大都脱下了军装,但战友们始终秉承退伍不褪色,心系国防,关心部队建设初心未变。
我们这些战友,上有老下有小,有1到2个孩子,凡是战友的孩子儿娶女嫁,我们都能如约一起前往贺禧,路途遥远的,难以前往,我们就在微信群里表示祝贺。
我们1一一2年进行一次战友聚会,凡是本市或较近的周边地区的战友携妻带子前来相聚,见面时握手拥抱,友好气氛十分浓烈。
我们的父母大都年世已高,因病去世,只要条件允许我们不约而同前去吊唁,参加葬礼,实在去不成的也是发去吊唁信,以表?悼。
几十年来,战友们在书信,电诒话,微信群里互相关心,互相邦助,建立了更加亲密的友谊,战友情,一生情,祝我们的战友幸福安康,友谊天长地久。

参考:
说起我的战友,我都无言以对了!听我细细道来:二十年没见我老排长了,好不容易联系上了,我俩去了98兵那里,98兵全程安排,招呼的十分周到,在这里表示感谢,在说说我那个奇葩的老排长吧,人家来就不是会战友,而是来做买卖的,他要是卖别的我就支持一下了,结果你猜他卖的啥“卫生巾”,你卖就卖呗,在酒桌上和其它战友老婆们大谈妇科疾病,唾沫星子喷一桌子,你一个老爷们和人家媳妇谈这个,不觉得尴尬吗?
最最最奇葩的是还像我推荐,说男人垫卫生巾怎么怎么好,感觉我要是垫上卫生巾就能成仙一样,还说买一大箱卫生巾就能成会员,我特马服了!如果大夏天穿短裤,一个大老爷们从裤子里掉出一个卫生巾,别人会不会说这个人是变态呢?

参考:
我78入伍,81年退伍,我是农村兵,哪里来哪里去,在部队又没什么特长,赶上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农村实行分田到户,82年生产队所有的东西分到社员手里,从此就进入了生产则任制,我们那儿很穷,实行单干后,要农具没有,要牛没有,浇水工具没有,全都是人工,生活很累,免强解决温饱问题,九十年代,实行了村提留,村集资,各项摊派加人头税,乡统筹,干一年的都不够这些费用,两千后能好些,所以说,退伍后就没怎么联系,说实话,没时间,最近几好了,可怜都老了,基本上就联系不上了,偶尔得知战友信息后还是很激动,虽然联系不上,但是心里还一直牵挂着可爱的战友们,希望有一天能和亲爱的战友们聚一聚!
参考:
我当了17年兵,从部队转业也已经34年了。
至今仍然与几十个战友保持联系。
一起入伍在一个团,还在本地的战友,有20多人。
这20多人基本上是个把月能见上一次。
还有一年当兵,但当时在其他团的战友,因为是老乡,过去在部队就认识,现在有十几个人经常也会见见面。
这些同乡的战友,有几个人联系的比较多一点,会经常通个电话,有事就聚到一起。
外地的战友,彼此之间也有联系。
前几年,我经常出去旅游。
到了某个城市,也去会会老战友。
2018年,我到武汉,见到了当年住在一个宿舍长达三四年的战友,他后来是大校军衔,在部队干休所退休。
他非常热情的接待,使我十分感动。
在上海、天津、西安、太原、海口、兰州、延安、邯郸等地,都与战友们把酒言欢,畅叙友情。
当地的战友,听说我来了,早早的就等候在酒店,热情款待。
当时的情景,历历在目。
也有一些战友,因为一些原因不再联系的。
如,五十年前我的连长,几十年未见了。
在外省的某个县城。
我通过各种渠道找到了他的电话,给他打了个电话。
可惜他对我一点印象也没有。
当年,我在他手下当兵有三四年。
也许是年龄大的缘故,他早就忘了我了。
人家不认识我,再说下去也就没有什么意思了。
以后也就不联系了。
十年前,我专门到县里去找一个战友。
他当年是部队里的副教导员,我是政治处干事。
找到了他的单位,他一脸茫然,聊了一会儿,他才说:“不好意思,我搞不清楚你是谁?
”我把自己的过去又说了一遍,很奇怪,他还是对我没印象。
以后也就不来往了。
当然,也有许多战友分别以后再也联系不上的了。

参考:
我是六八年入伍七三年退伍的老兵,由于那个年代通讯技术还不发达,到前几年己失去与战友的联糸四十多年。
二0一八年通过各种途径大都恢复了联系。
组建了四十军军炮团九连战友群,现己有一百多人的规模,我们在群里可以视频对话、聊天,其乐无穷。

参考:
我也是一名七十年代的农村退伍老兵。
在部队服役五年,八一年一月离开回到可爱的家乡。
和部队的首长们已经没有联系了。
最近这几年才和同乡一部分同年同部队的老战友们连续在七年中的"八一"建军节相聚在一起凑合见面,但存各种原因实终都到不齐(在一个团的二十四名老乡)。
生活在农村的我们这一代老退伍军人多数经济条件都不是很好没有正式工作或退休工资。
在每次聚会时不是他不到就是我不来,想想和你们各个省市县的首长战友们千万里都聚会在一起热闹热闹现场氛围很好。
祝贺你们这些我不识的战友们晚年辛福安康!
参考:
我们的战友们一直都有联系,我1971年退伍之后和我的战友们保持书信往来,后来有了腾讯QQ,还建立了老战友QQ群,有了微信之后更方便了,微信群上天天分享各地的好消息,大家在群里搞花展,把自己家养的花发群里共同欣赏,有时候比厨艺,把自己的拿手好菜发上来观看,疫情期间还发明了视频喝酒,战友们互相问候聊聊天非常开心!我们还经常组织战友们一起旅游,从祖国各地汇集到一起,游览祖国的大好河山。
有时候还有针对性一起看望生病的战友,并且大家捐款给有困难的战友资助慰问金。
最快乐的就是老战友八一聚会了,基本上每年八一都会在不同的城市召集战友们在一起表演节目,唱红歌等,聚餐是必须滴,有时候也会把多年珍藏的好烟好酒带着给战友们分享,我们的大型聚会费用都是AA制,对回乡务农的战友免费参加,我们在活动之前有组委会策划,有时候会瞻仰烈士陵园,缅怀革命先烈。
总之,尽最大努力把战友聚会搞的有声有色,让老战友们高兴而来满意而归!
参考:
战友都会联糸,我的战友都出息了,省军区后勤部长,从一个连队的文书提干,光学技师,营房股长,又提后勤处长,后调省军区,我的孩子结婚专程几千里祝贺,那天又赶上下雨,我从高速公路接到我感动的哭了,战友,生死之交。

参考:
我是八八年参的军,退伍已三十多年,一O年以前没有任何联系。
随着信息的不断完善,我们本县的战友建了微信群。
在群里相互了解甚多,谁生了几个孩子,现在有没有孙子,从事什么职业之类的。
只是见面的机会太少,因为各为生活奔波,都不在一个地方,专程去看也不现实。
我们是五十刚过的年龄,都必须挣钱养家,还没到过轻松曰月的时候。
去年有事去了一趟伊犁,那里有两位战友,顺便小聚了一次。
喝酒吃肉拉家常,聊的非常痛快。
谈到在部队上一起度过的日月时,三个人都流泪了,因为那段时光就像刻在骨头上一样,永远忘不掉。
虽然生活比较清苦,训练也很劳累,我们却相处的非常轻松,非常快乐!社会上相传说有些战友当了官,做生意成了大老板,就看不起其他战友,尤其看不起生活在农村贫困地区的战友。
我相信这种人肯定存在,但极少极少,我的战友中反正没有这种人。
因为我相信战友情是这个世界上除了亲情爱情以外,最珍贵的情义!

上一篇:天猫618智家日(6.10 下一篇:没有了

精彩导读